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73章 第七十二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3章 第七十二章(1 / 2)

李凌白多次要求要见李靳屿。

李长津去趟,叶濛去两趟,就连钭菊花都跟她3QC视频次,但叶濛始终让她见李靳屿。

“是他不愿意见?”她穿着囚服,隔着那面玻璃,看起来面色冷然。

探监室里的墙格外高,叶濛仍是那晚的黑色西装,袖子捋到小臂处,靠着椅子,在束满是粉尘的昏暗光束里,摇摇头,告诉她说:“不是,是们有告诉他,外公有告诉他,奶奶有告诉他你想见他,甚至连梁运安、方局长,温延,们都在尝试保护他。怕你再说出让他难堪的话。”

李凌白浑身颤栗,倒不是懊悔,只是觉得自己曾怎么甩都甩不掉的东西,怎么忽然就有大帮人护着。

李凌白喃喃地问:“李卓峰怎么样?”

“你,他在学校里已有朋友了,所有人都知道他妈妈是个杀人犯,有人愿意跟他做朋友。外公准备下个月带他回英国。李卓峰不愿意走。”

李凌白闭了闭眼,睫毛微微颤着:“让他走。”

顿了顿,叶濛接话,狱警始终面无表情在旁边立着。

而后,李凌白又开口:“你跟李靳屿什么打算?”

“几天回宁绥,至于未来,想你应该不关心,不还是打算告诉你下,准备生三个小孩,跟孩子们会非常非常爱他,”叶濛站起来说,“还有,你下次如果再闹着要见谁,是人会来看你了。”

李凌白那瞬间有模糊,她感觉自己已分不清实和梦境,看着叶濛的脸,她觉得遥远像是汇聚在时光尽头的幻象,然后脑倏然闪几道白光,不知道什么,那道白光,变成了李思杨他爸的脸,脑的画面似乎渐渐清晰起来——那时候她好像还在上大学,她看见校门口那棵熟悉的老槐树底下道穿着白衬衣的身影,很温润。虽然长得般,成绩平平,但他是她见最温柔的男人,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画面切,突然变成了李明轩的脸,切噩梦的开端。

-

八月的雨格外绵长,风雨飘摇,绵雨如针,绿叶上盛着蓬蓬雨珠,站在棉柔的雨幕下,整座城市就像幅道不尽儿女情长的缱绻画卷,风温柔,茎叶缠绵。

那晚从警局回来之后,叶濛直接带李靳屿回了丰汇园,有回李长津那边。两人坐在保姆车里,夹在细雨朦胧的车流点点挪着,叶濛跟李长津通完电话,转头看了看仰着脑袋闭眼靠在座椅上言不发的李靳屿,视线缓缓从他干净突起的喉结挪上去。

那几天李凌白,他心情不好。连眉头是紧紧拧着,叶濛锁掉机,顺势用探了下李靳屿额头的温度:“不舒服?”

“有,”李靳屿直起脑袋,那双干净像小鹿样的眼睛侧去看她,“外公说什么?”

叶濛同他对视会儿,然后别开头看向车窗外:“说什么,让你好好休息,他说他要回趟英国。”

李靳屿哦了声,靠回去,头继续仰着,盯着车顶半晌后忽然开口说,“们在北京待阵吧?暂时不想回宁绥。”

叶濛再度回头,男人喉结微微滚着,那道疤冷淡又疏离,她的思绪仿佛飘回两人刚认识那会儿,她当时万万想到,那个在湖边看起来对女孩的搭讪游刃有余、神似海王的男人,其实是这么冷淡压抑的。

叶濛看着他,久久才嗯了声。

沿路静谧,两人影子被月光拉长,拖在地上慢慢前行,交叠,看巷子里,盛绿的树叶挂在墙葛下,墙角静静开着两株花,月光沉静如水。切似乎都怎么变化。

丰汇园这套房子他们有日子回来了,拐进巷口,便看见院子里那棵开满了小红灯笼似的石榴树,叶濛心情舒畅了,她双紧紧抱住李靳屿胳膊,仰头看他说:“等这果子结了,给你炒石榴果子吃,好不好?”

