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竟被自己的美貌撩到了>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1 / 2)

白梨想通了一件事——

同样身体,注入不同灵魂,是完不同模样气质。

她控制身体,和宋轻控制身体,就是完完两种样子。

说不定,宋轻不但对她有欲望,还只对她控制身体有欲望……

白梨被这自恋想法逗乐了,却又有几分难以抑制兴奋,想要付诸实践去尝试。

新试探计划因此而生,脑海中很快有了雏形,只是要回家了才能开始尝试。

可惜她现在还在学校,只能先这事儿放放。

“叮铃铃!”

上课铃响了。

白梨停下思考,匆忙赶回教室。

进教室门时候,白梨呼吸还带运动后局促,发丝湿漉漉,脸颊上泛红晕。

许安琪抬头望了她一眼,又快速低下头去。

之前上生物课,许安琪都会很活跃地回答问题,可这节课,许安琪一次也没举手,一直盯课一声不吭。

连许安琪同桌都觉得有些奇怪。

.

这节课课后,许安琪又下了位来找白梨:“喂,白梨,你上节课间干什么去了?”

“跑步。”白梨答。

许安琪出言奚落道:“跑步就成那样子,不愧是娇身惯养大小姐。”

“嗯。”白梨没反驳,随便嗯了一声,埋头从书包里找书。

“你以后都准备跑步吗?”许安琪又抛了问题出来。

“差不多吧。”白梨头也不抬。

“大课间去吗?”

白梨顿了顿,迟疑了片刻,才回了:“是。”

“说得好听,那你这娇贵身子,怎么可能坚持得下来?”许安琪面露鄙夷,软软声线外包裹了一层轻蔑,“我时候也去跑,看你出丑。”

“行啊。”白梨没当回事。

许安琪终于回了位置。

.

白梨把下节课要用书摆上桌面,将吞咽声事情先放一边,想下周就要来模拟考试。

心里没底。

虽说任务失败惩罚只会作用宋轻身上,和白梨无关,但白梨仍没有办法置身事外。

她玩过剧情类手游,每一关卡任务都前后牵连,如自人生只是一副游戏,那么任务成败或许会直接左右自人生轨迹。

支线任务“不被劝退”,条件是模拟考试成绩不是班倒数第一,只要完成任务,那么班任就再也不会劝退她了。

这任务,是不是也意味,如她在模拟考试真拿了倒数第一,就会被劝退?

游戏条件机制向来说一不二,触发了条件,就会导向结。

白梨不敢冒这险。

宋轻以生命为赌注,她又何尝不是以人生为赌注?

她人生只有一次,能荒废和改错机会并不多,她赌不。

于是她去办公室找了班任。

“师,我想问下,模拟考试考试范围是哪些呀?”白梨显出乖巧模样,一地请教班任。

“模拟考试啊……”班任抿了口茶,慢悠悠地讲道,“后面我会在班上通知,不过提前告诉你也无妨,目前为止学过内容都在考试范围内,你好好准备就行,别太紧张。”

学过内容都在考试范围内……

白梨在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

高二学生已学了一年多了,那么多内容,要考……

这好像……有点难……

没事,还有时间。

白梨沉住气,见班任心情不错,抓住机会继续问。“下周几考试呢?”

“周一周二考两。”

周一就考……

白梨嘴角僵了一秒。

白梨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问出了她最关心一问题:“我们班上原来倒数第二成绩怎么样呀?”

原来倒数第一是白梨,这点毋庸置疑。

她想要摆脱倒数第一名头,最简单想法就是超过倒数第二。

“哟,”班任语气染上了几分戏谑,“别人都是问排名靠前人成绩,你倒好,来问倒数第二名成绩。”

白梨低头,扮演乖乖女,声音坚定道:“我想一一地超过他们。”

“有志气,”班任裂开嘴笑了,但眼底还是浮了几分看轻意味,“我帮你看看啊,上次月考,班上倒数第二名……”

“……连一线都没过,比一线还低十分,”班任在成绩单上找了名字,故意带戏谑笑意望向白梨,“怎么样?有信心超过他吗?”

