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太子为我马前奴> 第34章 帝京词9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4章 帝京词9(1 / 2)

脸朝下,鼻子着,每回都是这样。

方楚楚“嘤”的一声,差点要哭。

偏偏有人还要笑。

贺成渊一边笑一边扶她起:“你为什么这么笨,动不动就摔跤?”

方楚楚起身后,扑过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每回都是你害的,你还说!”

隔着厚厚的衣裳,她的拳头打砰砰响,打贺成渊五脏六腑都要酥了,恨不躺平了,让她把全身都捶一遍。

方楚楚打累了,最后给了他胸一拳,恨恨道:“我的马鞭呢,下回要用马鞭打你,皮糙肉厚的,打我手疼。”

这个主意很,贺成渊认真思索着,让她用小马鞭敲一敲,最轻一点,打在胸处最,或者背上也不错,打起痒痒的。

他的神色还很严肃,眼神却有点不对劲,方楚楚怀疑瞪着他:“你在什么呢?十分不怀意的模样,可疑。”

贺成渊笑了笑,并不接话。

他的眼睛从方楚楚的身上转到上,指了指脚下,笑道:“你的印子。”

雪里一个人形,那是刚才方楚楚摔出的痕迹,那形态真是十分逼真,像鼻子尖尖都印出了。

真是丢脸丢大了,方楚楚脸又红了,怒道:“你又讨打吗?”

贺成渊却转了个身,往那上仰面一倒,“噗通”一声,雪点飞溅。

方楚楚吓了一跳:“你做什么?”

贺成渊躺在那里,嘴角带着笑:“你的印子,我的印子,在叠在一起了,你看看,我还压在你上面。”

方楚楚气脸都烧起了,她从上抓起雪团子,一把一把砸到贺成渊脸上、身上:“我叫你胡说!”

贺成渊就躺在那里任她砸,只用手掌挡住了眼睛,从指缝中偷偷看她。

她气腮帮子鼓鼓的,眼睛水汪汪的、嘴唇粉嘟嘟的。

他就那样看着,心脏怦怦跳厉害,雪里很冷,他的身体却很热。

他忽然又翻身站了起。

正方楚楚一个雪团砸在他的鼻子上,雪团里混着一片花瓣,雪散开了,花瓣沾在鼻尖。

方楚楚又乐了,指着他,“咯咯”笑了起。

贺成渊抹了一把脸,不动声色:“像雪掉到衣服里去了。”

方楚楚不笑了,赶紧道:“哎呦,快抖抖,不然要着凉的。”

贺成渊随意扯了两下衣领,端着一脸肃容:“掉进去了,抖不出,冰冷冷的,有点难受。”

方楚楚傻傻道:“那怎么办才?”

贺成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始脱衣服。

方楚楚目瞪呆,情不自禁退后了两步:“你、你干什么?”

“脱下抖抖。”贺成渊神情淡定从容,甚至有点严肃。

方楚楚却一眼看穿了他,她恼羞成怒:“你又,每回都找借这样做,生无耻。”

子殿下向雷厉风行,就这会儿说话的工夫,已经把上衣都脱光了,他还要反:“你害羞什么,不是早就看光了吗?”

方楚楚大怒:“什么早就看光了,我哪有?我没有!”

“没有吗?”贺成渊认真了,“像也是,大约下面还没看过。”

他又动手要解裤子。

方楚楚“嗷”一声惨叫,刷一下转过去身去,紧紧闭上了眼睛,怒道:“不要脸!”

身后传脚步声,他的脚踏在雪中,既温柔又沉稳。

方楚楚闭着眼睛,起刚刚看到的情景,在皑皑白雪中、在千树梅花下,他健美而强壮的躯体如烈火,那么炽热,他的胸膛是那么宽厚,那上面的肌肉一块块凸起,流畅的线条起伏至小腹之下。

她又起了拳头打在他胸的感觉,结实而充满韧性,嘤,手感真。

“要不要转过再看一下?”贺成渊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低低的,略带着一点儿沙哑。

他已经到了她的身后,靠那么近。

男人的气息蹭过去,耳朵在发痒。

方楚楚的脸都皱成一团了,拼命摇头:“不看、不看、快走开!”

“我生这般看,我母后当年是安第一美人,我像她,我保证,全安都找不到样貌比我更出色的男人了,我身材也,常年练武,结实很,楚楚,你真的不多看两下吗?”

他的声音宛如耳语,只说给她一个人听的悄悄话。

他的胸膛几乎要贴到她的背后了,其实并没有碰触到,若即若离的距离,只隔了一条线,她几乎能感觉他身上火热的气息,一阵阵涌。

“谁要看你,可真不要脸,快走开。”方楚楚红着脸叫道,其实底气却有点不足。

贺成渊似乎很轻笑了一下:“看一下吧,你又不吃亏,或者,你要不要摸一下,我不收你钱。”

“说什么你还收我钱!”方楚楚一听这个,马上就愤怒了,“你的人都是我的,我摸就摸了,哪里要给钱?”

“嗯,所以,摸不摸?”贺成渊喃喃她。

方楚楚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很有骨气叫道:“不摸!不要钱都不摸!”

她捂着脸,落荒而逃,跑到梅花树后躲起了。

贺成渊赤着身体,站着雪里,他的身量高大,胸膛和腰身都挺笔直,如一柄苍劲的剑,英姿勃发、锐气逼人。

他对她微笑着,眉目间又带着说不出的温存。

方楚楚躲在树后,探出了一点脑袋,偷偷看他。

她心,他说一点不错,全安都找不到样貌比他更出色的男人,她的阿狼,是这世上最的,她可赚大了。

“喂。”她远远喊过去,“快把衣服穿起,别显摆你的身段了,这么冷的天,冻坏了可不值。”

贺成渊眼见她逃掉了,实在诱惑不到,只意兴阑珊扯了一件衣裳,随意披上:“穿了,你回吧。”

梅花的香气暗暗浮动,其实雪也是有气味的,清冷的、宛如流水一般的味道,在空气中迂回婉转,这时节,梅花与雪一处香,恰是缠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