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69章 第六十八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9章 第六十八章(二更合一)(1 / 2)

两人太久没见,呼吸仿佛都戳在对方的神经上,跳跳的。

李靳屿掰过她的脸同她边密密地接吻,月光倾斜,被窗帘挡住,屋内昏暗又混沌,好像被人煨进来个小火球,氛烘燃。

叶濛哪还忍下心再同他什么,整个人已经被他顶到电视机柜上,同他小口小口地接着吻,所有绪被抛到身后。他递了个深吻进去,睁着眼睛绞着她,那双冷淡阴郁的眼底此时像是城门失火般失控。

……

还是在浴室,李靳屿直接抱着她走到莲蓬头下,然后打开花洒,他自己衣服没脱,平生快的速度她剥了个干二净,叶濛感觉自己像棵湿漉漉的小葱,被人剥掉,然后切两段,下酒解馋。

两人着话,叶濛又觉得自己好像幕撞了演出事故的舞台戏剧,半在上演十八禁,另半在上演全武行。

两人差点打来,应该是李靳屿单方面挨打,因为这小混蛋有阵没阵地伏在她耳边得了便宜还卖乖:“姐姐,疼。”

“那就出去。”

他手撑着墙壁,另只手扶着她的腰,埋在她颈窝里,扑哧笑了下,“不要,转过去。”

叶濛又巴掌拍过去,李靳屿闷声不吭,受着,然而下秒,她又恨不得化作藤曼狠狠绕在他身上。

“姐姐,我几天前在警局碰见你前男友了。”他漫不经心地同她话。

“在哪,你怎么知道我前男友?”叶濛浑噩道。

“你紧张什么?嗯?”他掰过她的脸重重吻她,“我疼死了。松点。”

叶濛从未有过这种体验,像只即破茧的蝴蝶,却始终冲不出去。她只能,“真没有,然后呢,你继续。”

其实是邰明霄告诉他的,时梁运安找邰明霄核实王兴生跟他公司的合作信息明细,李靳屿那几天都没怎么合眼,靠在沙发上边听他俩话边闭目养神。结楼下陡然就跟炸开了锅似的沸反盈天。

梁运安打听才知道,几个二十五六出头的年轻男人在酒吧言不合跟人打架,打完架才知道,这个“人”可不是般人。那人叫朱翊坤,跟邰明霄那帮富家小开都是个圈子,李靳屿跟他也认识,不过接触不多,不是路人。朱翊坤这人是典型的纨绔子弟,圈内人称“坑爹神器”。

然而朱翊坤瞧他俩也在,被人揍得鼻青脸肿落不下面子,什么也不肯放过那帮人,李靳屿跟邰明霄才懒得管这闲事,不过邰明霄眼就认出那群年轻男人中的张熟悉面孔,便作八卦随口跟李靳屿提了下,那是叶濛的前男友,应该是大学时交往过段时间,叶濛来公司上班后,这男的直没放下,还来纠缠过阵,闹得挺难的。

李靳屿便忍不住多瞧了两眼,长得挺斯文礼貌的。

“为什么打来?”叶濛问。

李靳屿轻重不地,“你前男友朱翊坤在酒吧灌晕了个女的想带走,那女的不愿,他就帮着拦了下,大概双方都没控制好力道,男人又爱争强斗勇,来二去,就变成群架了。朱翊坤被打了,脑袋上缝了八针,要他赔八十八万。”

朱翊坤这人她其实见过两次,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好色又不尊重女人。

“你告诉我这个干嘛?”叶濛。

“我以为姐姐会求我救救你前男友呢。”

“关我屁事,你少跟朱翊坤接触,那不是好人。”叶濛后只了句。

“好。”他乖乖地。李靳屿其实还是不太舒服,又疼又难受,后红着眼睛拿额头顶在叶濛的肩上,低头往下,委屈的语:“姐姐,你以前的男朋友有我这么久吗?”

男人的好胜心呐。不管在哪方面,都想跟前任遛遛骡子遛遛马。不过叶濛终知道他为什么第次还疼得哭唧唧,第二次就要研究这些乱七八糟的花式了。

她哪有啊!

-

房间窗帘拉着,漏不进丝光,只亮了盏床头灯,昏弱温馨,忽略四周的陈设和家具,静谧的环境有点像在宁绥的那些夜晚。猫安静地趴在墙头叫着春,夜夜等着戏幕开场。

李长津也养了只猫,是那种无毛猫,整张脸就剩下俩乌溜溜的大眼睛,跟ET神似,叶濛着都觉得渗人,而且她对没毛的东西向来敬而远之。这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外跑进来,滋溜给蹿到他俩的床上,叶濛刚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吓得立马又给折了回去。

李靳屿正把湿衬衫脱下来给拧干丢到脏衣篮里,“怎么了?”