白梨嘴角彻底僵硬了。

最近,她在网上恶补了关于高考一系列政策和规则,大概也知道一线能刷掉多少普通考生。

以自现在水平,做不。

怎么也做不。

这不是能力与勤奋问题,时间太少了,让她一才学了一周半吊子和那些勤勤恳恳努力了一年多学生做比较,来就荒唐。

她原先还指望,能有一掉队同学给她垫背。

现在看来,就算是掉队她也追不上。

但白梨还是扯僵硬嘴角,露了笑脸出来:“当有信心。”

班任又对她训了些话,无非是让她放下大小姐架子,跟好学生样子走,安心为模拟考试做准备。还说他说话算数,只要白梨模拟考不是倒数第一,他就再也不劝退了。

白梨盯班任开开合合地嘴唇,连声称是,其实一字也没听进去。

后来班任说累了,就摆摆手让她回教室。

.

“宋轻。”白梨一出办公室,就叫了宋轻名字。

“怎么了?”宋轻问。

还是样子,冰冰凉凉,没有情绪,一点担心任务意思都没有。

“模拟考试怎么办?”白梨深吸一口气。

“努力考。”宋轻不咸不淡地回答。

白梨说出了自现状:“我才学了一周,不可能达一线。”

“那也没办法。”

“你不担心任务吗?”

“担心。”

宋轻嘴上说担心,语气却仍旧毫无波动,哪里有半分担心样子。

“宋轻,你有系统。”白梨提醒道。

“系统没用。”

白梨明白了,这是一场没有意义对峙。

无论系统有没有办法帮她在短时间内提高成绩,宋轻都不会用在她身上。甚至讲题都只是为了换取每一小时控制权,除此之外,宋轻根没管过、也不会去管她学习。

她不会让宋轻代替她参加考试,宋轻也不会给她太多帮助。

她和宋轻各有底牌,却又都寸步不退。

宋轻大概应该还藏不少暗牌,如此不慌不慌,必定有所准备。

那就宋轻亮牌吧。

好白梨也好奇,宋轻打算怎么通过这支线任务。

白梨一点点褪去了严肃谈判姿态,换上轻佻笑意,轻车熟路地撩道:“宋轻,你都占有过我身体了,怎么还这么冷漠?”

一句阐述事实话,被白梨加工得分外暧昧。

宋轻照旧没回应。

没劲。

白梨收敛了笑意,走出楼梯口,眯眼,望办公楼外月明媚阳光,将手插入校服外套口袋中。

她倒要看看,谁耗得过谁。

.

单靠自,想要在下周一冲刺一线附近,是一件根不可能做事。

当,用些歪门左道办法,或许能制造一比白梨更低分“倒数第一”出来,但白梨不屑于用,她不可能一辈子都靠贬损别人去往上爬。

所以,那名为“不被劝退”支线任务,白梨是不可能靠自完成。

想通之后,白梨放松了下来。

她之前一直惦记模拟考试,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短时提分和应试技巧上,反而有点打乱自学习节奏。

现在她放松下来,开始拟定长期学习计划。

至于这任务失败风险和后,就让宋轻这女人担心去吧。

.

白梨在整理学习计划时候,班上了一小阵骚动。

“来来来,跟你们说事儿。”一男生走进教室,是班上体育委员。

“什么事儿啊?”

体育委员见周围有人凑上来了,便压低声音:“我刚去办公室,想找班任商量后面运动会,结看白梨在找班任问问题……”

“白梨?这女没事儿去找班任干嘛?”

体育委员连忙继续道:“你听我说呀,她居……居跑去专门问师,上次考试倒数第二考了多少分,还说要一一地超过去……妈笑死我了哈哈哈!”

“卧槽,这女觉得倒数第一位置不自在,想当倒数第二来了?”

“哈哈哈太顶了,专门去问倒数第二……”

“倒数第一造反想当倒数第二,笑死了哈哈哈哈……”

体育委员又道:“我跟你们讲,白梨好像跟班任打了赌,要是白梨下次考试不是班倒一,班任就再也不提劝退她事了。”

“就她?这女才上了几学啊,也就死记硬背强点,模拟考卷子可不是背背教科书就能会做,她不是倒一谁是倒一?”

