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章 第六章(1 / 2)

白梨背完后,噙着笑,静静等待着宋轻的反应。

从进校到现在,宋轻这女人一直都冷得没有一丝情绪,无悲无喜,好像被封死的城,沉在黄沙底下。

风吹雨打,也不露破绽。

这女人越冷淡,白梨就越是好奇——

好奇这块冰漾出水花的模样,好奇将她封死的围墙撕开后的内里。

白梨很少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大的兴趣,可莫名其妙地,就是想听宋轻的声音里出现情绪的波澜,想听这个女人笑,想听她哭,想听她惊讶,想听她绝望,想知道她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的狼狈样子。

这可比撩一个陌生美女撩到脸红要有意思得多。

现在,白梨就很希望宋轻能给出哪怕一点惊讶的反应。

哪怕一点也好。

然而并没有。

宋轻只是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你用声音记忆的吗?”

这明明是一个问句,但用宋轻那种缺乏情绪、缺乏起伏的声线说出来,生生成了一句陈述句。

白梨心里掠过一丝挫败。

转瞬即逝。

“嗯,”白梨轻轻应下,而后几乎是惯性地扬着嘴角,捻着笑意,用带了气音的微哑嗓音轻悄悄地说,“喜欢你的声音,所以想把你说的每个字都记下来……”

此话一半真,一半假,白梨张口就来,轻车熟路。

这是白梨惯用的撩人伎俩。不过由于双方存在形式的问题,白梨没法用上肢体语言,效果打了点折扣。

白梨不确定这套流行于人类风月场的伎俩对这个女人是否适用,毕竟,宋轻到底是不是人类都成谜。

这个叫宋轻女人有人类的声音,会人类的语言,有一个人类的中文名,也熟知人类的思维和文化。

却唯独没有人类的情绪。

意料之中,宋轻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冰冷地回了一句:“很好。”

就只有这两个字——很好。

什么很好?

是夸赞她的记忆力,还是在嘲讽她不自量力的撩拨?

这个回复的含义过于暧昧模糊,白梨想不透。

她们的谈话就这样断在这里。

宋轻没再出声,白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剩下大片大片沉默的空白。

谈判还没有得出结论就这样戛然而止。

“嘶…”

白梨的胃部传来一阵清晰的抽痛,她倒抽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保温杯,浅浅地抿了几口热水。

饭点过了还没吃饭,就会胃痛。

过去的混乱作息和肆无忌惮的泡吧饮酒,赏她了一个千疮百孔的胃。

白梨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饭盒上。

之前本想着边谈边吃饭,就把饭盒敞开了,结果谈着谈着,完全忘了这盒午饭了。表面和空气接触的那些饭菜已经凉透了,白梨用筷子把凉了的菜扒开,咽了几口里面还算热腾的白米饭,胃还没填饱,就已然失去了胃口。

她一向如此,胃口差得可怕。

以前靠着各种补剂才能身体正常的营养需求,现在没那个经济能力,她只能强迫自己吃饭。

过去16年,她透支得太多。

不只是荒废的学业,还有在各种娱乐场所不眠的夜晚,成熟的穿着打扮伪装了她年龄,她踩着高跟鞋,尝遍了各色酒吧的各色酒品,她和不同的人搭讪调情,直到喝得神志不清被自家保镖接回去,浑浑噩噩,漫无目的,白夜与黑夜颠倒,一切都埋没在混沌的知觉中。

学校里关于她的那些传言,大多是虚构,但也并非空穴来风。

那是有天她在酒吧喝得烂醉,一边勾着调酒师的脖子,一边明艳地笑,把旁边同样买醉的年轻女孩儿逗得满脸通红。

这个场面不知被谁拍了下来,放上了学校论坛,还打印了一份在她的班上人人传阅。

自此,一中开始源源不断地传出关于她的那些流言,说她男女通吃,左手一个男朋友,右手一个女朋友,换人比翻书还快。

过去的荒唐和挥霍,给现在的她留下了堆烂摊子,除了被糟蹋得稀烂的名声,还有一具稀烂的身体。

一具才16岁的身体,胃病、失眠、中度酒精依赖。

破产前还有一层风光的金玉在外,现在就只剩败絮其中了。

不过也没那么糟,她还算有点底线的——没碰违禁药品,也没让自己从哪张陌生的床上醒来。

白梨自我安慰地笑了一下,而后把剩下的有余热的饭菜一点一点塞进嘴里,吃完后就着杯子里的水吞了两颗药。

后面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下午一节自习,一节生物,一节班会。

自习课的时候,白梨把生物课本拿出来看,下节就是生物课,希望能在课上跟上课堂节奏。

她落下的内容太多,课本上有大量她不认识的新鲜名字,不能查手机,她只能去问宋轻。

“这个NADPH是什么?”白梨把声音压得极低。

“一种辅酶,水光解的时候作为氢元素的传递体。”

这句话似乎涉及了更多的新名词,白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问。

她沉默着思考,过了好一会儿,问了一句:“……氢元素是什么?”

宋轻:“……”

中午的谈判被断在一半,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也没有任何口头的协定。

白梨没有接受宋轻的条件,宋轻也没有表示退让。

当时,白梨还以为谈判破裂了,要撕破脸了,想着宋轻会不会继续像上午一样对她不闻不问。

结果没想到的是,宋轻居然愿意回答她问的那些学习上的问题。

既然宋轻愿意答,白梨也就不客气了,不懂就问。

她问什么,宋轻就答什么。

白梨越问越紧,一半心思是真的想解惑,另一半心思则是想看看能不能把那个冰块般的女人逼出一丝裂痕。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