“你外公的猫上我床了。”

“你怕猫?”

“我怕没毛的。”

李靳屿只穿了条裤子走出去,就见那猫就团成团实实地趴在床的正中心,动不动,他手指敲了敲墙壁惯常地口:“chris,下来,我今晚不睡这。”

“唰——”那猫有些失落地光速从门口蹿走了。

等李靳屿再进去,叶濛倚着洗手池,伸手要他抱,李靳屿搂住她,同她贴在洗手池上,低头在她唇上含了下,低声哄:“等会给你换床被子?”

叶濛抱着他的腰,脑袋埋在他的肩上,/欲消散,男人的身体只是温热,心跳平平,却很舒服,像股平静无澜的温水,慢慢注入她的血脉,冲淡了她所有的绪,她全身的脉搏都舒张开了,“不,太晚了,我睡边上点就行。你什么时候走?”

他低头着她,“等你睡了吧。”

两人后上了床,人靠着边床头,静静的抽烟,嘴里有搭没搭地聊着。

“你外公是不是想你留在北京啊?”

“嗯。”他抽着烟嗯了声。

“你怎么想的?”

李靳屿上身赤裸,腰间裤子松松垮垮地,皮带挂在床边的椅子上,他靠着床头,条腿曲着,掸了掸烟灰,味深长地反问她:“你觉得我能怎么想?”

叶濛把烟灭了,趴到他身上去,李靳屿夹着烟的手抬了抬,另只手托着她的腰她往送了送,然后叶濛低俯着头在他脸上点点梭巡着,郑重其事道:“公,你可真是个人间极品的宝贝。”

他笑笑,人稍稍往下靠,仰着脖子靠在床头上,慢悠悠吐了口烟:“少来。”

……………………

夜静无话,眼神里却不出的缠绵缱绻,两人静静地瞧着彼此,李靳屿她头发拨到耳后,问:“你近怎么瘦了这么多,外公没给你吃饭?”

“有吗?除了瘦,还有的吗”叶濛穿着他的衬衫,下识地挺了挺胸。

李靳屿受她暗示,眼神冷淡的下移,只手搭在床头上,不动声色地掸了掸烟灰:“肚子大了不少,怀孕了?”

叶濛想骂放屁,你是不是瞎。结突然想来,捂着嘴道:“你刚刚带套了吗”

“没有。”他很冷静。

叶濛往下趴,抱着他,脑袋埋在他胸前,脸贴着:“那万怀了怎么办?”

“生下来啊。”他低头她。

两人像两只八爪鱼,恨不得紧紧地跟对方缠在,她抬头瞧他,眼神直截了地拒绝:“不要。”

李靳屿掸烟的手顿,“为什么?”

“你知道生小孩多麻烦吗,咱婚礼也没办,我身材恢复不回去怎么办?而且生下来至少三年没有自活动的时间,我还没跟你过够二人世界呢,我可不想再来个小孩分走你的注力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连了三个不要。

叶濛此刻就像个小女生,原来她也有恐惧,也会担心人分走他的注力,李靳屿笑得不行,心里满满地发涨,边捋她头发边明知故问:“那怎么办”

“你为什么不带套?你难道不想跟我过二人世界吗?”她振振有词的质问道。

他笑笑,无奈地:“这里没套啊,我总不能跑去问外公吧。”

“刚回来路上怎么不买,你明知道今晚要做。”还是嘟囔着有些不满。

他其实真的没想,他以为自己还挺能控制的,但李靳屿这人不善找借口,有,只能建议:“姐姐,要不你现在站会儿吧,趴着了。不定这会儿还能流出来。”

“流你妈!”叶濛埋在他怀里二话不又是巴掌狠狠拍在他手臂上,还挺疼的,李靳屿嘶了声,还是哄她,“要不我去结扎,等你什么时候想生了,我再去做吻合手术。”

“让你带个套,你能死是不是?”叶濛掐他。

“带套不是也不保险?万这要是中招了,你不又要哭?”李靳屿捏着她的耳垂漫不经心地。

叶濛趴在他身上闷闷地,“我明天先去药房买点紧急避孕药吃。”

李靳屿叹了口:“那我还是去结扎吧,让姐姐吃避孕药,我简直禽兽不如。”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