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69章 第六十八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9章 第六十八章(二更合一)(2 / 2)

叶濛支身,在他唇上吮了下,深深地着他,“我愿,行吗”

外头不知道是不是chris叫了声,静谧的夜里,隐隐夹杂着声猫叫,搔着风,携着雨,好像宁静夜空里,人间的低语。

李靳屿又在她唇上吮回来,很执着,劝不动:“我不愿,行吗?”

叶濛也叹了口,“那现在咋办,你不让吃药,要是怀了——”想想又觉得悲伤,她伏在他胸口,捂住脸,佯哭:“婚礼还没办呢,我不要顶着肚子啊啊啊——”

他靠在床头,懒洋洋地把烟掐了,颗颗解掉她的衬衫扣:“顶着肚子也挺好的,我觉得大家对孕妇都有点敬畏心。”他这么,手上的动作却格外轻佻散漫。

叶濛心想他还真是变态,不过来不及考,只能捂住胸口,“你干嘛?”

李靳屿翻身她压在身下,头埋下去,“种点东西。”

两人磨蹭了好会儿,直到天渐渐泛鱼肚白,李靳屿朝外头了眼,准备走了,靠在床头捞过旁的皮带边穿边对她,“你近要是无聊可以想去哪玩,等事处理完了,咱出去旅游?”

叶濛舍不得他走,像只考拉似的挂在他身上,直亲他,从脑门亲到鼻尖,密集、依依不舍的吻落在他脸上,后是嘴唇,含着吮着怎么都不够:“哪都不想去,只想跟你躺在床上。”

“懒死了你,”李靳屿笑了下,衬衫还在她身上,“走了,脱给我。”

叶濛恋恋不舍地解扣子,李靳屿靠着床头,半笑不笑地着她,视线顺着她的解扣子的手,点点往下,只手从她腰间穿过,压向自己,冷不丁:“大了这么多?”

“嗯。”

李靳屿仰头有些不受控地慢慢含住她的唇,压住蠢蠢欲动的心跳,好像藤曼在绕,严丝合缝地他俩缠在,黎明前的破晓带着晨昏的暧昧,黑暗的泥土里破出鲜绿的嫩芽,肆滋长的是他心中的爱,他靠在床头,扣完皮带,上身赤/裸地同她重重地接吻,吞咽着彼此,连喉结都动得异常热烈和动,哑声在她耳边道:“姐姐,你真的好正。”

-

绒毛似的雨丝毫无预兆地落下来,天阴沉沉,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鹳山分局灯火通明,不知道熬了几个通宵,办公室里四仰八叉地睡着几位警员,脸上盖着书,脚搭在桌子上,旁边摆着两盒被吸嗦得干二净的泡面盒子。

梁运安脖子边夹着电话,边替他收拾泡面盒子,边同李靳屿打电话:“王兴生17号那天会不会是见到了全云?你那天查出来的监控录像里,如没错的话,王兴生好像确实上了李凌白的车,但是李凌白17号又确定自己在国外,我时直抓不到监控证据。只能给她放了。”

然而这次的监控所有人都呆了。因为李凌白的车停在个监控死角,没入画,就算是入了画,按照那个街道的车流来往,也不定能被技术人员到。李靳屿到那台车,是因为影子——

九点十分的时候,太阳打过来的光,刚好车影给投到了监控画面的道路上,根据后来王兴生在几次监控视频中出现的样子,他时脑袋上戴着顶鸭舌帽,而恰巧那个监控角度,只能到半个帽顶,几乎都不能确认那是个人,如不是有提前这些信息在辅助,李靳屿时也不会很快联想到那个人是王兴生,而那台车就是李凌白那台。

后来李靳屿让技术员把那个方位所有的监控都调出来,进行了每个角度的拼凑、测算和建模,基本上那台车的车型给还原,确实就是李凌白那台型号的保姆车。

技术员又从另条街道的监控入口找到了李凌白的车确实在附近出现过,那之后的王兴生便频频出现在相关的监控画面里,都是很短暂的些画面。但因为出现的地点很繁杂,人流量又大,几乎都被忽略了。也曾有警员发现他时的足迹,但是之后便又消失了,好像会瞬移样。而且出现的地点都很不固定。

“如能证实17号李凌白在国外,那时车里的人应该是全云。”

梁运安泡面全部丢进垃圾桶里,疑惑不解地:“全云为什么可以使李凌白的保姆车?难道李凌白也是教徒?你妈妈家里没有《门》这本书吗?”

李靳屿正在丰汇园换衣服,夹着耳麦,边低头扣衬衫袖口,边:“我只能我没见过,毕竟我跟她关系不好,她的房间我没进过两回。”

外头下着绵绵细雨,灯绒般飘飘洒洒的,天光压得低,视野不够开阔。

此时局里,有人呢喃着了两句梦话,梁运安着着张张疲惫不堪地睡脸,想破案的欲望在胸腔里冲荡着,“或许我把事想得太复杂了?其实就是件传销案?我真的不相信全云这么个来弱不禁风的女人能搞这么大个邪/教。”

-

酒吧氛使然,昏昧的光线,暧昧形色的男女交颈相贴,或更火热点,恨不得场就钻进对方的身体里,那些黑暗的画面被五光十色的灯光折射在酒里,哪怕是毒酒,这些人恐怕也甘之如饴。

马猴从两个清纯的女大学生怀里身准备去吐第三波的时候,被人拎着脖子拽进了厕所,“啪嗒”两声干脆利落的锁门声,听来格外熟悉,还不等他抬眼,已经到了那双锃亮又熟悉的尖头少爷皮鞋。

他只是顺着挺阔的西装裤腿慢慢瞧上去,不知道是他喝多了还是面前这位阔少的腿就这么长,感觉找了好久才到脸。

不过李靳屿已经蹲下来了,马猴立马发自灵魂深处地战栗来,忍不住蹦了句口头禅:“操。”又被这丫逮了。

“不打你,问你两件事。”

李靳屿熟门熟路地拎过门口的小铁锤,他蹲着,手搁在腿上,手拎着小铁锤杵在地上,他笑来都是冷淡的,马猴觉得这人真的真神了,怎么着就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呢,有钱人大概洗澡都牛奶吧,真嫩得出水。

那你拎锤子干嘛?

