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六零重组家庭> 第26章 第26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章 第26章(2 / 2)

苏袂捡了碗筷刚要拿去厨房洗刷,被张宁拦住了:“都忙了一天了,咋就不知道歇歇呢?”

苏袂笑了笑,没有再争。

小瑜儿吃饱了就打哈欠,苏袂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九点多了,遂跟几个孩子道:“走,回家睡觉。”

“大娘,”苏袂抱着小瑜儿起身,“我们走了。”

赵恪背起大儿子,伸手又从王营长怀里接过揉眼的小黑蛋。

王营长看了看赵恪衣下紧绷的肌肉,笑了:“这体格,可以啊!”

赵恪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什么时候比比?”

王营长摆了摆手,军中大比,他又不是没见过赵恪上场跟人对战的场面,那凶残的程度,他可招架不住。

赵恪将儿子放在床上坐好,转身打量了番中间竖着的屏风,青翠的竹子上零落地插着几朵红的、紫的花儿,不精致却有几分鲜趣。

赵瑾坐在床沿,摸了摸身下松软的褥子,赵恪回头看到:“你苏阿姨给你在下面垫了稻草。”

“稻草?!”赵瑾惊得瞪圆了眼。

他在泸市住的是小白楼,睡的是高床软枕,来到这儿后,他爸申请的屋子,还有家里的几件家具,对他来说已经是简陋了,没想到还有睡稻草的一天。

赵恪曲指弹了下他的额头:“这么吃惊干什么,我们出外拉练别说睡稻草堆了,能有一个干爽的地方睡就不错了。”

苏袂背着赵瑜,端了碗水,拿了药片走来,闻声道:“等他腿好了,把他丢进军营训一段时间,什么就习惯了。”

“给,吃药。”

“我不是嫌弃,”赵瑾不好意思地接过碗和药,看着苏袂道,“阿姨,我就是有点吃惊。”

“嗯,”苏袂点点头,“吃药吧。”

“哇!”小黑蛋在屏风另一边叫道,“这床好软啊!”

林念营:“我试试。”

“念营、小黑蛋,”隔着屏风,苏袂叫道,“没洗脚不能上床。”

床上的两人对视一眼,林念营乖乖爬下来穿上鞋,小黑蛋悄悄地滚了两滚,才嘻笑着跳下来。

苏袂瞪了小黑蛋一眼,转身去厨房提了水桶,去外面接水。

赵恪看着儿子吃过药,接过他手中的空碗,“我走了,少则一周,多则半月。苏同志人不错,念营、小黑蛋也不是难相处的人,好好跟他们相处,等我回来。”

“嗯。”赵瑾点头。

赵恪把碗放到厨房,出来跟苏袂道:“我等会儿拐到食堂跟他们说一声,明早让大胖过来叫你们。”

苏袂:“好。”

“两个孩子就麻烦你多照顾点了。”赵恪敬了礼,转身下了山,去农垦食堂找到明天要跟车去庙会的大胖,跟他说,明天车上要添几个人,让他走时,去山腰叫一叫几个家属,会上跟着照应一下。

苏袂看着赵恪笔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有片刻的怔然,想起了前世跟她一起战斗到最后的军人们一张张年青的脸。

狠狠揉了下眼角,苏袂抬手堵上竹管的出水口,提起水桶拎进厨房,倒进锅里,引上火,烧了锅热水。

把暖瓶里剩下的水倒进洗脚盆里,苏袂又重新灌了一瓶。

“小黑蛋、念营过来洗脸、洗脚。”

两人跑来,苏袂递给林念营一个竹杯,一个挤了牙膏的牙刷,给小黑蛋一个碗,里面装着两口盐水。

原身和林念营都有牙刷。

小黑蛋,原身看他年龄小就没有准备。

“娘,”小黑蛋站在门口濑了口,放下碗道,“明天去庙会,你能给我买个牙刷吗?”

