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73章 第七十二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3章 第七十二章(2 / 2)

叶濛有恼地捂住胸口,“干嘛呢。”

他笑了下,另只掸着烟灰说,“这是买了几件?好像就见你换?”

换做平时叶濛肯定毫不留情地上揍他,但今天无论他做什么,她都办法对他生气了,不光是感动于周雨那话,是知道他心情不好,连说话都吊儿郎当的,是压着火的。

“你看腻了?”

他把玩着,居然还老实地点点头,“有点。”

叶濛跨坐在他身上幽怨地看着他:“……”

李靳屿大剌剌地仰在沙发上,颈托着,几乎是看到天花板的弧度,他烟递到嘴边抽了口,眼神垂着,是直看着她的,半笑不笑地慢悠悠吐了个烟圈出来,然后夹着烟搁在沙发扶上,居然从她解开的衬衫扣里穿进去,摸到她的腰顺势她压到自己身前,两人鼻息贴着鼻息,低头看她:“生气了?”

“怎么可能。”叶濛笑了下。

“开玩笑的。”

“有那么容易生气吗?”

李靳屿慢条斯理地抽着烟,眼神看着她,上还在继续,轻重不地,说话。

叶濛受不住被他这么摸,低头含住他的喉结,那戳人的骨感抵上她的舌尖,心头又是阵麻麻的,她是第次发,‘想’这件事,不是遥隔千里,即使在他怀里,她仍是想李靳屿想得发疯,闷闷地出声询问他:“你累么?”

李靳屿副无所谓的样子,低头看她:“还行。”眼神同她心照不宣对视眼。

他人懒散地靠在沙发上,运动服拉链已被她拉开,里头什么都穿,胸肌,腹肌丘壑分明,览无余,还有那条性感分明的人鱼线,他裤子拉得有点低,人鱼线几乎完整地暴露在她面前,性感又张狂。隐隐能看见——

叶濛脑子嗡嗡然炸,却听他又补了句。

“不家里套。明天?”

叶濛二话不说堵住他的嘴,舌尖滑进去。彼时时针走向点半,客厅里的电视已被关掉了,取而代之得是密密的激烈接吻声及唾液交换声。月光穿疏疏密密的树梢,在客厅的落地窗外落下斑驳的光影,直到那灯关,那墙头另端的狂风暴雨亦或者是春和景明都统统与他们无关了,至沉溺在彼此给的温存里。

隔壁屋,周雨似乎听见了细微的声响,浑若未觉地翻了个身,揉揉眼睛继续睡。

两人纠缠在沙发上,李靳屿温热的气息贴在她耳边,有紊乱,叶濛心跳是前所未有的快和猛烈,带着明目张胆的刺激。窗外的树叶水都快沥干了,底下留下滩洇湿的痕迹,墙头垂着的叶片在绵绵细雨的洗涤后,似乎变得更加饱满和鲜嫩。

夜里格外静谧,落针可闻,两人的接吻声响变得格外缠绵和暧昧,别说李靳屿,连叶濛听在耳朵里都觉得他俩有点如饥似渴。可此刻,她只想这么吻他,用尽她全部的力气。

李靳屿整个耳根都是红的,叶濛伏在他身上,迫使他仰着头同她密密接吻,她甚至还停下来坐在他身上,李靳屿靠在沙发上,眼神隐忍深沉地地看着她喝了口水,直到叶濛低头含住他的唇给缓缓喂进去,然后又停下来,看着李靳屿滚动的喉结,乖乖咽下去。她心跳疯了样,整个人发烫,喃喃在他耳边问:“好喝吗?”

