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70章 第六十九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0章 第六十九章(1 / 2)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丝丝缕缕黏黏腻腻,不那么痛快,将整个世界渲染得雨雾朦胧,教人难以瞧清,路人像游魂飘荡在世。

抓捕前十九小时,鹳山区分局接到一通报警电话,办公室里所人跟着头皮骤然一紧,刚那个女警员挂完电话后,面色凝重站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哗啦”一声直接推开办公室大门,打破里头压抑紧张的气氛:“方局长,你们看下这个。”

几个男人闻声纷纷转过头来,女警员走到方局长和李靳屿身边,将刚找出的信息递给他们看,她十分信任李靳屿,所以手机画面离他紧凑,方正凡同志愤愤不平地把她蠢蠢欲动的手给掰回来,提醒道:“你局长在这。”

李靳屿注意力在手机上,女警员红着脸悄悄打量他一眼,见他色冷淡,这往下说:“刚刚接到网友报警,说明天人直播自杀。”

话音刚落,方正凡头皮瞬跳起来,真是不够添乱的。心中个非常不妙的预感,好像什么事情正浮出水面,又好像,他们落入别人的大网中,岸上人在徐徐拉着线,看似平静无澜的海平面下,汹涌暗藏。

“地址查吗”方正凡沉声。

“在阳光锦城,们马上派人过去,”女警员点头道,“这姑娘叫虞微,南方人,是个短视频网红,微播和豆油都几百万的粉丝,最近很火的。”

这几年他们处过不少这种网红事件,梁运安早已熟门熟路地:“然后呢?黑?还是扒皮?”

“都不是,她本来就充满争议,除她自己微博底下的评论,一官微底下的评论对她都是冷嘲热讽的。但虞微是个搞笑博主,她拍的短视频都是恶搞的,也不惜丑化自己,时候还素颜。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应该说挺开朗乐观一个女孩,直播自杀这种行为,应该不太像是她能做出来的。”

“人胁迫?或者是可能最近受什么打击?”梁运安说,“时候人的崩溃可能就是一瞬。”

“但是一点很奇怪,她直播自杀的时,明天15:05。”

李靳屿一直低头没出声,靠在桌沿上抱着双臂静静着,这会儿抬头扫她一眼,“全思云的登机时?”

“对!”

气氛一瞬沉默,谁也没说话,静得落针可闻,方正凡道:“找几个警员过去看看,这事儿应该不是巧合。”

直播自杀影响更恶劣,微博上已掀起一阵轩然大波。因为虞微微播拥三百万粉丝,这条自杀直播的微播一发出,粉丝早已炸锅,一个个开始疯狂打电话报警。当然,谩骂也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地涌向她,恶毒的猜测像毒蛇,无孔不入,钻入她的五脏六腑。

【戏精又博热度。】

【真正自杀的人,连出门买安眠药都笑着,因为他生怕别人看出来,好不容易鼓起的自杀勇气,又会陌生人一句善意的候,给打消。你们品,细细品。】

【说这位姐最近跟元华的大佬走很近啊,大佬是美女看多,想尝尝屎是什么味道吗?】

【上过两次热搜,这位姐真以为自己红?自己什么德行心里没点逼数吗?】

【虞微小姐姐,不说别的,就希望您能改个名字,您跟的本命撞名,她还没红呢,不想坏她的名声,谢谢姐。】口气冷漠又卑微,却让人心凉到寒潭底。

虞微回这条,【毛姆说过,名声只是过眼云烟,是芸芸众生的幻想罢。从小到大就叫虞微,她不满意,让她等死后改名字吧。】

-

十一点,叶濛睡前刷到这条微博,立马给梁运安打个电话。

梁运安正窝在办公室跟李靳屿吃泡面。李靳屿穿着衬衫,卷着袖子,露出清瘦的一截手臂,弓着背坐在沙发上,泡面几乎没怎么动,叉子还高高地卷在面里。他看着矮几上的电脑,一手夹着烟,另只手时不时敲着键盘,在查全思云过去的档案。

梁运安矮他半截,盘腿坐在地上,悉悉索索地吸溜着最后一口泡面嗦子,又端起来将汤也喝个一干二净,抽张纸巾大咧咧随手一擦,转头看那人冷淡又深沉,句:“什么发现?”

