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71章 第七十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1章 第七十章(1 / 2)

全思云从小就比同龄的小孩聪明,也更沉稳。或许那时候还称上沉稳,只是更安静。她宁可盯着一只蚂蚁看上两三小时也愿意跟他们玩过家家。

小时候她住的四合院里有棵槐树,枝干粗壮遒劲,树叶稠茂,像一把遮天蔽日的巨伞。全思云喜欢躲在浓密的树荫底下看过路的蚂蚁,如果那时候她父母工作是那么繁忙,哪怕回头多看一眼,今天的一切或许都会发生。

……

然而回局里之,全思云求去一趟她小时候住的那个四合院。

四合院改建,旁边是个晨练的公园,四周来往,小孩尽地狂奔嬉闹着,那棵槐树仍旧四季常青,屹立朽,像一位枯守着疆土的老哨兵,以鹤骨松姿立着,仿佛在低头慈悲地凝视着他们。

全思云戴着手铐站在树荫下,也凝望着。

她穿得很简朴,像一个出逃到海外的,浑身上下都干净的如同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似的。全思云算漂亮,方脸,但五官清秀,跟李凌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女。

两名警察站在她身后,互视一眼,低声交流道:“你说她在看么?”

其中一名警员想了想说,“后悔了吧,可能在怀念自己的童年?毕竟那时候最天真了。”

-

警笛在城市上空绵延绝的盘旋着,压着生命的所有心跳,方正凡亲自指挥,帽子卸了放在一边,好像准备随时卸任,但口气仍是鞠躬尽瘁容置喙:“让救护车先跟着警车,开绿色通道,联系上虞微没有?”

办公室里全是泡面盒子,文件也凌乱堆砌在一起,他们都顾上,梁运安抓耳挠腮地说:“没有,在虞微是唯一一个没有联系上的。”

方正凡沉吟片刻,当机立断:“跟负责机场押运的两位同志联系一下,我直接审全思云。”

机场道一路畅通,警车疾驰,全思云心如止水地看着窗外一幢幢飞速后退的楼、广告牌,间或隐约还能听见四处传来救的警笛声,整座城市生机勃勃。

“全思云,我是市鹳山区公安局的局长,”她被戴上耳机,里头传来一道浑厚的男中音,“我问你,虞微在哪?”

回应他的只是一片沉默。

“在我国没有米兰达警告,希望你如实交代犯罪事实。“

-

几分钟之,警方发布了协查通告,在全网都在找虞微,粉丝们含着两泡热烘烘的眼泪在她微播底下发评论祈祷,虞微的评论数已经破了十万。

【小姐姐,别想开啊,其实你长得很漂亮啊,别理那些黑子的啊。】

【微微,没有能得到所有的喜欢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别做傻事啊,一定回来。】

【鱼,我认识你很久了,你的视频很搞笑,是你的视频陪我走出了低谷期,我希望你一定挺过去,别想开好吗?】

就连徐澜和钭菊花在宁绥听叶濛说件事之后,都特地让姑注册了微播账号,给虞微留言了。

【菊花奶奶:傻姑娘,有么事么过去,奶奶活到八十了告诉你,有些事等你到了八十你就知道,可能还没你到八十岁后放出一个完整的屁重。】

【澜姐姐:同意楼上。】

当然仍是有好听又充满恶意地——

【热度炒够了就得了吧,虞阿姨次虐粉彻底把自己洗了哦,戏好多哦。】

言语比刀更可怕,为刀口会愈合,肉芽会新长出来,可扎在心里的刀,是一辈子也拔走的。种伤害是可逆的。

虞微第一次看见种评论的时候,她其实难受了很久,甚至法理解,彻夜睡着甚至想跟对方好好争论一番,直到第次,第三次……落在她身上的拳脚越来越多,然后是刀,甚至有在黑暗中对她举起了枪,她都能觉到,渐渐的,她觉到痛觉了,直到有一次,她用工刀在自己身上划了一下,心里的痛,好像淡了些,于是她迷上了自残。

