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 第三十四章(【三更】宠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四章(【三更】宠爱。...)(2 / 2)

姜秋宜非常坦诚:“八块腹肌。”

陆明承忽然觉得,这对话进行不下去了。

他咳了声,没了要走的兴致。

“回去吧。”

姜秋宜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心虚地摸了下鼻尖:“当然你觉得对陆家影响不好,我就还是不去了吧,不过我想要一张会员卡,你有吗?”

陆明承没搭腔。

姜秋宜解释:“简夏要写小说,她想去那儿取材。”

陆明承还是没出声。

姜秋宜顿了下,瞅着他:“没有啊?”

“你为什么会觉得――”陆明承垂睫看她,“我会有那种男性会所的会员卡?”

姜秋宜:“……”

看陆明承气急败坏回屋后,姜秋宜站在院子里吹了会冷风。

她脑子清醒了过来,悔不当初。

她刚刚为什么会问出来?

-

姜秋宜气冲冲的,回房间找黎妙算账。

刚刚那会,黎妙给她发的那句话莫名其妙在她脑海里播放,让她不自控地出声询问。

陆明承在浴室洗澡。

姜秋宜听着水声,拿着手机去了楼上。

楼上有舞蹈房和瑜伽房,以及健身房,还有一间小的电影院。

但姜秋宜很少来。

“黎妙。”

电话一接通,姜秋宜便哀嚎。

黎妙:“怎么了怎么了?陆总找你算账了吗?”

姜秋宜窝在电影房的小沙发上,蜷缩着:“算账倒是没有,但生气了。”

“为什么呢?”

“他问我,为什么会认为他有男性会所的会员卡。”

黎妙没忍住,扑哧一笑。

“你真问他了啊?”

姜秋宜轻哼:“不然呢,我不去也得给简夏找个卡啊。”

黎妙哈哈大笑:“然后呢?”

“我没来得及说话,陆明承就进浴室洗澡了。”

黎妙“啧”了声:“你完了。”

姜秋宜:“我哪完了?”

黎妙:“你竟然质疑陆总。”

“……”姜秋宜噎了噎,没好气提醒她:“是你先说的。”

黎妙:“那我就随便说说,谁知道你会问。”

姜秋宜无语。

黎妙笑着安慰了她两句:“放心吧,我觉得陆总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姜秋宜有气无力说:“嗯,我也觉得呢。”

两人瞎扯了一会,对会员卡这事,是真没办法了。

“对了,明天方凝生日,你去吗?”

姜秋宜:“她给我发了邀请。”

“那去吧?”

“嗯。”

黎妙笑:“那我有戏看了。”

姜秋宜眼皮抽搐了一下,低声道:“看什么戏啊?”

“你装傻呢?方凝喜欢看热闹,她邀请了你,肯定会邀请赵雅涵。而且她们俩之前还是同学。”

“哦,那就邀请呗。”

黎妙:“你别装傻,赵雅涵喜欢陆明承这事,你不知道?”

“……”

姜秋宜默了默,想到了小说里写的。

“放心吧,她和陆明承没可能。”

陆明承就算是和她离婚了,也只会和徐宛白在一起,赵雅涵没希望。

黎妙:“你这么有信心啊?”

姜秋宜:“嗯呢。”

她轻扯了下唇,垂眸看着刚刚进来时随手开的电影,温声道:“我就算不和陆明承在一起了,他们也不可能。”

黎妙噎住。

“不跟你说这个了,那明天一起去?”

“嗯嗯。”

挂了电话,姜秋宜在电影房快进的看了一部电影,这才下楼。

书房的灯亮着,姜秋宜想了想,还是没去打扰。

她决定洗完澡出来,再找陆明承聊聊。

她问会员卡,真的没有误会他的那个意思。

-

让姜秋宜意外的是,她洗完澡出来时,陆明承已经在房间了。

他半躺在床上,手里还拿了一本书。

姜秋宜脚步微顿,慢悠悠地挪了过去。

在要靠近床边时,她想到了点什么,进了衣帽间。

再出来时,姜秋宜手里拿了个盒子。

陆明承正看着书,手里塞过来一个东西。

他侧头。

姜秋宜指了指:“给你补的圣诞礼物。”

陆明承挑眉:“是什么?”

姜秋宜点了点:“你打开就知道了。”

陆明承打开。

盒子里放着的是一个平安符。他微怔,略有意外。

姜秋宜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抿了抿唇,云淡风轻说:“简夏特别迷信,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去了山里,山里有个庙,说是很灵。”

她说:“我和她进去,顺便求了两个平安符。”

实际上,她当然不是随便求的。

姜秋宜虽然对一年后陆明承让她净身出户这件事耿耿于怀,非常不爽。

但她也知道,陆明承和她离婚也说得过去的。

这段时间她胡乱挥霍,什么也不做,陆明承也都容忍了下来。

那既然还在做夫妻,就先把夫妻做好。

不求有太深感情,至少不太针锋相对。

而且,因为知道小说内容。

她虽不清楚徐宛白和陆明承具体是怎么发展的,但陆明承的一些事,她是知道的。

小说里写过,陆明承出过一次车祸。而徐宛白和他的感情,便是在车祸发生后才逐渐加深的。

她当然不是为了破坏他们的未来。

但姜秋宜由衷希望,能不出车祸就不出车祸。如果真无法避免,那她也希望陆明承可以不用受那么重的伤,尽可能地把伤害降到最低。

陆明承把平安符拿在手里,敛了敛眸道:“谢谢。”

姜秋宜“嗯”了声,不好意思说:“小礼物,比不上你的手链。”

陆明承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把平安符重新放进盒子里,搁在床头柜。

“不用比。”

他淡声道:“你的更好。”

钱哪有平安重要。

姜秋宜“哦”了声,瞅着他问:“那你还生气吗?”

陆明承:“……”

他垂着眼睫看了她几秒,忽而说:“我是做了什么,让你对我产生了怀疑?”

“?”

姜秋宜还没反应过来,房间的水晶吊灯突然关了,只留了落地窗两侧的两盏暖橘色小壁灯。

她正想着,陆明承的身影覆下,挡住了照过来的光。

姜秋宜愣怔片刻,在他俯身下来,撩开她睡裙时,才察觉到他话里的用意。

哦。

他是觉得,平日里给姜秋宜的‘宠爱’太少,才会让她觉得,他会有明日会所的会员卡。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