“好。”苏袂拿洗脸盆倒了水,招呼他道,“来洗脸。”

两人洗了脸,苏袂又往洗脚盆里添了点热水,让他们坐在堂屋的小凳子上泡了泡脚。

打发了两人上床,苏袂才翻出赵瑾的口杯,牙刷、牙膏和毛巾,拿了洗脚盆放在他床边,把口杯,牙刷递给他,苏袂交待道:“水吐在盆里。”

怕泸市来的小孩儿有洁癖,苏袂用热水烫了烫洗脸、洗脚盆,才给两兄弟用。

半夜,苏袂被呻·吟声惊醒,翻身坐起,摸索着拉亮灯,绕过屏风。

床上的赵瑾抱着腿,身子躬成了只虾米,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疼了。”苏袂俯身在床沿坐下,手覆在石膏上,微弱的精神力探出,细细感受了下,骨头在缓慢地愈合。

“阿姨,我吵到你了。”

“没事。”苏袂将人抱进怀里,调动异能,剥去九成的火能量,只余小小的一缕,透过石膏,附上他的腿骨。

赵瑾就觉得冰凉疼痛的腿,渐渐腾起一股暖意。

苏袂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睡吧,阿姨在呢。”

“嗯。”

这一觉赵瑾睡的很沉,直到日上三竿。

腿伤后他还没有这么舒服地睡过,醒来只觉神清气爽。

守在堂屋的王老太听到动静,放下手里做了一半的鞋面,走来笑道:“醒了,我给你端水洗脸刷牙。”

“谢谢王奶奶,”赵瑾慢慢坐起,推开窗,风儿卷着花香鸟语扑面袭来,他享受地眯了眯眼,拿起衣服穿上,往床边移了移,接过王老太递过来的口杯,牙刷,对着洗脚盆刷了牙,用湿毛巾擦了手脸,他问:“苏阿姨她们什么时候走的?”

“五点多就出发了,”王老太笑道,“想你苏阿姨了,等着吧,不到晚上回不来。”

苏袂走前熬了鱼汤,擀了面条。

王老太把鱼汤烧开,下了面,出锅前搁了把荠菜。

赵瑾嘴很挑,也不得不说这几顿吃的很是舒心。

……

苏袂抱着赵瑜,随张宁、司务长、大胖做在我国首批生产的解放牌CA10卡车的车斗里,一路颠簸得简直要怀疑人生。

车子一到,苏袂抱着孩子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

大胖跟司务长见识了苏袂的一手刀功,对此倒不觉得有什么,张宁惊得张了张嘴。

苏袂把赵瑜用布兜系在胸前,伸手对张宁道,“跳下来,我接着你。”

“我不敢。”张宁摇了摇头,扶着车栏往下移,快到下面时,苏袂搭了把手,掐着她的小腰,将人举了下来。

“娘,”小黑蛋扯着林念营从副驾驶上下来,兴奋地跑了过来,“好热闹啊!”

苏袂一手牵住一个,看向司务长:“几点集合?”

“你们不跟我们一起?”司务长诧异道。

他们要采购米面干货,苏袂虽然也需要这些,却更想带孩子逛逛,看看这儿的风土民情,“不了。”

“3个孩子,”大胖道,“你们俩能带住吗?”

“没问题。”苏袂带着两个孩子避过来往挑担、推车、牵羊的村民,打量着一座座以土为墙,筑就的屋子。

这儿的土墙看不到一点缝隙,不是用土坯垒建的,倒像是用夹墙版夯筑而成。

“那就下午四点在这儿集合吧。”司务长想了想道。

“成,”苏袂晃了晃手里牵着的两个孩子,“跟伯伯、大胖叔叔和司机叔叔说再见。”

“伯伯,叔叔们再见!”两人冲三人摆了摆手,拽着苏袂的手就开始往前冲。

小瑜儿喜欢这中跑奔的感觉,乐得在苏袂怀里咯咯直笑。

张宁冲三人点了点头,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