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竟被自己的美貌撩到了>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2 / 2)

“嗯?”

“我可以屏蔽触觉。”宋轻淡淡道。

白梨一时失语。

.

下午放学时,白梨见了一人。

那人雌雄难辨,染一头黄色短发,穿一身牛仔服,高高帅帅模样,身上还带一丝痞气,引得一些女生侧目。

白梨还记得这人——李尔欢,李家独生女,理昌集团继承人。

那昨把白梨堵在巷子里,扬言要睡她,又被宋轻吓软了女人。

白梨一出校门,就看李尔欢站在自回家要过路上。

绕开吧。

白梨不想再求助于宋轻,也懒得惹麻烦,直接转身,准备绕路。

“梨梨!”李尔欢先一步发现了她,追了过来。

白梨此时背书包,再加上精神状态不佳,先跑也跑不脱。

这里是校门口,人多。

想必应该不出了什么事。

于是白梨也不躲了,大大方方地面对李尔欢。

“李小姐,现在既不适合说早安,也不适合说晚安,请问有何贵干?”白梨抬手勾了下发梢,挑眉看向李尔欢。

此时白梨,还是那件校服,那头黑直发,那架黑色方框眼镜,却与昨拿刀女孩儿派若两人。

李尔欢想那一身肃杀,拿刀抵她脖子,破釜沉舟拿她性命和家人做威胁女孩儿,尚还心有余悸。

“梨梨,我是来道歉。”李尔欢低下头,说道。

语气还算诚恳。

白梨盈盈一笑:“用堵人方式来道歉?”

“不是……”李尔欢摸了摸头,费劲地解释道,“我真来道歉,对不,我混账,不该对你抱那种想法……你昨露那两手是啥啊?看来好帅,我想跟你混,把你当大姐头,你教我两招呗?”

李尔欢这副模样,应该是彻底被震慑了。

白梨放下心来,继续灿盈盈地笑:“不教,我现在想回家。”

“别啊,梨梨,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差钱,刚好我又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你收徒弟也不废啥事儿啊……”

白梨毫不犹豫地继续拒绝:“我不会教人。”

她当不会,那秀操作人是宋轻,又不是她。

她记性好,宋轻夺刀动作她记得分明,动作轨迹也能记住,但要是让她自来,怕是刀都拿不稳。

李尔欢也不再执拗,而是换了方法套近乎:“不教就不教,哦对了,里街那边新开了家高档酒吧,那里调鸡尾酒贼带劲,我今晚请你去试试?”

李尔欢还算有些头脑,知道白梨曾酗酒成瘾,也知道白梨现在济状况喝不高档酒,话说得圆润又诱人。

白梨听“酒”字时候,塞在口袋里手微微颤了颤。

心里像是被羽毛拂过。

这两,她睡眠极差,筋疲力尽,内心无比渴望一次彻底睡眠,或彻底放纵,彻底醉进深渊里,不复醒来也没关系。

那些混混沌沌记忆被封在潘多拉盒子里,只要有人稍稍撬开盒子,就有糜烂回忆涌上来,带麻醉、无知觉欢愉,一切烦恼和痛苦都会在酒精里烟消云散,什么都不剩下。

白梨手指轻颤,最后猛地握紧:“我不喝酒,别再找我了。”

“你戒酒了?”李尔欢怔。

李尔欢从前为了追逐这位白家大小姐身影,从一家酒吧穿另一家酒吧就为了搭讪,看这在酒里浸泡得稀烂女孩儿脱掉所有光环。

李尔欢还以为,白梨在破产后会彻底沦陷,没想白梨居戒酒了。

“那你平时干什么?”李尔欢不禁问道,“还是蹦迪?可我这段时间在迪厅也没看你呀,你也没钱玩赌博吧?难不成在泡网吧?”

“我在学习。”白梨答。

“学习?”李尔欢蒙了,他这辈子没想过要和这两字有瓜葛,更没想过白梨这浪得飞纨绔女孩儿会说出这两字。

“没错,学习。”

“你开什么玩笑?”李尔欢还是懵。

“没开玩笑,我回家学习去了,以后别找我。”白梨趁李尔欢发怔时间,从李尔欢身旁绕过,回家。

李尔欢估计被她要学习豪言壮语吓了,没再追上来。

白梨松了口气。

.

