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太子为我马前奴> 第35章 帝京词10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5章 帝京词10(1 / 2)

众王子公主皆噤声垂首,妃嫔们知趣地站了起来,一默不作声,躬着身子退下去了。

贺渊慢慢地饮尽了杯中的残酒,才淡淡地道:“那座梅园是我母后的嫁妆,她只生了我一儿子,自是归属于我,我处置自己的产业,有何不可?”

他的嘴角勾了起来,露出一似笑非笑的神情:“怎么,父皇也喜欢那园子吗,可是您已很多年没有过去了,我以为您大约已忘记了,里面的梅花死了很多,和早先也不一样了。”

肃安帝的手在袖子下面抓紧了。

他想起了雪落在梅花上的那冬天,那长安城中最美丽的子折下了一枝梅花,递给他:“赠君一枝雪,料想春不远矣。”

或许她的味道还留在那片梅花林中,他想去,又不敢去,斯人已远,不可追忆。

肃安帝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按捺下来:“你把园子送给谁了,对了,听皇后说,是你看上的姑娘,哪一家的?”

贺渊严厉地看了冯皇后一眼,不动声色地道:“不是什么高门大户的姑娘,她的父亲是七品的武官,在右监卫军中任职,也没什么可说的。”

贺渊那一眼,目光锐利如剑,刺得冯皇后心惊肉跳,她的手心捏了一把汗,勉强笑着,端起了一杯酒,饮了一口压惊。

肃安帝脸色铁青,厉声道:“那样家世卑微之人,如何能消受得起你母后的香雪林,太子,你向来稳重,怎么在这种事情上荒唐起来了?”

“皇上先别责备太子。”冯皇后仿佛是在替贺渊辩解,“那姑娘,原也是名门之后,只是到了她父亲这一代才平庸了,她的祖父是靖海候守信,大周赫赫有名的神箭之将,她的外祖父是顾铭,当年曾任过太子太傅,家和顾家都是士族高门,按说这姑娘的身份也不算低。”

“顾铭?”肃安帝心中一震,怒极笑,“顾铭的外孙?好,很好,太子,你是重情意的人,对当年太傅的后人十关照哪。”

昔年顾铭与振武王姬长河是为至交,连顾铭的太傅一职都是姬长河所荐。

顾铭是名达天下的大儒,大约是书读多了,迂腐过,耿直得像块石头。振武王府出事后,顾铭以血书在玄武门外为姬家陈诉冤屈,更是在金銮殿上直斥肃安帝。

“姬长河以赤血守国门,未料如此下场,鸟未尽,却折弓,皇上何以安天下?”

肃安帝至今想起来,犹恨得咬牙,他厉声道:“你还没有忘记顾铭、没有忘记姬家的人,太子,你还在记恨朕吗?”

王子和公主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魏王贺弘低着头,却微微地笑了笑。

贺渊端坐不动,神色如常:“父皇言重了,不过儿之情,怎么就扯得那么远了去?安西之战,那姑娘救过我的命,如果没有她,我早就死在外面了,就凭这一,我对她好一,有什么不的?“

肃安帝一拍龙案,怒道:“朕说不就是不!”

冯皇后赶紧出来打圆场:“皇上、皇上息怒,今天大年夜呢,您看看,吓得孩子们都不敢说话了,太子毕竟年轻,偶尔糊涂也是难免的,原是我这做母后的不是,平日对他关心了,不急,慢慢说给他听,他总会明白的。”

众王子与公主一起起身,跪伏于地:“父皇息怒。”

贺弘更是道:“太子素来对国尽忠、对君尽孝,父皇今日要是气坏了身子,岂不是陷太子于不忠不孝之地,太子心中也是难受,父皇素来是疼爱太子的,求父皇体恤。”

肃安帝余怒未消:“你们一都替这逆子说话,你们看看,他那样子,像是会领情的吗?没心没肺,果是和姬姓之人一般模样。”

他又想起了他的姬皇后,是的,姬家的人,都是那么无情,当年她拔出剑,当着他的面切开了脖子,她的血溅在他的脸上,她美丽的眼睛睁得那么大,死了还望着他,那一幕,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她有多狠心。

他望着贺渊,冷冷道:“太子,这事情,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要怎么做,不需朕再提醒你。”

贺渊站了起来,对着肃安帝略一躬身:“儿臣喝多了,有醉了,父皇请恕儿臣先告退了。”

言罢,他不待肃安帝再发话,径直出了大殿。

身后传来肃安帝愤怒的声音:“贺渊,你这逆子,你,了就别来朕!”

贺渊头也不地出去了。

从温暖的长明宫中出来,外面的风吹着,夹着雪花扑面来,落在贺渊的眉间,凝结了霜。

身后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宋太监从内间追了出来,为贺渊递上了他的鹤氅:“天怪冷的,快披上。”

贺渊默默地接了过来,抖手披上。

宋太监叹气:“好好的年夜饭,怎么吃这样,殿下,不是老奴说您,您何苦总是当面刺皇上的心呢,要知道,这年,皇上心里也苦,毕竟是亲生的父子,您过会儿再进去,哪怕什么话也不说,皇上就知道您服软了,给皇上一□□下来就好,别倔着。”

贺渊拂了拂身上落下的雪花,淡淡地道:“不,不进去了,他们一家人,夫妻和睦、父慈子孝,我算什么呢,凭白给人添堵罢了。”

他举步开了,在雪地里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雪越下越大了,在他的身后慢慢地把脚印覆盖,仿佛没有留过什么痕迹。