李靳屿睡了路,人很惺忪,双抄在兜里慢悠悠地往家走,在昏黄的路灯下,低头瞧她,在南方这么多年,好像听这东西,笑着问了句:“炒什么?”

“石榴果子,你吃吧?能炒青椒和黄豆,前小时候奶奶说,秋天吃这个,能去湿气,南方会拿这个当药引子吃,”叶濛好奇地看着他,“你们北方这个吗?”

“北京有,”李靳屿想了想,又严谨了下措辞,“可能听。”

“炒给你吃啊。”

两人走到门口,李靳屿仍被她抱着臂,另只从兜里拿出来,边把密码锁的盖子滑上去准备摁指纹锁,边漫不心地跟她搭话,懒懒地说,“不要,怕你把厨房炸了,厨房炸了就算了,把你炸伤了就是多此举,你给离厨房远点。”

“啪嗒”声,他把密码锁开了,叶濛正要同他据理力争的时候,却听见院子里头传来洗衣机轰隆隆的运转声,两人互视眼,下秒,忽见客厅里晃道干瘦的身影,叶濛脱口出声:“周雨?”

周雨是怔。想他俩今天会回来,脑门子惊讶,眼神却兴奋:“叶濛姐,老板,你们回来啦!“

“哦,你还活着。”李靳屿不咸不淡地关上院门。

周雨:“……”

屋内被他收拾的干二净,边边角角都反着光,灯开得亮,还挺扎眼。叶濛坐在鞋柜上,脱掉高跟鞋光脚踩在地上迫不及待问周雨:“你这阵子去哪了?”

李靳屿则漠不关心地靠着玄关处的墙,弯腰从鞋柜里把叶濛的粉色拖鞋拎出来,丢到她面前,“先穿上。”

叶濛心不在焉地套上拖鞋,眼神还在周雨身上,“还家里人呢。”

周雨看了眼那个冷漠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心想,靳屿哥拿他当挡箭牌这事儿要是被姐姐知道,姐姐估计又要生气,还是别说了,他绞劲脑汁地想,最后磕磕巴巴道:“,回广东了。”

说完了,看了眼李靳屿,后者根搭理他,自己换了鞋直接插着兜回卧室了。

周雨暗暗松了口气,可不想他俩再他吵架了,又强调了遍:“对,回广东了。”他后来确实回了趟广东,不算撒谎吧。

叶濛进去倒水喝,倚着开放式厨房的流理台,随口问了句:“你回广东做什么?”

周雨回头瞥了眼客厅墙角处的行李包,支支吾吾地说:“把行李都拿来了,…………打算留在北京。”

叶濛视线顺去,这才注意到客厅墙角处丢着几个五彩斑斓的行李麻袋,有点不可思议地抿了口水:“你打算留在北京?”

“姐,额……你别想多,打算住在这,已找好工作了,而且老板预付了工资给,在外头租好房子了,这几天就是来帮靳屿哥收拾下屋子,然后把指纹删掉,顺便跟你们道个别,想到你们这段时间直都回来,才在这直等的。”周雨忙解释道。

叶濛见他紧张兮兮的样子,正要说住在这事啊,反正她跟李靳屿该做什么照样做。却只听身后传来懒洋洋地声音,“你这脑子能找什么工作?”

周雨回头,李靳屿身上衬衫扣子有颗颗地零零散散解得差不多了,皮带抽掉了,房间内昏弱的淡黄色光线下,隐隐可见腹部凸起的平薄腹肌,他似乎准备去洗澡,脖子上挂着毛巾,两揣在兜里,懒散地倚着墙看他。

周雨当然好意思说,他找了个家政,其实就是男保姆。万事开头难嘛,等他攒点小钱之后再看看能不能做点别的。

李靳屿从他的眼神里猜猜到了,说什么,转身进厕所前丢下句,“跟姐姐段日子要回宁绥,你留在北京正好,这房子周来帮打扫次,给你工资。”