“嗯,”李靳屿冷淡地看着电脑,拖着档案随口应句,“等会跟你说。”

彼时,梁运安手机猝不及防地一响,他下意识看眼李靳屿,“是叶濛。”

李靳屿人躬着,就这么回头瞧他一眼,烟夹在手里,微微一扬下巴,示意他接。然后也没再看电脑,人往沙发上一靠,一边抽烟,一边着。

梁运安说:“啊,啊,们接到报警。”

“刚刚去她家里,不过没人,邻居说下午就出去,等会过去再看下。你是她粉丝啊?”

叶濛刚敷完面膜,扎着个丸子头,正对着镜子往颈子上抹颈霜,“算不上吧,奶奶看她视频,前给发过好几次。”她又往手心挤点,一边搓一边说:“年纪这么轻,挺可惜的。”

“姐姐。”那边换道熟悉的声音。

叶濛把电话夹在耳边,搓霜的手一愣,声音乍然一喜:“宝贝?”

“嗯。”那边应声。

“怎么?声音不太高兴。”叶濛敏锐地关掉灯,走出厕所。

“没,”李靳屿灭烟,脑袋仰在沙发上,一手握着电话,一手困乏地揉着眼皮说,“……点累。”

声音是真累,松懒的连颗粒感都出来,几乎颗颗分明,在电话里着慵懒磁性又性感,叶濛心猿意马起来,“那等会回来,给你解解压?”

这声儿着就不对劲,李靳屿下意识看眼一旁的梁运安,若似无地咳声。

叶濛知道他是害羞,私底下点没边儿,但其实正儿八的人前,他还不太露,他越这样,叶濛越喜欢逗他,在电话里改变着调戏的语气,“你不是说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吗?嗯?嗯?嗯?”

他什么时候说过,他当时明明说得很含蓄。

“没说过,你别瞎脑补,”李靳屿不想让梁运安见,故作冷淡地说,“挂。”

啪。几乎不等她回答直接就挂。然后随手把手机丢还给梁运安,弯腰扒两口泡面。

叶濛挂掉电话,没一会儿,手机又震起来。

【LJY:真的很想?】

叶濛笑出声,逗他,【濛:嗯啊,怎么办啊?】

【LJY:视频?你看着,行吗?】

他是真的一本正在想办,叶濛忍不住笑得卷进子里,【濛:宝贝你真的好懂哦。】

【LJY:。。】

紧跟着又追过来一条。

【LJY:到底不?】

看他点急,叶濛完全想象到他此刻冷着脸害羞的样子,【濛:不,开玩笑的,睡啦明天还起来给奶奶们直播。】

【LJY:直播什么?】

【濛:直播教她们做蛋糕,她们自己也跟着做呢。】

-

梁运安从厕所回来,见他刚放下手机,在沙发上坐下,又:“什么发现吗?”

李靳屿点支烟夹在嘴边慢悠悠抽,眼盯着窗,他没说话,像是在沉思,又像是什么的没想,在走,耳朵旁还点微微红晕,好像一副刚人调戏完的样子,还是自己送上去的。他可能觉得热,松松胸前两颗衬衫扣,看来是真的老婆调戏。梁运安洞若观火,这段婚姻显然是叶濛在主导,他俩虽然实际年龄差不太大,但心年龄,估计至少五岁以上。

“给你开空调么?”梁运安建议说。

李靳屿一愣,耳朵更红,握着拳头咳声:“不用。”

梁运安笑笑,“打个赌,你俩第一胎绝对是个女儿。”

李靳屿转头看他,“你还会算命?”

