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在古代开书坊(系统)> 第49章 专审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9章 专审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1 / 2)

四月初酉时正(18:00),凌霄书坊第一届全体员工大会暨第季度选题大会在达摩院召开。

与会人员包括:宋凌霄,云澜,尚大海,梁庆,陈燧,蓝弁,苏老,宋伯。

会议在平等、自由、开放、多元的气氛中稳健进行,实现了从零到一的跨越,为凌霄书坊的核心团队建设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我觉得不行,”梁庆“啪”地打开扇,摇了摇,“这什么玩意儿啊,假的辞典?人想买吗?真的辞典我还买呢!”

尚大海面红耳赤,想跟梁庆论理,但是梁庆得好像挺道理……

“不要人身攻击。”宋凌霄维持秩序。

“我同意扇哥。”蓝弁打了个哈欠,“反正我不想买。”

陈燧见宋凌霄面露难色,于是出来救场:“果加上高超的印刷工艺,从表上看具一定程度的收藏价值,你们会考虑么?”

梁庆立刻站起来,点头哈腰地给陈燧敬茶:“六王爷高瞻远瞩,六王爷得是,草民怎么想到呢,哈哈哈哈……”

蓝弁又打了个哈欠:“燧哥什么是什么啦。”

宋凌霄:“……”

他已经让苏老把“平等发言”的牌挂在了会议室门口,怎么这人是记不住呢!

不过,应该难吧。想想也觉得是异想天开,别古了,在现社会,把一个名字都会做搜索屏蔽处理的人和一帮平民放在一起,不自觉地会舔起来吧……

宋凌霄摸了摸下巴,瞟向陈燧,要不,把他开除出核心团队!

烦人了!

陈燧似乎觉察到了宋凌霄的意图,他开始抛出一个又一个点和资源来证明自己特别用:“百工木匠所那边我已经打过了,一位木匠手里高超的饾版拱花技术,还会做多色套印,从技术角度来,应该是可以实现尚大海理想中的出版形式的,不过成本比较高,而且宫里的木匠不能轻易接面的活儿,必须服他的地方才行。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尚大海这本书,是不是必须要出,对凌霄书坊的贡献又是什么?”

众人都呆呆地望着他。

宋凌霄心内感慨,只陈燧一个人进入状态了,这可怎么办,开除他人带话题了。

“我……我不出也行……”尚大海直接一个退堂鼓演出。

众人沉默了。

第一个选题:《司南辞典》——胎死腹中。

“大海,你别气馁,咱们现在不做,不表以后不做,只要找到契机,可以做。”宋凌霄安慰了一下尚大海,抬起头,继续下一个选题,“大家还别的选题吗?我前天发给大家的投稿,那里面觉得不错的也可以提。”

宋凌霄把崔主事送到宋府的投稿,还洒金河那边书坊里自发的来稿,都收集起来,放在达摩院里,他们随时想看稿都可以过来看,苏老一天都在,热茶点心小食随时供应。

宋凌霄自己虽已经事先看过一遍了,但是找到合意的,不过他个人的口味不能明什么,还是得大家一起集思广益,不定漏网鱼呢。

众人到宋凌霄的话后,不约而同低下了头。

像课堂上,胡博士提问:啥啥啥啥的啥啥啥,里面啥啥是啥意思?后扫视下面的同学们,大家都像脖上挂了铅球一样,深深地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宋凌霄甚至看见了尚大海后脑勺上的斑秃。

“……的话,今天的会暂时开到这里,崔主事还会送一投稿过来,关系,不着急。”宋凌霄收拾收拾,准备散会。

“等一下,”梁庆突站了起来,“我一个!”

宋凌霄挑眉,告诉自己,平等发言,谁都可以提选题。

“是已经被宋老板毙掉的选题,不过嘛,反正现在大家也合意的选题,我提出来,活跃活跃气氛。”梁庆“哗”地展开折扇,摇了摇,笑道,“这个作者是我楼里的一个恩客,也奇怪,姑娘们都特别愿意给他打折,因为他的人特别意思,讲故事又好,这个人叫吴紫皋,他手头个现成的本,叫《银鉴月》。”

宋凌霄诧异,书名,好像还挺高冷的。

“只不过,他个怪脾气,世上情又义的,只能在烟花巷里找,所以他的故事,只给烟花巷里的人。梁某想啊,既姑娘们都那么喜欢他的故事,明他在讲故事这方面过人处,不能因为他脾气古怪,白白放过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吧。”梁庆完,一合折扇,坐下了。

众人陷入沉思,这个吴紫皋好像点意思,但是,他的故事只给被他嫖的人讲,等于拿不到他的本,拿不到他的本,怎么评估到底适不适合出版?