今黑得有些早,临近已有人家亮了灯。

算算时间,现在其他同学应该都在自习了吧,她还在回出租屋路上。从出生现在都是,她一直都独来独往,与同龄人格格不入。

风带潮气打在脸上,她开始思考一些有没事情。

这周开始,一切都很不可思议。

比如这周一奇遇,她回学校打算认真学习,却突得知自身处游戏副。

比如遇了宋轻这女人,怎么撩都撩不动,没劲得要命却又引人好奇。

再比如照镜子就会听吞咽声。

尤其是今下午洗手间里那道吞咽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响亮,像是饥饿兽类瞧见了食物,张开了口,要将她一口吞下,生吃活剥。

白梨心底泛了微妙情绪。

既不觉得恐惧,也不觉得难堪,被盯上被窥视紧张让她有一种自还活兴奋。

她想,她必须把那道吞咽声揪出来。

.

自躯壳有两种状态。

一种是宋轻控制状态,一种是白梨控制状态。

只有宋轻控制身体时候,白梨才能分辨出宋轻一些细微反应,不单听声音,根听不出宋轻情绪变化。

——所以,她要在宋轻控制身体时候试探宋轻。

可那道吞咽声似乎只对白梨灵魂和身体兴趣。

——所以,要让宋轻看白梨控制身体时模样。

这逻辑有些绕,但白梨理清后就想明白了。

同时满足这两条件,很简单,只要把控制权交给宋轻,后给宋轻看看她以前拍照片视频就好了。

这便是白梨新计划。

“呲哒。”

钥匙转动锁孔,门开了,白梨把书包搁在门口,听屋内传来响动。

屋里有人。

“木阿姨。”白梨轻轻唤了声。

“白小姐回来啦,”木阿姨弯腰擦地板,见她回来,撑腰缓缓直身子,“今孙儿被接乡下去玩了,我好清闲,就想过来帮你收拾下房子。小姐吃过晚饭了吗?”

“在食堂吃过了,”白梨走过来,弯下腰帮忙,“别叫我小姐了。”

木阿姨是白家佣人,亲眼见白家衰落,总归不好受,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白梨,只叹了一句:“你这孩子,比以前乖多了。”

白梨笑了笑,想什么:“对了,木阿姨,我以前宅子里用那笔记电脑,后来放哪了?”

那笔记电脑里装了很多东西,照片、视频,什么都有。

“哦,就在你现在卧室衣柜顶上,我看你用不上,就给你捡了,你需要话,我会儿取下来。”

白梨摆摆手:“不用了,我会自拿。”

她跟木阿姨又闲扯了几句,俩人一把屋子收拾完了,木阿姨便道了别,白梨把人送下楼去。

送完了人,白梨转身进卧室,打开柜门,眼睛在里面转了一圈,找了笔记电脑踪迹。

白梨一边搭椅子取电脑,一边道:“宋轻,我看你这么淡定,也不是很急考试事儿,要不放松一下,看点东西?”

“看什么?”宋轻问。

白梨勾嘴唇暧昧地说道:“看美女。”

.

白梨身子骨弱,没力气,从高处取电脑时候手都是抖。

但好歹取下来了。

笔记电脑上蒙了些灰,白梨拿酒精擦了擦,露出漂亮金属外壳。这电脑是她破产前买,那时挥霍得很,买东西都是响当当牌子,价格不菲。

白梨充上电,按了几下,开机了。

她记得里面有大量自拍,还有别人给她照照片,还有一些视频。

白梨随手点开一文件。

“喏,给你看美女。”白梨喊了下宋轻。

宋轻没反应。

“看美女讲究自动手看,我翻给你看多没意思,不如你现在把控制权拿走,好好欣赏一下这些照片和影像?”白梨捻自头发丝转了圈。

这也是明明白白套儿,只看宋轻愿不愿意往里跳。

几秒沉默。

宋轻问她:“我为什么要看?”

好问题。

宋轻不愿意进套儿,那白梨也无从试探。

“你这么冰清玉洁、干干净净女人,就是见了我裸.照,也肯定能稳坐如山,看看美女又不亏……”白梨眨了眨眼睛,哑声音勾她,“除非你心虚,你觊觎我美色,怕露馅,才不敢看。”

白梨随口瞎扯。

其实也只是逞一下口舌之快,宋轻那样女人,不至于为区区一激将法就改变意。

“什么照片?”宋轻突问了句。

“就……美女照片啊。”白梨眨巴眼睛答道。

空气安静了片刻。

宋轻冷不防来了一句:“控制权给我,我看。”

呵,女人。

白梨轻笑一声,放松身体,无比流畅地将身体控制权转交了过去。

再睁眼,白梨身体已由宋轻所控制了。

.

