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70章 第六十九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0章 第六十九章(2 / 2)

“父亲入狱,母亲杀。”李靳屿说。

是杀,不是自杀。

然而下一秒,办公室大门,人豁然推开,一名警员面容犹疑地瞧着他们说:“又接到一个报案,报案人说他收到一条很奇怪的短信,可能对方自杀。”

-

与此同时,除鹳山分局,各个分局也都接到相关的自杀报案。

“喂!110吗?朋友刚刚给打个电话,她口气很奇怪,又拜托照顾猫照顾狗的,她最近刚裸辞,压力很大,怕她什么不太好的情绪,现在在地,麻烦您过去看下。”

“警察同志,妈妈好像情况不太好,她把自己锁在房里一晚上,怎么敲都不肯开门,你们可以过来一下吗?”

“微博上又人说明天自杀!”

……

一声声绝望急切地求救,在黑夜里,无尽地穿梭着,一瞬,让人觉得,这好像是什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人炼狱——

直到,接二连三的出警鸣笛声响起。如果从城市上空俯瞰的话,那画面应该会是前所未的壮观——仿佛好像人在头顶上空炸一道五彩绚烂的烟火,也炸响这场战役最后的号角。烟碎星火四散滑落,点燃城市角落的每一盏灯。源源不断地警车从各个分局涌出,鸣着笛,好像是生命最后的怒吼和咆哮,无数只温热的手,义无反顾地伸向城市的各个黑暗阴冷的角落。

-

那又如何呢?全思云这么想。反正他们最后都会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漏洞百出,钻空子的人不计其数,可总人啊,明明是打得地洞钻空子,可一旦功成名就,他想忘记自己曾是老鼠这件事。想急于洗去一身污垢,想坦坦荡荡的走在人世,哪这么容易,做错事就该罚。

这是她爸爸妈妈教她的。哦不,是这个社会教给她的。做错事一定罚,重罚。

-

第二天,叶濛刚把蛋糕放进烤箱里,视频中两老太太自动自发地鼓起掌,“宝贝厉害!”

叶濛一手撑着厨房的流台,另只手弯在身前给俩老太太表演一个绅士鞠躬,“谢谢啊,回去跟李靳屿再给你们做个更大的。“

“靳屿最近很忙吗?”

“嗯,他公想他留在北京。”叶濛对着镜头脱口。

两老太太在镜头里互视一眼,钭菊花没说话,倒是徐美澜说:“你俩怎么想?”

叶濛立马跟钭菊花表忠心:“奶奶,您别难过,李靳屿是一千个想回去陪您的。等事情一结束,们立马回去看你啊。”

“其实你们年轻人还是在北京生活比较好,这地方到底小点。”钭菊花说。

叶濛这会儿看到微博上热搜上一条非常惊悚的,——#集体zs#

甚至还屏蔽关键词,打缩写,紧跟着‘引真大师’也上热搜,这个秘密的邪/教,在一瞬沸沸扬扬起来。

不过很快就屏蔽。

叶濛再刷的时候,其实已看不到任何消息。

-

天阴沉,灰蒙蒙的,云层压得低,树顶几乎捅破整片天。

办公室里人抽烟,人敲电脑,人忙着接电话,人嗦着泡面,人抱着文件步履匆匆,留下风卷残云般的‘作案现场’。

彼时时是早上九点,距离下午三点的抓捕还最后六个小时。

李靳屿说:“全思云父亲如果当时是陷害的,那么全思云母亲的死可能是人灭口的,但是直到在看到那份关于全思云父亲的档案前,全思云甚至都没跟你们警方提过任何求助。么她不知道真相,么她不相信你们。根据目前的种种行为来看,她应该是不相信你们。并且因此而创建自己的一套生存则。”

“直接抓吧,就不信她家里搜不出任何能定罪的东西。”

“如果没猜错,鲁明伯会替她顶罪。”

时越紧迫,气压越低,方正凡的已把脑袋埋到胸口里,梁运安抓耳挠腮地说:“根据几个报案人线索显示,这批人将会在15:05的时候,集体自杀。这个时恰好是全思云的登机时,全思云是怎么告诉他们,并且做到能够这么统一发号施令,这人居然还全部都她的?这到时候得多少警力,她想这个时候趁乱逃走是么?”

李靳屿双手抱臂靠着桌沿,他眼盯着地板,脑中好像差断根线,只将这两根线给绕上,那盈盈绕绕的谜团似乎能轻松解开。

“当初全思云妈妈警方以自杀草率结案,她一手建立一个‘引真’,是为什么?她那么朴素,家里连支口红都没,她怎么会为钱去建立一个‘引真’,那么她是为什么?”