“梁老板,你能让你手下的姑娘帮个忙么?”陈燧问道。

“唉,草民但凡能让姑娘们拿到他的本,也不会两手空空而来了,六王爷所不知,那吴紫皋规矩大得,每次只讲一段,要下一段,必须猜剧情,果猜错了,那下一段了,时至今日,草民楼里的姑娘,还能齐一半的,更不要看他的本了。”梁庆感慨道,“不过若是你们兴趣,可以派个人到草民楼里,草民叫姑娘们给你们讲一讲《银鉴月》的开头。”

尚大海顿时抬起头来,颇跃跃欲试意。

满金楼这种地方,对于他们这种家教森严的官宦弟来,只是存在于传闻中的圣地,尤其是在《金樽雪》火了后,不监生都蠢蠢欲动,想去满金楼里找一找双彩袖那样的女。

宋凌霄撑住脑袋,头疼,他突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这边的编辑团队,全是未成年人!

虽他荣获了两次黑包工头的称号,但是还黑到派未成年人去青楼取材的程度。

“我去吧。”宋凌霄皱眉道。

顿时,齐刷刷的目光向宋凌霄射来。

其中羡慕的、惊讶的、担心的……还不赞同的。

“我和你去。”陈燧面无表情地。

不知为何,气氛突变得严肃了起来,梁庆心中惴惴不安,难道他错什么话了吗?

……

翌日,宋凌霄在陈燧的监视下,前往满金楼。

他都去过好几次满金楼了,不知道陈燧激动个什么劲儿,何况只是个故事。

宋凌霄以前都是走快速通道,直达满金楼顶层,梁董事的办公室,要么是蒙皇帝照见,走侧门直接进后院。

他还是第一次从大门进来,感受繁华的大兆都城昌盛的风俗业扑面而来。

楼里的姑娘都是极眼色的人,都偷眼溜着门口呢,宋凌霄和陈燧一进来,大家伙当即把持不住了,莺莺燕燕,花团锦簇,“刷”地一下围到近前。

“哟,开门红啊,今天这是什么风,吹来两个这么俊的小哥哥。”

“第一次来玩吗?要不要姐姐带你们转一转?”

“哎呀,小哥哥们一起来玩呀,姐姐便宜算你,买一送一,这位矮的算免费啦!”

宋凌霄:“……”

为什么矮免费?瞧不起矮么?

“大家都收一收,收一收啊,这两位金贵得,今天是公干,不是来你们发|骚的。”梁庆分开众人,来到宋凌霄和陈燧跟前,他不愧是满金楼的老板,一话猛。

姑娘们看见梁庆,还笑嘻嘻地上来打趣,不过方才那股可怕的热情收敛了不,巴巴地磨蹭了一阵,见生意可做,也散去了。

梁庆将宋凌霄和陈燧引到楼的雅座上,将垂帘放下来,叫他们坐在里面。

接着,梁庆走出去,拍了拍手,高声道:“咱们这儿过故事的姐妹,到这里集中一下。”

过故事,是个笼统的形容,但是楼里的姑娘都知道,这个故事是什么,在这满金楼里,称得上是故事的,也只吴紫皋的《银鉴月》了。

不一会儿,楼雅间门前传来莺莺燕燕的声音,在梁庆的指挥下,烟视媚行的姑娘们勉强站成一排,按照先后顺序进去给两位贵人讲她们从吴紫皋那来的故事。

“这位是咱们楼里的榜眼姑娘,叫卿卿,她过的故事最多最全,由她先来讲吧,其他的人补充。”梁庆先介绍道。

宋凌霄看见帘后面走过来一个袅袅婷婷的人影,手里还抱着个乐器,站定后,矮了矮身向两人行礼,而后找了个椅侧身坐了,转轴拨弦,一边弹琵琶,一边讲起《银鉴月》的故事。

宋凌霄感慨,人家满金楼是专业,讲故事还自带伴奏,他把手伸进他和陈燧中间小茶几上放着的干果盘里,准备边吃边。

“啪”!陈燧把他的手打掉,宋凌霄惊奇地看向陈燧,陈燧把干果盘端到一边去,拿出自己从宫里揣来的干果花粉糕,放在金箔纸上垫着,给宋凌霄吃。

宋凌霄是无所谓,的吃行,他拿起干果花粉糕吃了一口,顿时“嗯”了一声。

好吃!

不愧是御厨的水平!