“嗯。”李靳屿这种时候都乖得不行。

叶濛受不了他这副任她蹂/躏、欺负的病娇样,心跳如撞钟,惶惶憧憧,大脑里流转着嗡嗡响的余韵,心尖发着麻。她捧住他的脸,嗓子都哑了:“还喝吗?酒柜里还有酒。”

“好。”

他眼神暗沉,压抑,却还干净清澈,好像墙头那月光,背后压着狂风暴雨。

喂了两杯酒之后,两人身上简直是摩擦的火球,叶濛觉得自己要着了。血液在身里疯狂地冲撞着,她饱含深意地看了他眼,然后慢慢从李靳屿身上爬下去,直接跪在他两腿之间,抽开他的运动裤绳,李靳屿蓦然怔,才察觉到她要做什么,下意识拿捏住她的下巴,嗓音暗哑,“干嘛你?疯了?”

叶濛拍他:“撒,让试试。”

李靳屿捏着她的下巴不肯撒,力道反而又重了,迫使她抬起头,“你给起来。”

叶濛发他其实是害羞,耳根红得不像话,“了这村就这店了,你确定你不要?”

“……什么突然?”他眼睛红红地低头看着她,眼神明明是兴奋的。

她边解开他的运动裤,边说:“不是突然,是听人说,有男孩十几岁就感受了,就挺难的,的宝贝,十几岁还女朋友,还被个人丢在美国。”

李靳屿松了,敞着腿,靠在沙发上,有心虚地别开头,好像有点卖惨头了。叶濛不会他在美国是个写作业写出老茧的乖乖仔吧?那可就误会大了。美国开放式教育,课外活动时间远远多课堂的授课,他大多时候,都跟那不良少年在混,抽烟喝酒打架。

他想说:“在美国…其实还……”其实还挺不错的,在都还偶尔怀念那边的威士忌。

李靳屿是打算实话实说的。

谁知道,叶濛已有了动作,极尽温柔,她甚至还抬眼看着他,说不出的春情,还不忘回应他的话:“嗯?”

那瞬间,李靳屿后脊背发麻,全身的神好像在那瞬间疯狂跳起来,贴着他的头皮和心跳。

操。去他妈的。

“其实还挺惨的,”李靳屿仰着脑袋靠回到沙发上,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刚去的时候其实英文不好,买个三明治都磕碜,不愿意跟人交流,有时候就个三明治吃三天。”

神他妈个三明治吃三天,刚去的时候英文虽不如在这么好,但好歹在众国学生算是脱颖而出,连校长都对他赞不绝口,怕他不习惯当地的饮食,还特地给他介绍了几家价美物廉的餐馆。而且,当时那个学校国人非常多,北京就有帮孩子,男男女女都有,确实吃不惯当地的菜,好在那时候有个寄宿家庭的妈妈愿意给他们做饭,他们那伙人便每月交笔钱给她,吃得倍饱。

三明治,不存在的。

“你怎么这么可怜。”叶濛深信不疑。

“事,都去了,”他不要脸道,随之闷哼,“轻点。”

……

周雨是觉睡到天亮的,压根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只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发客厅的沙发有点乱,他还纳闷昨天睡前不是刚收拾么,怎么又给弄乱了。叶濛跟李靳屿已起来了,他的那位酷似南韩偶像的靳屿哥,此刻正顶着头凌乱的头发靠在厕所门口,闭着眼睛,后脑勺仰顶着靠在墙上,里头是宽松的睡衣睡裤,外头囫囵罩着件衬衫,敞开着。显然是副还睡醒被人强拽起来的样子。厕所门关着,应该是叶濛姐在里面。

这俩是大早上起来秀恩爱?上个厕所都要老公在外头守着吗?

啧啧。

“靳屿哥。”周雨乖乖打了声招呼。

李靳屿懒洋洋地嗯了声,睁眼,表情倒冷淡,问他:“上厕所?”

周雨忙说,“不,出去买个早餐,叶濛姐要吃什么,记得她是南方人,应该喜欢吃豆浆?”

