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 第二十七章(【三更】你今晚睡客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七章(【三更】你今晚睡客房。...(1 / 2)

刚点完菜,姜秋宜手机又震了下。

她把单子递给黎妙,捞起点开。

还是陆明承消息。

陆明承:【霍寻约我喝酒。】

姜秋宜一脸莫名其妙地回了个问号。

霍寻约陆明承喝酒,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陆明承:【跟你说一声。】

姜秋宜:【哦。】

陆明承:【太晚的话,我住公司附近。】

陆明承房产很多。

之前忙的时候,也经常住在公司附近的一套公寓里。

那公寓是楼王栋,四五百平米的面积,和住别墅的舒坦度差不多。

姜秋宜:【知道了。】

陆明承看她回过来的消息,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她现在连句‘少喝点’的关系话,好像也没有了。

……

-

回完陆明承消息,菜正好送上来。

姜秋宜注意力被转移,和陈浮一行人边吃边聊。

大男生没什么爱好,说的也都是游戏。

吃饭也不忘记复盘晚上的那场比赛,姜秋宜听得云里雾里的,和黎妙对视眼,只能选择埋头苦吃。

吃的差不多了,两人凑一起聊天。

她们的话题比较无聊,聊的都是珠宝首饰,以及哪儿有好玩的好吃的。

聚完餐后,姜秋宜没再和他们一起走。

她看着一行人上了车,看车影消失后,才打算离开。

“妙妙。”

她们俩都有司机和保镖跟着,也不用谁送谁。

黎妙“啊”了声,看向她:“秋宜,我得跟你一起走。”

姜秋宜:“今晚住我家吗?可以啊。”

黎妙摇头,低声道:“刚刚霍寻保镖给我打电话,说他在你家喝醉酒了。”

姜秋宜:“?”

她愣了下,看向她:“啊?霍寻在我家喝醉酒了?”

“对啊。”黎妙嫌弃道:“他跟陆总拼酒,这会好像两个人都醉了。”

姜秋宜:“……”

两人不得不往回赶。

下车时,姜秋宜果然看到了霍寻的保镖。

她扬扬眉,徐叔从屋里走出来:“太太回来了。”

“黎小姐也来了。”

黎妙“嗯”了声:“徐叔,霍寻呢。”

“在地下室。”

姜秋宜和陆明承的这套别墅,地下还有一层。

地下除了有酒窖外,其他布置很像酒吧,有吧台和唱歌的地方,还有桌球台等一些日常游戏摆放。

可以说足不出户,也能在家玩的很开心。

但姜秋宜很少去,陆明承也一样。

他太忙了,最多也就是到楼下拿瓶酒小酌一杯,不会跟人待在下面。

所以听到徐叔这样说,姜秋宜还有点意外。

“他也喝醉了?”

徐叔看着姜秋宜淡定的神色,缄默了会说:“是的,先生也喝醉了。”

“……”姜秋宜点点头,看向他:“那徐叔你带妙妙下去找霍总吧。”

徐叔:“好。”

他看姜秋宜往厨房走,低声道:“太太您不去吗?”

“我去干什么?”姜秋宜想也没想说:“你们去就行。”

徐叔:“……”

黎妙笑了下,看向徐叔:“徐叔带路吧。”

她看了眼后面的保镖,交代说:“去把霍寻弄上来。”

保镖噎住。

没一会,霍寻便醉醺醺地上来了。

他半个身子搭在黎妙身上,让黎妙走路都吃力。

姜秋宜看了两眼,转头道:“去帮帮霍太太。”佣人应着,立马上前。

还没靠近,就被霍寻给挥开了。

黎妙“啧”了声,也不好在姜秋宜家发脾气,只能强撑着把他带走。

“秋宜我们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嗯。”

姜秋宜摆摆手:“注意安全。”

“知道。”

等两人坐车走后,姜秋宜才捧着杯子喝完水,准备回房间。

徐叔站在楼梯口,欲言又止:“太太。”

姜秋宜捞过脱下的外套,看了眼时间:“徐叔,时间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徐叔:“……先生还在酒吧房。”

姜秋宜“嗯”了声,随口问:“他喝了多少?”

徐叔愣了下,想了想说:“不太清楚,看着像醉了。”

姜秋宜点头,了然道:“那徐叔你找两个佣人下去把他送回房间吧。”

她往楼梯上走了一步,多补充了一句:“顺便给他煮点醒酒茶。”

徐叔:“好。”

他刚应下,姜秋宜便抬脚上了楼,没有一丁点要去地下室看看的样子。

徐叔看着她消失在楼梯的背影,只能招呼其他佣人去照顾陆明承。

-

地下室。

陆明承其实没喝的很醉,虽然是有点上头,但还在可控范围。

他这样身份的人,从不会放纵自己买醉。

陆明承坐在沙发上,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按摩了下,在听到脚步声后,立马放了下去。

蓦地,徐叔声音响起。

“先生。”

陆明承睁开眼,眼神凌厉看他:“什么事?”

徐叔无奈,低声道:“太太让我们扶您回房。”

陆明承微顿,敛了敛神:“太太呢。”

“回房间了。”

陆明承:“……哦。”

他从沙发上起身,看向想来搭把手扶他的人,语气冷漠:“不用。”

佣人立马规矩站在一侧,大气都不敢出。

到陆明承上去后,佣人才敢跟徐叔一同离开。

他没忍住,好奇说了句:“徐管家,先生没喝醉啊。”

徐叔睨他一眼,“别乱说话,先生醉了。”

佣人:“?”

他想着刚刚陆明承那双清明的眸子,一时间不太明白这有钱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

姜秋宜洗完澡,才觉得身上火锅味道消散了。

她往身上抹了她最爱的身体乳,抹好做完护肤工程,她才打开浴室门。

一打开,她便看到了半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陆明承身上还穿着白日里上班的那套衣服,西装脱下了,只剩衬衫。

没有了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