周雨羞赧地挠挠脑袋,他还哪好意思要工资:“不要不要,周来次就行,不用工资,你们帮够多了。”

“你记得姐姐帮你就行,跟关系。”说完便关上门。

周雨知道李靳屿这话什么意思,就是后有了出息定要记得报答姐姐。

老板这人就是这样,除了姐姐,最好谁都别惦记他,他嫌麻烦。

虽然说靳屿哥二十七了,可是那张脸看着就跟二十出头似的,白嫩白嫩的,特别干净,笑起来其实很张扬。不他很快就会在所有人都意识到之前收起来这股张扬劲。周雨虽然无法完全与他感同身受,但多少能知道他什么这样——这是从小在家庭冷暴力下长大的小孩,特有的察言观色和小心翼翼。

周雨想起几个月前第次在机场见到他,是真的惊艳,就好像他灰扑扑的世界里,突然出副色彩分明的画卷。靳屿哥特别像春意最浓时,树梢头上最茂盛,最鲜绿,甚至还带着露气和春水的那片叶子,干净明亮。

他从见长得那么标准的男人,就好像把行走的标尺,看得再顺眼的男人,哪怕往他旁边站,哪哪都缺点意思。不论从身高还是身形腿长,五官等等来说,当下把他们都衬得黯然失色。

长得标准,反而在乍眼瞧得时候,会觉得是个普通帅哥,但凡仔细再瞧眼,就会被不自觉地吸引住。叶濛姐说当初第次见他是这种感觉,不仔细看就是个普通帅哥,但越看越觉得他不普通,很惊艳,甚至堪当人间第流,她那时候深深觉得,这样的人,她不会再遇到第二个。

周雨来他是最好骗的个。却想到,他不同于勾恺的高冷算计,不同于邰明霄皮脸的插科打诨,李靳屿就算插科打诨是透着股真诚。周雨好几次都差点被他骗了。比如被李凌白绑架那次,靳屿哥让那位AK47大哥不要碰他的灯笼须须的语气,听着是开玩笑,但其实是格外的诚挚。

是,涉及到姐姐的事情,他从来不开玩笑。说来很奇怪,周雨见很多外表比靳屿哥更有男人味的男人,腹肌贲张,胸肌健硕,青筋脉络夸张地凸在皮肤表面外,看着很有安全感,拳能打两个他。可都有李靳屿这个长得像南韩偶像的男人,给人的安全感来得强。

周雨感天动地地想,就算冒着被靳屿哥打的风险,还是得告诉姐姐事。

“叶濛姐。“周雨鼓足勇气开口。

叶濛其实已有点心不在焉了,喝着水,满脑子,是李靳屿方才解了衬衫扣靠在墙上的样子,她有漫不心地嗯了声。

周雨郑重其事的表情,让叶濛下意识收了心,准备放下的杯子洗耳恭听,却只听他缓缓开口说:“其实那天在厕所,他对马猴做什么,他好几次想动的,最后都忍住了。他说他怕你不高兴,怕你生气,怕你不理他。”

叶濛端着杯子动,整个人狠狠怔。

月色安静无声地铺在地上,好像透着世俗的平静。猫在墙头叫着春。

周雨抬起眼皮悄悄瞥她眼,观察着她的神色,继续道:“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马猴那件事之后,你们不是有很长段时间见面。”

片刻后,叶濛的大脑稍稍恢复转动:“嗯,他说他被他妈妈盯上了,让暂时别找他。”

周雨正地重重点着头,“对的,他确实被盯上了,还有个原他可能告诉你——那段时间他在看心理医生。”

叶濛愣,马上放下的水杯:“什么时候?”