“没,瞎猜的,说起来,你跟叶濛还蛮特别的,”梁运安靠在椅子上拍着大腿,跟他感慨道,“身边姐弟恋也很多,拿最近的说,表姐就是姐弟恋,去年刚结婚,表姐夫比还他妈小三四岁,二十三吧,跟姐差十来岁,也没你俩给的感觉像姐弟恋。”

李靳屿弓着背,手肘杵着腿,他说着,低着头在掸烟灰,浑不在意地勾下嘴角,“你是想说幼稚?”

梁运安摇头,觉得不妥帖:“说不上幼稚,你大概看起来比较纯情?可能是叶濛比较成熟智,衬得你稍显稚嫩。”

梁运安这人聊天真是字斟句酌。

“可不纯情,”李靳屿仍是低着头,烟蒂一搭没一搭地在烟灰缸里灭着,苦笑,“在南方待五年,那五年的生活里只奶奶和一条狗,如果不是因为姐姐,现在恐怕已不是以这种方式跟你坐在一起。你再认识到的,可能就不是这样,你们只会根据过去的种种‘行为’进行拼凑,李靳屿,富二,纨绔子弟,抑郁症,多年前利用记忆宫殿施行诈骗的诈骗犯,还亲生母亲控告杀人和意图强/奸,这样一个人能什么好结局。就算真杀掉妈也不过分吧?”

梁运安觉得难怪,一个患抑郁症的男孩把自己封闭五年,能指望他成熟到哪里去。他时候看着其实更像二十二三的男孩。不过到后面他咋舌,“你是说,你动过犯罪的念头?”

“动过,”李靳屿自嘲地一笑,“而且,很多次,差点实施。”

“叶濛阻止你”

“她不知道,那次在北京,李凌白的儿子需输血,当时在医院头抽烟,看见对面是小时候那家最爱吃的豆腐蛋糕店,就突然想给叶濛带一点回去,想她喜不喜欢吃,但是发现,那家店关,留个招牌让人眼馋。”

窗雨已停,路面泥泞,偶尔还能见车轱辘粼粼扎过的声音,天空却干净得像一张黑纸,看不见一颗星星,清淡的月光落在窗台上,一点点顺着风,像小孩的脚步,一点点雀跃地往里头挪。

李靳屿笑着回头,将烟咬在嘴里,仰着脖子一口没一口地抽,喉结尖利地像一把冷冰冰的刀尖,语气也淡下来,掸着烟灰:“跟她其实常吵架,不是性格不合,是三观不合,姐姐太正,是没什么底线的,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人,身上太多李凌白的‘因子’,是这二十几年受她潜移默化,时候非常非常讨厌自己,但想改,改不掉,这东西已渗进的骨子里,比如那次吵架,说很难的话,姐姐也只是气一下就原谅。”

“你最近是不是在看心医生?”梁运安突然句。

“嗯,”李靳屿重新敲亮黑掉的电脑屏幕说,“先聊全思云,全思云父亲入狱后她母亲没多久自杀,全思云虽然没像叶濛那么明显说她妈妈一定不是自杀的,她好像也试图向警方透露过,她妈妈状态其实还不错。”

“最后结案呢?”

“自杀。”

“不是吧,”梁运安难以置信,“这案子不会还牵扯到更早吧?那个时候就已‘引真’?”

“你过报社型人格吗?”

“报复社会?”

窗漆黑,隐隐草虫蠢蠢欲动。

李靳屿点点头,解释道:“这类人的犯罪对象会泛化,犯罪动机也更纯粹。全思云如果是报社型人格,觉得她做这一切就不难解释,当人觉得一切不公平都降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会将这种仇恨转移到陌生人身上。这个你可以下相关的心专家,不是太专业,以前只是看过两本书。们暂且将这一切的推论都放在一个开端。”

“哪个开端?”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