——————————

夜里的雪在窗格子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大姑说,今年的除夕夜,雪下得格外大,但我觉得,还是比不上我们青州那边,年初的那场雪才叫大呢,那时候爹您还在北山大营,那雪把瓦片都压坏了。”楚楚一边在陶罐里捞着肉圆子,一边笑道。

“什么我们青州?”战纠正她,“楚楚,我们不过在青州多住了年已,这里才是故里,你快改过来,我们长安才对。”

桌子上摆了一铁架子,上头吊着陶罐,下面的小炉子里燃着木炭,陶罐里的汤水咕噜咕噜地沸腾着,吃得楚楚鼻尖都出了一汗。

“什么我们长安,别人都当我是乡下来的,才不认我是长安人呢,有什么要紧,爹您别瞎讲究。”楚楚吃得腮帮子鼓鼓的,一边咿咿唔唔地道。

“你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乡下姑娘,吃都没吃像。”战笑骂着,却还不停地把菜推到儿面前,“来,多吃。”

他一边吃着,一边感慨地道:“上一次在长安过年的时候,你才那么一大,你祖父抱着你吃饭,你还揪着他胡子不放,那时候多热闹啊,你祖父祖母、我们一家、你二叔一家,唉,现在就我们两人,过两年,你出嫁了,就爹自己一人过年了。”

老父亲说着说着,还自己伤感了起来。

楚楚“嗤”了一声:“爹,您真是的,这么好的日子,就不能想开心的事儿吗?你放心,我出嫁了把你带上,不会让你一人过大年的。”

战笑骂:“说什么傻话呢,被人听了要笑的。”

他忍不住看了楚楚一眼:“郑三前两天还写信来了,说他在安西军中作战勇猛,立了军功,被上峰嘉奖了,说不得过年就要提拔他了,不过,可惜啊,安西那么远,爹还真舍不得把你嫁到那边去。”

楚楚挥了一下手,生气地道:“爹你胡说什么,我才不要嫁给郑三,他那么笨,我看不上他。”

战头:“看不上郑三,那我们再看看别的。我已交代你大姑和姑丈了,看看这京城里有没什么合适的世家子弟,别的不说,人一定要老实,才能受得了你这娇纵性子,还有你二表哥,也答应在南湖书院好好帮你找找,若有家世清白的读书人,那是最好,那里出来的人大多有出息,将来你也能跟着享福。”

楚楚听得手都抖了一下,筷子上夹的肉圆子都掉到了地上,她娇嗔道:“爹你够了,这话怪吓人的,你别说了,再说我都吃不下了。”

战瞪她:“什么吓人,我和你说,好好听爹的话,找本的人家赶紧嫁了,别和那那谁的搅合在一块儿,小心生出事端来,听没有?”

楚楚扮了鬼脸:“那那谁谁谁呀?我不知道。”

她不待战再说话,跳了起来,笑嘻嘻地道:“东西掉地上了,我去拿扫帚。”

楚楚逃了出去,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没找到扫帚,忽想起来,白天大扫尘的时候,好像搁在大门口了,她又出去找。

打开了大门,下着雪的夜晚,没有月光。

黯淡的夜色中,贺渊立在门口。

他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一肩霜雪、半头斑白,风夹着雪,落在他的脸上,在这冰冷的夜,他沉默地伫立着。

一匹黑色的骏马立在他的身后,一人一马一地雪,连影子都是模糊的。

楚楚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捏了一下,忽酸涩了起来,她奔了过去,踮起脚尖,拍打着他肩膀上的雪,埋怨道:“干什么呢,傻站在这里,也不吭声,今天大年夜呢,不在家里好好吃饭,怎么跑我这来了?”

贺渊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我被父亲和继母从饭桌上赶下来了,他们不喜欢我,我只能自己一人过年,怪没意思的,想过来找你,又怕扰了你家过年,会惹你不开心,我就在这门口站着看看就好。”

纵拂去了雪,他的肩膀也还是冰冷的。

楚楚心疼坏了,扯着他的袖子往里面:“你过了,过门不入,是不是看不起我,快进来。”

那匹黑马十乖巧,自己跟在贺渊后头进来,进了院子之后,抖了抖身上的雪,“咴咴”地叫了两声。

战听马鸣声,纳闷地跑出来一看,这一看,他呆了一下,慌忙下跪:“未知殿下驾临,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贺渊虚虚地伸手扶了一下:“大人请起。”

“好了。”楚楚推了推贺渊,“你们两,别在那瞎客套,可烦人了。”

她拉着贺渊的衣袖进了屋子,拿了一块帕子给他拭擦头上和肩上的雪。

屋子里烧着取暖的火盆,热乎乎的,雪落在地板上,转眼化开了,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楚楚的眉头皱了起来:“不、不,你身上都湿了,要换一身衣裳。”

她又风风火火地到隔壁屋子去翻东西了。

不到片刻,她来,手里抱着一堆衣服,塞给贺渊:“喏,你原来的衣服,快换上。”

那衣服的布料并不太好,摸在手里是粗涩的,贺渊低头看了看,轻声道:“我还以为你已把我的东西都扔了。”

楚楚哼了一声,一抬下巴:“差一就扔了,后来有舍不得,想着还能留给下一奴隶穿,就搁在那里了,太子殿下您别嫌弃。”

仿佛是雪慢慢地融化开了,贺渊的眼睛里露出一暖意:“虽有嫌弃,但还是可以将就穿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非常麻利地在脱衣服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