“问……”马猴颤颤巍巍的答。

“王兴生为什么突然要脱离‘引真大师’?之前有人脱离成功了吗?还是想脱离的人都死了?还有,你为什么开始要冒充‘引真大师’?”

马猴:“王兴生不是想脱离‘引真大师’,他开始加入‘引真大师’就是为了给陈青梅翻案的。陈青梅你知道吧,就是八年前在九门岭开车自杀的那个女的,王兴生跟她有腿,她自杀那晚,王兴生见过她,两人还睡了,后来王兴生跟我他要离婚,谁知道,两人睡了之后那女的就自杀了,时王兴生就听那个女的神神叨叨地什么‘门’之类的,他就想时在你妈家好像过门那本书,所以第二天就去了你妈家,要了那本书。”

马猴完瞥了他眼,有点试探的,自然马猴知道他是李凌白的儿子,李靳屿也不藏着掩着,甚至有点面无表、毫无外地问:“全国都知道我俩关系般,你不这么我,所以我妈,也跟你信教是吗?”

马猴立马,“这我不知道你妈是不是,我不集会也不做礼拜,唯的途径就是心理疗养师。”

“其实你只是个诈骗团伙?”

马猴:“这么好吗,我也是受害之啊,我又不是负责收钱的。只不过这里的‘心理疗养师’洗脑很厉害。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那王兴生在这么个地方卧底六七年,后还是这么憋屈的自杀结尾?”李靳屿无法想象这男人得笨到什么程度。

“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种脑子的好不好?”马猴,“王兴生这个人本来就不聪明,但是他对那个陈青梅是真心的,警察很快就结案了,时陈青梅已经有家庭了,他更不能出来什么,所以才决定自己去找找所谓的‘心理疗养师’。”

李靳屿静静地着他眼,眼神饶有兴趣,“我有个问题很好奇啊,你这样的人,还需要‘心理疗养师’?”

马猴挠挠脑袋,“我那时候跟着王兴生关系好,怕他遇上什么事,就跟他去了,我广东双雄你以为吃素得?后来稍微有点人模狗样之后,想脱离,差点被整死,我哪敢,就这么混呗,后来王兴生要脱离,我就劝他不要跟人家作对了,你他后还不是落得这个下场。”

李靳屿静静着他,马猴这会儿倒是开始喋喋不休地:“王兴生这个人,他就是根筋,初我都了,那个女人的事他好不要沾,他非得把这事儿给捅出来,他怎么搞得过‘引真’啊,没有人敢跟‘引真大师’作对的啊!我早就劝过他了,他自己不听啊,我就算跟他关系再好,他要去送死,我真的没办法。”

马猴就是团烂泥,和在哪里哪里也能捏出自己的形状,跟王兴生这样根筋的相比,马猴虽然着轻贱草根,可他生命力到底顽强。

-

六月,树木葳蕤,细雨如针,天总也不晴。

警局焦作如团乱麻,麻雀小的办公室里,局长方正凡面容刚毅,穿着警服,也有些焦躁地来回踱步,梁运安和专家组几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专家,还有刑侦支队的队长,还有个疑似犯罪嫌疑人的儿子,怎么都觉得这压有点低。

小警花送文件进来,瞧这形,二话不给他悄悄关上门,显然是到了棘手的环节,外面值班的警察也正打探里头的况,朝她使眼色,便听她嘘了声。

“局长压力很大,剩下的几个都不话,里头的氛可以乌云压顶来形容了。”

“现在什么况?”

“马上到时间了,手头又没确凿的证据,方局这会儿估计也想杀人了,反正所有压力都在他身上了。”小警花叹口道。

“李靳屿没走啊?”女同事忽然话锋转。

小警花笑笑,味深长那胳膊撞她:“没呢,有想法啊?”

同事羞赧,有些莫名地:“没有,他那么冷,能有什么想法。”

小警花笑眯眯地继续撞她:“其实他很奶的,有时候跟梁警官话的时候,我觉得他小奶狗条。有点冷奶吧。”

同事笑岔,这什么鬼形容词。

……

明天就是周三,全云旦出境恐怕再要找她就是大海捞针了。

可全然又没有证据,他目前所有的逻辑都是基李靳屿的推测,如不是那天李靳屿恰巧见全云从那个所谓‘心理疗养师’的小区出来,他压根不会往全云方向上去查,而且,全云生活中又是如此简朴个人,口碑风评如此好。

“不管,先扣了再!”方正凡脱下帽子往桌上拍,机立断,“抓!抓错了我革职!大不了我这个公安局局长换个邪/教头目!

“余华同志过,生活就是这么现实,边是灯红酒绿,边是断壁残垣,断壁残垣我来,灯红酒绿留给你,抓吧!”

-

“抓吧,“叶濛撸出手臂,对那只加拿大无毛猫,“抓破了,我正好去打疫苗,可以偷偷跑去见我宝贝,我想他都快想疯了。”

Chris原先还凶神恶煞地,仿佛怕她碰瓷,突然悄悄地先往后撤了两步,然后溜烟蹿没影了。

神经病!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