这时,卿卿姑娘也开始讲入正题了。

《银鉴月》是一个历史同人故事,讲述了一段英雄涌现的历史大潮中,一个不起眼的反派,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家产从父辈那里继承到的一小撮,经营壮大到一省首富。

故事开局时,反派已经是本县首富了,因为人生的俊朗,会打扮,又出手阔绰,是吸引年轻小姑娘的注意,不过他不爱年轻小姑娘,只爱人|妻。

宋凌霄:“……”

开始多久,反派勾搭上了一个美貌人|妻,美貌人|妻的身世极为凄惨,本来是好人家的姑娘,却因为誓死不从当地恶霸,被恶霸整得家破人亡,不得不卖身出来给人当丫鬟。

直到时,美貌人|妻还是打算凭着自己双手挣钱,做一个清清白白的丫鬟的。

谁知,那恶霸不放过她,又上门来骚扰,老爷怨她扰乱门楣,将她逐出府邸,发卖给一个又丑又黑又矮的老实人,给老实人做了媳妇。

慢慢地,坎坷的际遇,暗中改变了一人,遇到反派时,美貌人|妻毫不犹豫同意了媒婆的提议,出轨,杀夫,投奔反派。

乱世中,人给一个柔弱的小女公道,却屡屡把她理想的生活砸碎在她眼前,法,为了日过得舒服一点,她也要跟这世道同流合污,而且还要比世道更黑、更狠、更无耻。

宋凌霄到处,开头那种走进海棠文的感觉渐渐消失了,他精起来,仔细地这个故事,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情情爱爱的故事,里面藏着深的东西。

卿卿讲到反派喜新厌旧,看上了邻居的老婆,并且种找到真爱的感觉时,停住了。

后面的剧情她猜对,所以不知道接下来是怎么发展的,她到的《银鉴月》,也到为止了。

“卿卿姑娘,请问你猜的是什么?”宋凌霄问道。

陈燧看了宋凌霄一眼。

“我猜……王东楼喜欢的还是银娘,只是一时图新鲜罢了……”卿卿先入为主,显已经和美貌人|妻共情了。

这里的反派叫王东楼,第一个出来的女主美貌人|妻叫银娘,邻居的老婆叫苏鉴鉴,目前来看,王东楼和银娘的夫妻生活胶似漆,但邻居和邻居老婆是真的相爱,邻居特别崇拜邻居老婆,两个人相当于精伴侣,根本容不得王东楼插|足。

“我明白了,谢谢卿卿姑娘。”宋凌霄道。

卿卿讲完后,剩下的姑娘进来补充,不过,其实也什么好补充的,卿卿姑娘措辞准确,条理清晰,已经将能还原的部分都还原了,剩下的姑娘叙事能力多半还不她。

“那吴紫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宋凌霄想着既来都来了,故事讲不清楚,总可以讲一讲作者吧?于是,后面的人再进来,他开始挑着别的问题问一问,“他什么习惯,或者是什么爱好?”

“他是山东人,早年做生意的,四十多岁的样,瘦,特别力气,尤其是……”姑娘们讲着讲着突开起了跑车。

“讲重点。”陈燧干咳一声。

宋凌霄心中好笑,陈燧虽心思成熟,时候话也跟小大人似的,但他毕竟是个未成年人啊!这种时候果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陈燧瞥了一眼宋凌霄:“你笑什么?”

“什么什么。”宋凌霄坐直了身,“你要是不想的话,下次我一个人来行。”

“怎么的,还下次?你还想得不行?”陈燧的语气突危险起来。

“我这是工作需要。”宋凌霄正色道。

“我出这里什么正经工作。”陈燧冷哼一声。

“世道人情,对我来是正经工作。”宋凌霄怼道。

陈燧默,倒是反驳。

了一天下来,那个吴紫皋确实是个怪人,但是他的癖好也非常明显——他是个颜控。

只要是美人,算猜错了剧情,求着吴紫皋讲下去,吴紫皋也会多讲一段,不过不是讲《银鉴月》了,他会讲一别的趣的小故事。

目前楼里最出挑的美人,是那位榜眼卿卿姑娘,人又好看又聪明,最得吴紫皋喜欢。

每一次做完生意,赚到了钱,吴紫皋都会把其中一大半花在卿卿姑娘身上。

只不过,做生意不大稳定,距离上一次吴紫皋来满金楼,已经大半个月了,不知道他这一单是不是赔了本,短期内还无法恢复元气。

“怎么样?”梁庆将宋凌霄和陈燧送出门,“梁某骗人吧,是不是挺意思的?”

“果这本书能出,给你记头功!”宋凌霄笑道。

“不用不用,多给我发点钱是了,想我马上要失业,变成可怜的无业游民,在这京州寸土寸金的地面上,真是凄凉啊!”梁庆开始卖惨。

“这个钱不能等着别人给你发,要自己努力挣。”宋凌霄同一只泥鳅般灵巧地滑出了梁庆的泥坑,“你看,果你卖一万两银的书,可以抽两千两,卖两万两,可以抽四千两,水涨船高啊是不是。”

陈燧瞅着他们两个狐狸为了一点点银的事儿掰扯来掰扯去,特别意思,他觉得比什么青楼姑娘讲故事意思多了。

……

尚大海最近情绪点低落。

他感觉到,他的知己宋凌霄同学,仿佛和他疏远了。

是因为他的《司南辞典》差劲了吗?还是因为他在选题会上表现得窝囊了?他应该站起来大声驳斥梁庆的,可是他却畏畏缩缩地赞同了梁庆——怪不得宋凌霄不喜欢他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