坐在沙发上一位始终没说话的年轻心专家,突然开口,俊朗的眉目微微抬起,他看向李靳屿,同他对视,一字一句道:“为一场举国盛世的难堪。”

画面仿佛定格,办公室的空气好像凝固,良久都没人说话,风涌进来,书页“嘎吱”地风吹过一页。

坐在椅子上的方正凡也不可置信地抬起头,额头渐渐渗出豆大的汗珠,全身的毛孔都不可遏制地战栗起来。他从业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对人性觉得毛骨悚然。

他见过很多穷凶极恶、丧尽天良的罪犯,那隐藏在光鲜皮囊下的罪恶都不如这个表平平凡凡的女人带给他的震撼大。

其余几名警员更别提,面面相觑,相顾无言,脸上表情除震惊再无其他。

窗天已渐渐放晴,方正凡觉得彻骨的冷,浑身上下都是,他甚至只能拼命地吸住面颊,能不让上下排牙齿发出打架的声音。

他的视线在李靳屿和那位年轻的心学专家来回梭巡,最后征询的眼落在李靳屿身上,他似乎在期盼李靳屿否定这位心学专家的想,可李靳屿双手抄在兜里,认真地点点头,他的眼睛干净得却像是见过更多肮脏的东西,冷淡地说:“或许在这背后什么隐情,但是目前为止,全思云的目的她只是为这场看起来似乎令人骇人闻的自杀事件。”

年轻的心学家补充道:“目前接到报案人数已在近百左右,但实际数字远远不止,一个国家,在同一天甚至是同一个时点内,死去这么多人,哪怕十个人一起自杀,恐怕是给目前这种社会制度的难堪。全思云应该是对目前的这种社会制度极度不满,这种不满的情绪恐怕得从她年少时候追究起。”

窗不知是风进来,梁运安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后脊背缓缓爬上来,他下意识看向方亦凡,局长脸色已快成橘色。

半晌,他咬着牙说:“怎么确定自杀人数?”

“很难,”李靳屿说,“除非直接把全思云抓回来盘,但她大多不会开口,她自己本身就是心专家,八年的时布这么一个局不太可能会在这最后几个小时前功尽弃。觉得现在唯一的办就是买热搜,发协查函,让所人奔走相告,15:05分是请身边所人都确认自己身边家人朋友的健康。”

“会不会制造恐慌?”

“如实说明原委,别瞒着,正确引导舆论方向,现在中国网民都爱国,”李靳屿靠着桌沿,一只手环在胸前,一只手搭在太阳穴上,“但是不排除还是落单的,比如空巢老人,流浪汉——”

方亦凡当机立断说:“那就直接全城排查,一定捣破它!”

-

那天,整座城市都灰蒙蒙的,风狂乱地扑在这人民警察的制服上,国旗在空中猎猎作响。

“您家人看这个么?好嘞,下午三点个‘不’活动,您确认一下孩子的安全就成,哎哎,不辛苦。”

“其实算不上邪/教,就是个诈骗组织,不用太慌张。注意自身安全,也确认一下身边的亲戚朋友的安全。哎,谢谢您。”

“奶奶,您孩子呢?好嘞,多看看报纸啊!”

……

“一直都没联系上虞微,”梁运安风尘仆仆从头赶回来,脱下套就跟李靳屿说,“目前92名自杀者里面只虞微没找到,另�名,都已控制。情绪还算稳定。“

见李靳屿仰在自己的工位倚上,衬衫扣敞一颗,一言不发,喉结突出的过分,旁边的小女警莫名咽下口水,梁运安拍一脑袋文件,“滚去接电话。“

“噢噢噢噢!”电话又响,居然没见。

梁运安叹口气:“赶紧破案吧,妈的,你这长相多在这一天,们局里的男同胞都找不到对象。”

气氛难免凝重,没人开玩笑的心思,众人你看看看看你,谁也不接话,毕竟马上就到三点,他们也不知道这样排查的效果能做到什么样,尽管消息做到这么疏通,但是绝对还漏网鱼,就在刚都还接到几个报警电话。

这么想着,所人不自主、紧张兮兮地扫眼墙上的壁钟。

两点三十分。

还三十五分钟,恐怕这方正凡是局长当到头。

-

一直坐着没说话的李靳屿突然站起来说,“知道剩下的自杀者在哪。”

所人齐刷刷朝他看来,人含在嘴里的泡面都没咬断,就这么含着,呆呆地看着他,梁运安立马跟上来:“真的吗?”

李靳屿从桌上拿起他的激光笔,背过身往后一靠,一只手抄在裤兜里,将刚电脑上的画面投影对面的墙上,他拿激光笔画个圈,“把早上第一位报案者虞微和到最后一位报案者的定位信息联系起来——”

所人看着他游刃余地操作着,长腿靠在桌上,一只手捏着激光笔,另只手在键盘上行云流水地摁两下,慢慢将这点全部链接起来,但这点很碎,无看出是个什么东西,直到李靳屿——

所人都屏息凝,整个办公室只见他轻轻地扣着键盘的声音,一点一点,整个画面不断不断不断地缩小。

渐渐的,似乎能瞧出一点端倪。

然后,李靳屿又在键盘上用绿色的线条将剩下的几个点补足,整个画面一下就清晰起来。

众人瞬恍然大悟!墙面上歪歪扭扭投影着两个立体的字——‘引真’。是三维立体空转换成平面视图,所以普通人只能看见一小段一小段不成形的线段。

李靳屿用激光笔慢慢圈出绿色的八个点,声音始终透着波澜不惊的冷淡:“还八名分别在,绿洲8栋301,明辉9栋401,育成11栋304,恩铭3栋405,南苑3栋201,金菀6栋405,大明月2栋101,森林都市4栋203。”

整个办公室忽然热血沸腾起来,所人二话不说,自动自发地,甚至连警服都来不及往上套,不知道为什么,彪着眼泪就往冲。

这什么仙!

“操操操操,你真牛逼。”梁运安忍不住骂道。

-

与此同时,两点三十的鹳山机场,全思云的通缉令一发出。

机场待命的公安立马上前把人拦住,“抱歉,全小姐,请你跟们走一趟。”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