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太子为我马前奴> 第43章 帝京词18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3章 帝京词18(1 / 2)

后面天,方楚楚被封太子妃的消息像插了翅膀样传遍了京长安,不知有多少世家贵女哭断了肝肠。

贺渊是长安城中最英俊的男人、也是最英武的男人,哪怕抛开太子的身份,也是无数姑娘梦中肖想的情郎,多少年了,没有任何女人能够染指东宫之榻,好吧,大家得不到手,也就算了,就当太子要抱着他的剑过辈子了,谁能想到,半路杀出只野麻雀,朝独占高枝,

再过天,长安的街头巷尾、酒肆茶坊,那些市井百姓就开始津津有味地议论了,听说,那位方大姑娘是狐仙投胎,勾魂夺魄,只消眼,就让太子她失了心智,啧啧,不简单哪。

当方战从僚中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简直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偏偏那位僚还要恳切地请求:“方兄,听闻令媛风华无双,有翩若惊鸿之姿、步生莲花之态,令世人倾倒,我家女,十分愚笨,至今待字闺中不得许嫁,哪天方便,可否容我登门拜访,请令媛点拨女二,让她也受益些。”

方战乎无语哽咽,无颜面对僚的殷殷期待,只得向峰告假了天,躲在家里避避风头。

岂料回到家中也不得消停,方楚楚又开始闹腾。

原因出在那四个宫女身。

说起来,那四个宫女来到方家,则是要照顾未来太子妃的饮食起居,二则嘛,因太子妃的生母过世得早,恐怕这位太子妃对闺阁里的礼仪规矩不甚通晓,内廷官员们很有点放心不下,特意选了这四个出身名门士族的宫女,嘱咐她们日常要提点下太子妃的言行举止,免得带累皇家的颜面。

虽然说,内廷官员们真知灼,这四个宫女也尽心尽责,但问题是,方楚楚她吃不消。

方楚楚走路的时候,宫女们会细声细气地道:“姑娘,您步子迈得太大了,心点,容易摔着。”

方楚楚笑的时候,宫女们会委婉地道:“姑娘,所谓淑女,笑不露齿也,您生得这么,若笑的时候淑女些,那就更了。”

甚至方楚楚床睡觉的时候,宫女们还要跪在床边,柔声道:“姑娘,卧姿当如弓,您别把头钻被子里面去呀,那不得憋得慌。”

就像时时刻刻有群苍蝇在耳朵旁边嘤嘤嗡嗡,这还让不让人过安生日子了?

方楚楚气得要命,但着她们温顺而谦恭的模样,又觉得肚子火没地方发,唧唧叫着跑去找方战做主。

“我不行了,快把她们四个发走,现在只要她们多我眼,我就觉得心惊胆战,哪哪不舒服。”

方战板起脸:“说什么呢,宫里遣来的人,哪里能随便发,更何况,你听听,人家说得就是在理,你自己的样子,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能娴雅点吗?你将来嫁到东宫,言行有人盯着,不规矩怎么行?是我原来太放纵你了,早知道你要嫁到这样的人家去,平日里就很应该好好管教才是。”

恰好方氏过来望弟弟和侄女,在旁边闻得此言,大加附和:“你爹说得对,楚楚,你可不能任性,这些个毛病,赶紧改改,趁这会儿还来得及,免得嫁过去以后被人嚼舌根。”

方氏说着说着,拍大腿:“对了,明儿我要给你请个老师,好好教导你番,容形举止要优雅讲究,显得我们楚楚也是侯之孙,不输那些个世家千金。”

方氏姐弟拍即合,两个人就凑到起商议着请谁过来合适,方楚楚落荒而逃。

方氏素来雷厉风行,办起事情来十分迅猛,第二天就把老师带门了。

这位老师夫家姓孔,乃是南湖书院孔山长的夫人。

孔夫人出身鲁东望族,百年书香门第,年轻时就以娴雅贞静而享有誉,及至嫁到孔家,年岁既长,更是仪态万端、执礼恭谦,堪妇人表率,素来人所敬佩。

方氏先是时,只向这位孔夫人稍微露了点风,孔夫人正因之前女儿孔婴宁得罪了方楚楚而不安,此机会,焉有不应之理,马过来了。

方楚楚不干了,斩钉截铁地道:“要我学礼仪那是不能的,死不能,我原本就是这样子,那个人又不是不知道,他不嫌弃,你们操心啥呢?”

