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太子为我马前奴> 第45章 帝京词20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5章 帝京词20(1 / 2)

贺渊忽然觉得口很渴。

楚楚嘴唇微微地张开,她唇形小巧又饱满,仿佛一颗嫩得要滴出水樱桃,她低下了头,丝拂过贺渊脸,她大约是刚刚吃了糖果点心,连头丝是甜。

她越靠越近了,那个姿势……大约,会是一个亲吻?贺渊呼吸屏住了,血液却在身沸腾了起来。

“阿狼,不许看,把眼睛闭上。”她声音如同呢喃。

一阵战栗窜过脊椎骨,贺渊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勉强抑制住自己,他把眼睛闭上了。

她味道,比糖更诱人,想要咬一口,或者……被她咬一口,贺渊模模糊糊地这么想着。

然后,一样软软东西抵上了他嘴唇。

嫩嫩、香香,贺渊差点跳了起来。

楚楚哈哈大笑着,敏捷地一翻身,哧溜一下,窜出了房间,比兔子还快。

贺渊睁开眼睛,慢慢地坐起身来,接住了从他嘴上掉下来那样东西,一块圆窝窝糕点。

嗯,做得可真软,大约和她嘴唇一样,贺渊面无表情地咬了一口。

楚楚在门外探进脑袋来,笑得嚣张又快活:“喏,看你怪可怜,赏你一块点心吃,你看,我多疼你。”

贺渊目光望了过去,如剑一般锐利,楚楚心虚地缩了缩脑袋,飞快地逃跑了。

她笑声清脆像银铃,在风飘散开。这时节,春光恰恰好。

太子殿下独自一人留在房,冷静地拿着糕点,一边吃,一边严肃地思忖,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够亲到她嘴呢?

这可真是个令人伤脑筋问题。

——————————

更深漏长,宫阙寂静,只有烛火燃烧时出噼啪声响。

因着贺渊生性冷漠严谨,东宫气氛向来是肃然,宫人隔着帘子远远地站着,莫不敢作声。

贺渊挑开了封口火漆,他看着张钧令从长沙寄来信函,神情冷漠。

张钧令原为兵部尚书,后为肃安帝所贬,调任豫州太守,已经许久未有音讯,如今却来了一封信,道是豫州有新酒上贡,某月某将抵长安,此酒性烈、味辣,请太子慎饮。

贺渊看完了信,露出了一个冰冷笑容,然后将信函凑到烛火上烧掉了。

怀化将军王宗和垂首立在下,看着纸灰烬飘落到地上,他依旧保持着恭敬沉默。

“酒水已备,明可如期开宴矣。”贺渊淡淡地说了一句。

“喏。”王宗和应了一声,而后安静地退了下去。

王宗和走后不久,张熹进来,捧着一张弓呈给贺渊:“殿下,您吩咐做东西,匠户刚刚做完,您看看,可还合意?”

这张弓以乌金木为骨架,弓背反面敷犀牛角、正面敷白鹿筋,胶质醇厚,浑然粘合一,弓角两端镶着赤金螭龙兽首,纤巧而华丽。

贺渊拿起弓,套上他那枚牛角扳指,慢慢地拉开了弦,韧性十足,筋道有力。他松开了手指,弓弦出了嗡嗡清响。

他想起了那个夏阳光下,楚楚教他射箭,她手指曾经蹭过他胳膊、他背、还有他胸口,柔软而轻盈。

他垂下眼眸,摩挲着手那枚扳指,眼露出了温柔笑意。

张熹观察着贺渊神色,不敢惊扰,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刚刚走到门边,就有值守卫兵过来低低地禀告了几句,张熹无奈,只能又硬着头皮进去,打断了贺渊静思。

“有人持溧阳长公主腰牌,夤夜入宫求见,请殿下示下。”

贺渊放下了弓,神情其实并没有太多变化,但张熹明显感觉到周围气压沉了下来。

“领进来。”

卫兵将来人带上,那是个子,披着一件连帽孔雀羽斗篷,面容大半掩在斗篷阴影下,她局促地站在贺渊面前,连头不敢抬起。

贺渊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兰台,你有何事?”

他声音冷冷,似乎她倾容颜在他眼一向就如同草木。

兰台郡主紧张地将双手绞在一起,指节泛了白,她娇柔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有要事,只能说予太子一人知晓,求太子屏退左右。”

若是平,贺渊早已经吩咐撵她出去,但因明有所谋划,他分外谨慎了些,思忖着不妨听听她究竟有何消息,下摆了摆手。

张熹立即引着左右宫人出去了。

门扉阖上,珠帘放下,更漏水滴下。

兰台郡主拉开风帽,露出了如月亮般丽脸庞,她脸颊绯红,仿佛抹了胭脂似,愈显得娇艳。

“太子……表哥。”

兰台郡主壮着胆子,向前走了步,她只有在幼时曾经唤过他表哥,那个时候,贺渊还是个开朗活泼男孩,他笑起来时候会露出洁白牙齿,格外好看,兰台郡主一直记得。

“表哥……”她模糊地又叫了一声,低低地道,“我父亲要把我许配给韩王,皇上也点头了,定亲旨意过两天就要颁下。”

“你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贺渊声音如同利剑,刺得兰台郡主差点抖,她颤声道:“可是,表哥,我不想嫁给韩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