“就是马猴那件事,别,别紧张,在好多了,”周雨摇摇头,看着她说,“那天你俩在天台吵架,回家又和好了,但是第二天在你走之后,他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自己的问题。他问他是不是对你的事情敏感了,”说到这,周雨苦笑:“说实话,那个时候有像在这么了解他,当时还是挺怕他的,甚至还觉得他有时候有点霸道和幼稚。那段时间他就自己个人吃药看病,觉得他挺可怜的,好像身边个理解他的人。”

所有人都觉得他幼稚,霸道,可有人尝试着站在他的角度理解他,他个自封闭了五六年的人,能成熟稳重到哪里去。

周雨越想越觉得靳屿哥可怜,觉得自己要哭了,吸了吸鼻子看着窗外,那会儿雨停了,藤葛垂垂的墙头,清淡的余晖铺洒着,藤叶随风轻轻晃荡,雨水顺着树叶的络缓缓往下滴落,地面湿泞洇晕,空气难得清新干净。那只常年偷看李靳屿洗澡的小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蹿上了墙头,悠悠的趴着,偶尔杵着两只前爪,伸了个拦腰,周雨看着那只猫,小声地说——

“叶濛姐,你别看年纪小,但知道很多男人的想法,有男人是善于哄骗女人的渣男,但是靳屿哥绝对不是,他比他嘴上说得更爱你。如果他说他想你,那定是他很想很想你,如果他说他想你想得快疯了,你最好要马上去见他,如果他说,他爱你——那你记得把这句话再乘上三千遍。”

-

那晚,李靳屿这个澡洗了近两个小时,等他出来的时候,已近凌晨点,周雨早已呼呼大睡。他的那五彩斑斓的行李麻袋都整整齐齐的堆在门口,似乎是打算明天早就走。叶濛还坐在沙发上边看电影边等他,边泡了两桶泡面都凉了,电视机屏幕幽蓝色的光照在她身上,看着神采奕奕,还挺精神。

李靳屿头发还吹,湿漉漉、乱糟糟的堆在头顶。他身宽松黑色运动服,宽松的长裤加上拉链拉到顶的运动上衣,不知道什么,叶濛有点想起在湖边刚遇见他的那晚,好像是这样的打扮,有少年人的干净阳光,又莫有种不容人侵犯的禁欲冷淡。其实看着很有味道,有点南韩偶像的感觉。他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边走到叶濛身边坐下,“不困?”

叶濛抱曲着两条腿着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发这个男人洗完澡好像又白了个度,有点奶白奶白的,她又心动了下,心跳如撞钟,轻轻地捏捏他的耳垂温柔说:“你怎么这么久?”

李靳屿仍由她捏着,他擦完头发,毛巾还挂在脖子上,回头,弓着背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了支烟,慢条斯理地抽,肘抵着膝盖,目光盯着电视机陪她看电影,时不时掸下烟灰说:“,不小心在浴缸里睡着了。”

“今天怎么想到用浴缸了。”

“刚发有个按摩功能。”

叶濛转身他压在沙发上,跨到他身上坐着玩他胸前的拉链:“带按摩的?啊,你怎么不叫。起啊。最近做蛋糕做的肩颈好酸。”

李靳屿往后靠,怕烫到她,下意识抬起夹着烟的,整个人仰在沙发上,下巴抬,示意她把茶几上的烟灰缸拿来,然后放在他身旁的转角矮几上,他侧头掸着烟灰懒洋洋地说,“你别泡了,周雨用那个浴缸给那只流浪猫洗澡,刚刚洗浴缸洗了快个小时,你想泡明天再订个?”

“洗干净不就行了,你都泡了,什么不能泡。”

李靳屿不说话,垂着眼皮,神情淡淡地掸着烟灰,叶濛在个电石火光之间突然反应来,某天早晨他俩在厕所的时候,周雨那个光秃秃躺在浴缸里的脑袋。

“好吧,你再订个。”叶濛说。

“嗯。”

然后无话,屋内外都很安静,依稀能听见厕所里水声滴答滴答。气氛像是嗞嗞响的星火,慢慢在升温。两人视线纠缠,深沉火热地碾着彼此,叶濛如临深渊,浑身毛孔都在颤栗,他在摸她。这种李靳屿式的半吊子调/情,让叶濛从心尖直麻到脚尖,脚趾忍不住蜷起。李靳屿只夹着烟,另只从她胸口的衬衣里摸进去,挑开,露出眼熟的黑色蕾丝薄布料,他甚至非常欠扁地拎起来弹了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