孔夫人的容貌不甚,眉目间有股书香气息,她微微笑,仪态如兰花,令人有如沐春风之感:“方姑娘,话可不是这么说,您这般天真可爱,谁会嫌弃您呢?但是,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太子重您、爱您,您也须得太子考虑二,这往后,您的颜面就是东宫的颜面、太子的颜面,姑娘要撑得起这颜面,也让世人,太子的眼光真真是没有错的。”

四个宫女在旁猛点头。

这番马屁拍得十分巧妙,听得方楚楚心情舒坦了不少。

加方战和方氏在旁边虎视眈眈,软硬兼施,方楚楚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孔夫人学起来。

院子里,个人起围着方楚楚,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得她直冒冷汗。

首先是走路的姿势。

方楚楚心地走了两步,孔夫人就开始摇头。

“不行,步子不能大,最多三寸,姑娘,把手垂放身侧,兰花指,兰花指您会吗?拇指拈住中指,无名指微曲,来,指头翘起来,对……好,走……”

方楚楚憋住呼吸,又挪了两步。

“不可,来,下颌抬高,莫动,等下……”

孔夫人唤宫女泡了壶茶水过来,斟了杯,八分满,然后放到了方楚楚的头顶。

“来,顶着这杯子走,心,不可让茶水溢出半分。”

方楚楚哭丧着脸:“要命,我走不动了。”

孔夫人以身垂范,又斟了杯茶水,满满十分到杯沿,自己顶到头去,在方楚楚面前绕了两圈,末了,还屈身行了个福礼,姿态优雅高贵,行止若流水拂云过,端的是妙无比。

滴水不漏。

方楚楚的嘴巴张个的圆。

孔夫人走到方楚楚的身前,伸手把她的下颌抬,让她的嘴巴闭住,而后,又唤宫女取了张胭脂纸过来,让方楚楚含住。

“啼笑皆不可露齿,来,抿着嘴,别把这张纸掉下来。”

方楚楚头顶茶杯、含胭脂纸,连步子不知道该怎么迈出去了,只余下两只眼睛还能骨碌碌地转。

孔夫人还嫌不够,将随身携带来的“女诫”书递给个宫女,让她在旁边大声诵读。

“姑娘,您边练走路,边听课,很有事半功倍之效,来,这可是圣贤之书,女人家安身立命之道,不可不听。”

方氏赞不绝:“孔夫人果然有手段,这样教起来,再笨的姑娘也能有三分长进,楚楚,你点起精神来,好好学,可别给我们老方家丢脸。”

不,以后她是老贺家的人了,要丢也是丢老贺家的脸,不紧的,大姑。方楚楚在心里这样呐喊着,可惜中含着纸,不能声,唯有两眼泪汪汪。

这练,就练了大半天,中间方楚楚破了七个杯子、掉了四次胭脂纸,还自己把自己绊倒摔了次,这期间,宫女已经将“女诫”读到了第十遍。

待到那宫女开始读第十二遍的时候,贺渊的声音传了过来:“楚楚,你又在那里玩什么?”

如今太子殿下过来可是名正言顺的,他自诩半个方家人了,也无需等人给他开门,自己带着侍从径直进来了。

方楚楚饱含热泪着贺渊,到他,比以往任何时候要欢喜。

众人皆跪拜行礼:“参太子殿下。”

方楚楚站着不动,眼神哀怨万分。

贺渊走过来,顺手从方楚楚的头取下杯子,饮下杯中的冷茶,淡定地道:“难得你敬茶给我喝次,这姿势真是别出心裁,颇令我受宠若惊。”

方楚楚泪汪汪地瞪着他,努了努嘴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