“之前浪成那鬼样子,认真学几就想翻身?”

“就是啊……之前她浪成那样……”

体育委员也被带了情绪:“反我瞧不白梨,今我放话了,她模拟考不是倒数第一,我就直播跳脱衣舞!”

这话一出,哄声不绝于耳。

来有些没关心这边动静学生,也被牵扯了注意力。

不过一会儿,班都知道了——

白梨想超过倒数第二。

白梨如不是倒数第一,体育委员会直播跳脱衣舞。

一时间处都是调侃和打趣声。

.

动静离白梨还有点远。

白梨安心做手头上事情,没有分心去关注这些。

许安琪却坐不住,打断了她:“喂,你行不行啊?”

“什么行不行?”白梨偏过头。

“模拟考试,你底行不行啊?不会真又考倒数第一出来吧?”许安琪嘲弄道。

白梨坦答道:“很可能。”

“你……”许安琪有点急了,“你是废物吗?要是考了倒数第一,班任非劝退你不可!你自笨学不来,之前要你有不会可以问我,你也不来问,被劝退了就是活该!废物!”

许安琪说完,似乎还不解气,连骂了好几句“废物”。

白梨来还沉浸在自思绪里,现在已被许安琪喧闹所打断,她眯眼道:“劝退就劝退啊,我无所谓。”

许安琪更气了,憋了半,憋出一句:“你还有没有骨气啊?你真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我不担心,在担心人是你。”白梨意有所指。

这几句话,不只是说给许安琪听。

更多是说给宋轻听。

白梨就算模拟考没考好,就算最坏结出现,她被劝退,后其实也没那么难以承受。

换名声差点学校,可能手续折腾点,学习氛围差点,师资差点,但她照样能参加高考,损失在可以接受范围内。

但宋轻不一样。

离开这学校,两支线任务和一线任务都会失效,必会影响整副脉络,宋轻不会让这样事发生。

白梨想给宋轻施压。

不过以宋轻那冷淡性子,面对所谓压力怕是不会有任何心理波动。

真是难搞定女人。

可许安琪并不知道白梨意有所指。

许安琪像是被戳破了心思,脸“唰”得一下红了,气急败坏道:“我担心你?你在说什么胡话,真给自长脸,我只是想看体育委员跳脱衣舞而已。”

白梨对那位身材壮硕体育委员脱衣表演毫无兴趣,许安琪安静下来,白梨也收回了思绪,继续做自学习计划。

.

当中午。

白梨吃完饭后,没再钻进学海遨游,而是去了趟学校超市,买了软软枕垫。

而后她哪也没去,抱枕垫回了教室,把枕垫摆在书桌上,将头埋进软软枕垫中。

来晚上就没睡好,现在趁中午眯一会儿觉,睡不也没事,休息一下实在惬意。

睡了没多久,一道冰冷声线打断了她惬意午觉。

“胳膊麻了。”

说话是宋轻。

白梨这才想来,宋轻与她共用知觉。

“麻了就麻了。”白梨在将脸在软乎乎枕垫上蹭了蹭,不想动。

“会难受。”宋轻冷冷地陈述事实。

“不想动嘛……要不你哄哄我,或给我唱摇篮曲,那样我就勉强来活动一下胳膊。”白梨熟练撩人,声音窝在枕垫里,含含糊糊,像撒娇。

宋轻那边没声音了。

无趣女人。

白梨在心里默念,偏过头继续睡。

睡不。

她在床上都休息不好,换成趴桌子,自也睡不,只是枕垫毛茸茸太软乎了,白梨也软在桌上,相当放松舒服。

这姿势一直维持下午上课。

白梨坐来时候,有条胳膊已毫无知觉了,她试图动了动那条胳膊,剧烈酸麻袭击上来,白梨倒抽了一口凉气。

“宋轻,你也觉得吧?”白梨一边抽凉气,一边不忘撩那女人,“你现在在我身体里,和我一享受酥麻快。”

“觉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