尽管样,虞微也还是怕死的,他们很多都跟她一样,其实也是怕的。可是他们好像没办法,‘引真’里面多数都是像她样的抑郁症患者,她是意间在一个抑郁症的病友群里接触上的。

虞微也曾试图跟外界求救过,没多久,就有跳楼了。

虞微缩在浴缸里,试图抱紧自己。窗外的鸣笛声一遍遍在她耳畔响着,然后她助地闭上眼……

心里默念,只撑过15:05,只撑过15:05……

-

天仍旧是灰蒙蒙的,警笛始终在响,像是生命的警告。

办公室安静的落针可闻,几个男或站或坐,也都体出了同的焦虑,全思云电里始终都保持着绝对的缄默,梁运安甚至都听见她的呼吸声,梁运安和方正凡对视一眼,正欲接着开口,沙发上的男站了起来。

“全老师。”

几个下意识瞧过去,也自动自发地将语权给了他。

李靳屿走到方正凡身边,靠着他的桌沿,机在桌上,他甚至都没看,背靠着,低头给自己点了支烟,然后单手夹烟,单手抄兜说:“我是李靳屿,您的儿子在在国吗?”

那边明显呼吸重了起来。

所有静静等着下文,眼神全挂在李靳屿身上,可他自己倒是一脸冷淡没么表地抽着烟,一副漫经心地样子跟她家常。

梁运安迅速翻了一下档案,一脑袋问号,全思云没有孩子啊,全思云一直没生过,几年为得了子宫肿瘤,整个子宫都摘除了,哪来的孩子?

“我没有孩子。”那边终于憋出上车以来的第一句。

“您有,”李靳屿靠着,低头掸了掸烟灰,把夹着烟的手递到嘴边,眼神没么聚焦地盯着方正凡背后的一整个的书柜,上头罗列着各种各样的荣誉证书和锦旗,“想知道我是怎么猜到的吗?”

“李靳屿,你妈讨厌你是没有理由的。“

他浑在意,笑笑:“是吗?她还跟你提过我吗?我以为她是屑跟别提我的。”

全思云声音冷冷的,“鲁明伯也跟我说过,你是么好东西。他说他最后悔的就是教了你么个学生。”

他掐了烟,便是懒洋洋地靠着,两手揣在兜里,咸淡地口气:“嗯,是我辱师门了。”

梁运安会儿才发,李靳屿其实格很呛,说很犀利,也很羁,只过他跟叶濛在一起的时候,喜欢把自己装得很乖,很经事的样子,看上去好像他才是被姐姐蹂/躏的那个。

天空好像在一点点放晴,所有都屏息凝神听他们的对,全思云却再开口。

李靳屿将双手环在胸,梁运安是第一次听出他的口气有点盛气凌在上,“3月17号那天车上的是老师您吧?那也应该是第一次您使用我妈的车,我记得小时候好几次,我在车上发一个玩具的赛车模型,是我跟我哥的,那时我俩都至少中,中间搬过好几次家,说实些东西早就知道被扔在哪了。”

办公室所有都静悄悄的,树上的风好像也闻声而停,李靳屿低头自嘲一笑:“我那时候以为我妈在外头还有个儿子,天天跟她吵架,跟她闹,甚至还跟踪过她,她认为我变态,监控她的生活,些您都很清楚吧?”

全思云始终一言发,最后她甚至连呼吸都屏着。

李靳屿:“那个孩子在在哪?我记得那时候他应该,五六岁?在上中了吧?在国吗?”

-

彼时,整个城市上空警笛盘旋着,一辆辆警车飞驰,繁忙地奔向四面八方。

15:00,公寓门被一扇扇破开,有用脚,有用破门器,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八名没有报警受害的公寓门接连三地被警员们力“砰砰砰”连续撞开,那声音,好像一道道烟花,在空中炸开,炸在们的心里。

对讲机里接连三响起——

“绿洲,吞了安眠药,床边有遗书,八十岁独居老,还有生命体征,正送往医院!”

“明辉,五十六岁,女,安全。”

“南苑,十六岁,吞了安眠药,没有遗书。正在抢救。”

“明月,三十岁,男,安全。”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