宋轻静坐在电脑前,面若冰霜,冷淡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

目录上有许多文件夹。

“家人”、“野外”、“游乐园”、“晚上”、“在酒吧”、“无聊”……

宋轻没怎么犹豫,点开了命名为“在酒吧”文件夹。

打开后,里面几乎是照片格式文件。

宋轻抬手握住鼠标,没有一张张地点开,而是直接选择“预览方式”-“缩略图”-“大图标”。

屏幕闪烁了一下,一长列文件编码名称变成了许多张缩小照片。

密密麻麻照片,拍是一人——白梨。

有自拍也有他拍,各种不同角度,不同穿,不同发色,不同姿态……

那时白梨,戴隐形眼镜,头发染得绚丽缤纷,有大波浪卷也有复古小卷烫,低领装露出露骨,上面纹黑色纹身,细看是些下流英文单词。

精巧脸蛋上也画浓妆,睫毛膏涂得厚,浓浓眼妆显出几分艳俗,唇上妆点过不同色号不同名牌唇膏唇釉。

看来,比她实际年龄要成熟得多。

白梨自看这些照片,只觉恍若隔世,每张照片都记录她以往那些荒诞岁月,这比任何人语言提醒都来得直接来得讽刺,那些空洞狂欢、烂醉夜晚、身边陪不同人……

白梨甚至都能认出手上那些酒饮名字,稍稍一想,还能回忆它们风味,说出分别生产于哪一家酒吧。

心头又有些发痒。

原来,就算让出身体控制权,单纯处于灵魂状态,也会受酒瘾折磨。

白梨强迫自转移注意力。

她还没忘记自目,那就是让宋轻露出马脚。

白梨把照片上注意力部都转移自身体上,密切监视宋轻一举一动,任何一细微变化都不放过。

而,白梨失望了。

宋轻只是用恒定速度下滑,扫视一张张照片,一点都不动容。

难道自想错了?

其实宋轻跟吞咽声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白梨开始怀疑自想法时,宋轻突顿住了。

宋轻停下了下滑手指,点开一张照片——

照片上女孩儿留直发,发色很深,画很淡妆,趴在酒吧吧台上睡觉。一身黑色露背短裙,露出近乎完美背骨线条,酒吧斑驳灯光打在女孩儿身上,脊背优美曲线消隐于黑色背扣、

细瘦肩膀微微蜷缩,似乎睡得香甜,面对镜头半张睡颜还带笑,毫无戒备,像是误入了酒吧来午睡,偏偏一身黑裙又性得要命,又纯又勾人。

白梨记得这张照片。

这还是去年夏,她厌倦了花哨颜色,把头发染深拉直,也没画浓妆,随随便便妆点就出了门。

如她没记错,这张照片是一位搭讪拍了后发给她。

“咕噜。”

白梨觉自喉咙蠕动了一下,发出了一道清晰吞咽声。

身体控制权在宋轻手里……所以,这道吞咽声是宋轻发出来!

就是宋轻!

白梨没想,答案揭晓方式竟是如此轻松又如此简单,宋轻没怎么反抗就掉入了陷阱,还把最有力证据清清楚楚呈了她眼前。

看来这女人,也不过如此。

白梨忍不住想笑。

区区一张美丽皮囊,就能让这女人失态吞咽出声,表面装得一片冰清玉洁高冷模样,骨子里却肤浅至此,太好笑了。

她还以为宋轻有多难搞定,结和她那些追求也没什么两样。

“宋轻,你也不过如此嘛,我一张照片就能把你勾成这副模样。”

“平日里装那么清高,你可真会演啊。”

“几次吞咽声都是你在作怪吧,还不肯承认,现在证据确凿……”

白梨轻轻地笑,居高临下,揭露宋轻冰冷外表下暗藏欲望,毫不留情。

可是,宋轻没说话。

宋轻一声不吭,只牢牢盯屏幕上那张照片。

白梨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气氛不太对劲,有点说不下去了,声音也渐渐小了。

空气陷入迥异死寂。

这时,宋轻盯那张照片,开始一点点俯身,离屏幕越来越近。

视线里,那张照片逐渐放大。白梨有些紧张不安。

靠近双眼聚焦极限处,宋轻定住了。

依旧面无表情。

下一秒,宋轻面无表情地将舌尖探出嘴唇,对照片,舔舐了一下。

像是野兽瞧上了可口猎物,在计划如何吞入腹中。

舌尖距离电脑屏幕只有不一寸距离,但白梨已无暇关心电脑屏幕如何,她只觉得身发寒,好像自被钉死在砧板上,任人宰割。

白梨再也受不了了,强制夺回了身体控制权。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