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太子为我马前奴> 第36章 帝京词11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6章 帝京词11(1 / 2)

横竖方战不在眼前,她使唤起贺渊来,简直得心应手。

贺渊微笑着望着她。

她嘴角的小梨涡又露来了,笑得十分得意,她的眉目明媚,如同四月的桃花,灿烂得近乎嚣张。

是的,在他面前,她一直都是那么嚣张,小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

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就是喜欢这股嚣张劲,就让她恃宠而骄又何妨,她值得起。

“好。”他微微地笑了起来。

他的手指捏起松子,不需怎么用力,轻松地把松子壳剥开了,露面的肉,放到她面前的小盘子,给她吃。

他剥得又快又好,转眼就在手边积了一堆松子壳。

方楚楚又夸他了:“果然还是这么能干。”

贺渊觉得他也想翘尾巴了,他还能更能干一点呢。

“要听故事吗?”贺渊温和地问道,“上回讲的那个狐狸的故事,没听完就睡着了,想不想继续听?”

“要!”方楚楚举手欢呼了一声,“快讲、快讲。”

贺渊后来记了起来,这个故事是姬皇后小时候讲给他听的,不那时候,男孩子生性淘气,坐不住,没听完这个故事就跑和舅舅练剑了,所以,这个故事的结局,他其并不知道,不,不妨碍他自己瞎编一个,哄他的小姑娘。

“……君惊曰,十年不见,卿何如当年?王女答,君既以异类见疑,当知吾非人,十年,不弹指尔,君,不草芥尔。君始悟,忆及当年,潸然涕下。”

方楚楚一边吃着松子,一边听着故事,听得津津有味。

大半天后,方战收拾妥当,了进来,就看见这一幕情形。

尊贵的太子殿下在那一边剥着松子,一边轻声讲着故事。方楚楚惬意地倚在罗汉榻的靠枕上吃松子,笑得两眼弯弯的。

方战叹息了一声,笑着摇了摇。

盆子的炭火烧得噼啪作响,窗外的雪渐渐地停了。

慢慢地到了亥时末点,外传来了隐约的梆子声。

方楚楚跳了起来:“放鞭炮、放鞭炮了。”

不待她话音落地,除旧迎新的爆竹声已经响了起来,噼啪啦地交错在一起,热闹非凡。

方战笑呵呵地拿着鞭炮到院子放。

下雪的空气,弥漫了一股烟火的味道,红色的火光闪亮跃动,映衬着黑夜雪,分外显眼。

爆竹除岁的声音,孩童欢笑的声音,还有邻人互相祝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这夜忽然喧闹了起来。

方楚楚站在门边,捂着耳朵,看着父亲在那边放鞭炮,两眼亮晶晶的。

她的眼睛有星光。

贺渊在旁边望着她,低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爆竹声太大了,听不清楚。

方楚楚大声问道:“说什么呢?”

贺渊笑着,还是那么轻声:“此心惟愿,岁岁年年,与汝共度,犹如今朝。”

——————————

肃安帝站在高高的宫楼上,长安城的繁华灯火在他脚下次第延展开。

宫放起了百米长的爆竹,喧闹的噼啪声久久不绝。冯皇后含笑立在肃安帝的身边,几位王子和公也在一旁。

但是,肃安帝却到了冷清。

所谓高处不胜寒吧,他是帝王,终归是孤寡人,为了坐拥这一城灯火,他失了很多,多得他不愿细究。

“宋德。”肃安帝忽然开口唤道。

“老奴在。”宋太监毕竟是侍奉圣驾多年的老人,年纪虽然大了,耳朵还是尖的,赶紧躬身上前。

“太子呢,这逆子眼下哪了?”肃安帝仿佛是随口一问。

“太子在东宫反省。”宋太监心领神会,“大约是心有愧,不敢来。”

肃安帝面色稍霁。

冯皇后却笑吟吟地道:“臣妾怎么好像听说太子方才宫了,至今未归,眼下应该不在东宫吧。”

肃安帝看了冯皇后一眼,神情淡漠:“皇后对太子一向格外心,朕心甚慰。”

冯皇后怵然一惊,冷汗湿了后背,她低下了,勉强笑道:“这是臣妾的本分。”

“皇后懂得本分就好。”肃安帝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拂袖而。

“砰”的一声,一大簇烟花从宫楼下腾起,如云霞绚烂,这是一个火树银花不夜天。

冯皇后立在宫楼上,紧紧盯着自己脚下斑驳的阴影,不言不语。

——————————

了年,就到了元宵。

长安灯会端的是人间胜景。

方楚楚跟在林非和颜氏夫妻两个后面,一边着,一边看着,啧啧称奇:“这么多灯,漂亮,哇,那边那个,那么高,它还会自己转啊,上面的小人像皮影戏似的,太好玩了。”

整条大街上挂满了花灯,华丽绚烂,仿佛银河落入尘世间,一眼望不到尽。

朱门边、树梢上,攀着墙的、绕着枝的,都是一盏盏精致的花灯,长安帝都,这花灯也大气,都做得富丽又巨大,或是绢布或是琉璃,做了五花八门的形态,有花、有鸟、有兽、有童子,挨挨挤挤地铺陈开,令人眼花缭乱。

方楚楚这个从青州来的土包子看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年的时候,林非难得被父亲从书院特赦了来,这要了十五,马上就要回书院了,他这会儿工夫,和颜氏两个侬我侬,挨着,正缠绵着,听见表妹在后面说话,还是很尽责地抽空回了一句:“那是马灯,小意思,要觉得好玩,回表哥送一盏给,等下我们到前面,那有猜灯谜的,那个才好玩呢。”

方楚楚吓得抖了一下,果断拒绝:“猜灯谜不好玩,我不。”

颜氏吃吃地笑:“楚楚啊,不是跟着父亲学了一段时日了,按说也有点长进了,一起看看嘛,猜了有奖的。”

“才不要呢。”方楚楚皱着鼻子,哼哼唧唧,“来玩呢,图个开心,何苦和自己不。”

街上有小贩扛着冰糖葫芦在叫卖,声音透热闹的人群传了来。

方楚楚瞬间来了精神:“我要吃糖葫芦。”

林二表哥十分体贴:“们两个等着,我买。”

他话音还未落下,斜伸来一只大手,把一串冰糖葫芦递到方楚楚面前。

一个穿着玄黑长衫的男人立在方楚楚的旁边,他的身形高大挺拔,即使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也是那么显眼,他戴着一个狼的面具,掩住了面容,只露精光流采的两只眼睛。

方楚楚一眼就认了他。

她接了冰糖葫芦,咬了一口,笑眯眯地夸他:“我发现现在越来越能干了。”

看不到贺渊的神色,但他的声音还是淡淡的:“我来陪看花灯。”

林非这边一回,奇道:“喂,是谁,不要乱向我表妹献殷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