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竟被自己的美貌撩到了>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1 / 2)

宋轻的声音一贯如此,白梨也分辨不出这声轻“啧”代表。

眼下,白梨泛着困,没心思去琢磨宋轻的思,也没心思去调侃,闭上眼睛,进入了睡眠状态。

.

周五,模拟考考完的第天。

白梨刚进教室,就听到班里学生在讨论数学考试的事儿。

“课代表说了,数学分数已经出来了。”

“出来了?分数排表呢?怎么没贴出来?”

“好像说是要等上课的时候公布,毕竟,这次分数普遍不理想,数学老师要跟咱们训话的。”

“上课公布?公开处刑?”

“别吧……分低是我们的错吗,明明是出卷人的错!咋整啊?我要估计创我的历最低分了……”

……

数学在理科班的学生心里地位极高,一听说数学分数出来了,顿时议论纷纷。

白梨牵了下嘴角,把塞进抽屉里,刺啦一下拉开拉链,一边拿书一边问宋轻:“你没给我考出太离谱的分数吧?”

“正常分数。”宋轻答。

白梨又回想起宋轻上回说的“随便写了写”,也不知宋轻的谓正常分数随便一写是什么概念。

希望是真的正常分数。

周五上午的第一二节就是数学连堂。

早读刚结束,班里的氛围便凝重起来,学生们开口闭口在讨论马上要出炉的数学成绩。

数学老师抱着一摞答题卡走了进来,那摞答题卡上还飘着一张A4纸,像极了分数表。

班里的氛围更凝重了。

已经有学生按捺不住,依仗着数学老师关系好,开始小声跟老师问分。

数学老师只摆了摆手:“上课说。”

说完这句话,数学老师的目光定在了白梨上。

白梨敏锐地察觉到了数学老师的目光,心头一紧。

“宋轻,你确定我考了正常分数?”白梨又问了一遍。

“很正常。”宋轻答得波澜不惊。

前面,数学老师已经将那摞答题卡交给了课代表,让课代表把答题卡发下去。

模拟考这种大考,是机读卡,老师在电脑上阅卷,以答题卡上没有任批改痕迹。

学生们对发下来的答题卡表现得兴致缺缺,自己写了什么东西自己知道,懒得再看,只等着老师公布分数。

只有白梨,接答题卡时手心掖着汗。

她接过答题卡,凑到眼前,拉开一看——

只见龙飞凤舞的潇洒字迹布满了整张答题卡,虽因空间受限,稍稍收敛,每字细细看去,呈张牙舞爪之态。

白梨乍一看,险些以为这就是自己写的。

宋轻那手优雅漂亮的字体截然不。

“你能模仿我的字迹?”白梨压了压眉。

“不然呢?”宋轻反问。

白梨仔细看看了字迹的内容,有很多看不懂的东西。这是宋轻代她考的试,上面的每一字是她的字迹,可每一字与她无关。

这女人,能模仿她的字迹,知道她的生活习惯,知道她的人生经历……

如果当初,谓的系统没有故障,如果宋轻真的成功降落在自己的体里,想必,这女人能很好地模仿自己,继续活下去。

旁人顶多觉得她经历破产、情有变,没人会知道这具躯壳里已经换了灵魂。

宋轻通关了多少副本,就顶替过多少人的灵魂。

白梨眼眸微沉。

这就是玩家吗?可以利用系统赶走别人的灵魂,抢占别人的躯壳,抢占别人的人生,还心安理得。

“叮铃铃!”

上课铃响,不少惦记着数学分数的学生们屏住了呼吸。

白梨也收回了发散的思绪,看向讲台。

“……这次数学考试难度很大,大家得分不是很理想,分数不重要,关键是要找到问题……大家不要太惦记分数,我们先把上次没讲完的压轴题讲完。”数学老师先说了一番开导学生的话,便开始讲解压轴题。

因为这次出题难度大,以这份卷子讲到现在还没讲完,最难的压轴题还没讲。

“压轴题其实有点超纲,最后判断增减、缩放的时候要用到竞赛难度的不等式,我在这里先给大家证明……”数学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起推导过程。

白梨也望向黑板,大家一起埋头做笔记。

不知是不是错觉,白梨总觉得,数学老师讲题的过程中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数学老师的目光像根鞭子,每过一会儿,就往白梨上抽一下,像是要把她看掉层皮一。

白梨在心里捏了把汗。

这时,数学老师已经讲完了题目。

几十双眼睛直直地望着讲台,只等着数学老师公布分数。

“好了,标准答案讲完了,还有学有其他做法吗?”数学老师并没有开始谈分数,而是先问了这一句话。

全班陷入了死寂。

没有一人举手发言。

白梨在这份死寂中低下头,感到几分不安。

就在下一秒,数学老师点到了她字,把她心中的不安变成了现实。

“白梨,你来说说,还有别的方法吗?”

果然。

她就知道准没好事。

以白梨现在的进度,还没有吃透导数的知识点,老师讲的标准答案她也听得云里雾里,准备先做好笔记回去在慢慢理解。

结果数学老师这道响雷就炸在她头上。

“不是吧?数学老师点骚货起来干什么?”

“这不是故为难人吗?就白梨那智商,标准答案没听懂吧……”

“我听说,压轴题全年级做对的没多少,能写出来的集中在高分班竞赛班,我们班可能没一人做对的……”

台下传来一阵小声的窃窃私语。

白梨一手试卷,一手答题卡,低着头,缓慢地站了起来。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把答题卡翻到背面。最后一道压轴题,已经被宋轻用龙飞凤舞的字体填满了。

如果白梨说她不会,那么老师就会质疑她的信用,质疑这张答题卡是否真的由她完成。

如果白梨说她会,那就是把宋轻的成果揽到自己上,就是认可了宋轻的做法,享受宋轻带来的荣誉赞美。

这女人……

白梨越发觉得,宋轻就像一在她耳边吟唱的魔鬼,引诱着她,把她往深渊里拖。

她低着头,沉默。

数学老师又问了一遍:“白梨,这题有没有别的解法?如果你有别的解法,就大家分享一下。”

白梨将胸腔的浊气缓缓吐出,眼镜后纤长的睫毛扑闪着。

“我有别的解法。”白梨最终说出了这句话。

台下瞬间骚了起来,窃窃私语声开始扩大——

“这骚货说什么?她会做?搞笑吗?”

“可老师为什么点她啊……她不会真的做出来了吧……”

“那她能用啥解法?小学方法吗?……”

数学老师用严厉的目光扫视过去,台下才逐渐安静下来。

白梨袖子里握紧的手一下子松了。

一旦开了口,后面就流畅了。

她把宋轻写的解法念了出来:“由坐标距离公式计算得出下列线段的长度……再由余弦定理知……角ABC等于角ADC,证得四点共圆……”

与此时,数学老师开始在黑板上顺着她的思路板书。

白梨褪去了仅剩的矫情,念一段,便抬头看一眼黑板上的板书,嘴角带笑,张扬而自信,没有一丝局促。

她的大脑高速运转,勉强看懂了宋轻的解法。

题目数据给得巧合,恰好两夹角的余弦代数表达式相等,于是宋轻便把一道函数题转化成了一道几题,跳过了增减的讨论,不超纲即做出了答案。

宋轻这女人,有点本事。

话音渐落,白梨说完了解法,坐回到位置上。

台下陷入死一般的安静。

一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