李靳屿看了眼门里头,插裤兜里,真想了想说:“买点别的吧,她今天应该喝不了豆浆。”

周雨啊了声,“那酸奶?她不舒服么?酸奶可解解腻。”

“不要,”李靳屿说,“买碗黑米粥吧,别买白的。”

“好,别买白的,别买白的。”周雨碎碎念着,糊里糊涂地走了。多会儿,厕所门开了,叶濛有虚脱地靠在门口,脸贴着门框,李靳屿侧身,拿肩顶着墙,双抄在兜里,低头瞧着她,笑着:“还难受?”

叶濛点点头,掀着眼皮有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昨晚喝了酒感觉,不知道什么早上起来就……突然……觉得反胃?”

“谁要你吞下去的。”李靳屿笑得不行。

叶濛瞧他会儿,看他副老神在在、置身事外的样子就气不打处来,撅着嘴凑上去,“宝贝,亲下。”

他头后仰,表情嫌弃地躲开:“不要,觉得恶心。”

叶濛炸毛,“李靳屿,你自己的东西!”

李靳屿丝毫不所动,甚至坦坦然地点点头,副随你怎么说的样子,他说不要就是不要,“嗯,不要,不亲,你今天别碰,谢谢姐姐。”

“……”

第二天早,周雨刻耽搁,叫了货运准备把行李先运走,李靳屿和叶濛两人坐在开放式的厨房餐厅里,姿态差不多懒散地靠着,面前各摆着碗黑米粥,叶濛好像什么胃口,有口口地怎么吃,拿着李靳屿的机在刷微博,李靳屿则吃了半,靠在椅子上,跟他有搭搭地聊闲天,大致就是告诉他,北京有哪小胡同巷里的东西正宗好吃还便宜,哪是专门骗外地人的。

“你要实在不知道吃什么,就去牛街,那边差不多都是老北京。”他说。

“好,记住了。”

“不约女孩子还是尽量下馆子,绅士点。”

“好!”

叶濛剥着鸡蛋,头不抬地插嘴说:“宝贝,给抽张纸。”

李靳屿抽着烟,很不要脸皮地冷淡说:“了。昨晚用完了。”

“……”

“对了,方雅恩又结婚了。”叶濛想起来说。

“厉害。”

叶濛把鸡蛋塞嘴里,语气囫囵,倒听出超级羡慕:“真的,是个弟弟,听说这次这个真的超难泡。”

“是不是好泡了?”李靳屿突然觉得,靠在椅子上,斜眼睨着她。

“……”

叶濛半口鸡蛋噎在嘴里。

个很平静的早晨,窗外蝉鸣,金灿灿的光落在地上,万物都辽阔分明,爱恨变得浪漫而明朗,所有的情绪似乎都消散在这细枝末节里。

周雨离开的时候,悄悄替他们关上门。

其实那次在车上,周雨靳屿哥怎么得是个含着金汤勺出生养在城堡里的金贵小少爷,根据他往的验来说,这样的男人,长得越极品,越有钱,性格越差,什么话脏,什么话侮辱人,就捡什么话说,至少他们学校当时的富二代就是这样。然而他想到,李靳屿比另外两位富家小开更随和,更好说话。他甚至主动问他跟姐姐是怎么认识的,他身上有那种人情世故的老道,就是透着种万物不喜的孑然和冷淡,但跟他聊天,便会知道,他随性又礼貌,当得起少爷,沉得下平庸。真真是人间第流。

其实那天他们在车上聊了很多,靳屿哥还告诉他北京哪里的豆汁最好喝,哪家豆腐蛋糕最正宗,还挺真诚地劝他,吃北京烤鸭千万不要去全聚德。

再见啦,人间第流。

再见啦,叶濛姐。

山水迢迢,们把所有的理想和热爱都写进风里。

祝艳阳都漂亮,云层都高飞,小鸟都自由,星河都辽阔,灯火长明,未来的每天,都浪漫至。

“李靳屿,有多爱你,这个世界就有多爱你。”——叶濛。

(正文完)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