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66章 第六十五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6章 第六十五章(二更合一)(1 / 2)

周雨抱着两桶爆米花忐忑不安坐在电影院入场的候场区,四周都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偶尔会有女孩子朝们投来一些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眼神——姨妈笑?如坐针毡、如芒在背。于是放下爆米花站来,“我去下厕所。“

李靳屿跟着拿桌上的手机站来,“一。”

“那爆米花?”

“放这。”

“被人拿走怎么办?”

“我再给你买。”

“……”

李靳屿全程没在看电影,一直在低玩手机,或者说,一直在玩手机微信上的跳一跳,跳一跳这个游戏吧,周雨玩过几次,玩得就是音效,落点的那个声音才是这个游戏的精华,结果这位哥静音玩俩小时,分数已经刷爆周雨朋友圈的排行榜,弄得舌桥不下,从来没见过那么高的分数。

电影结束,顶的灯光一亮,压根连都不抬,跟着人流往外走。周雨默默跟在后面,心里惴惴不安想,好像真的只是来陪我看电影的,那那……那姐姐怎么办啊?姐姐对这么好,怎么能这样呢。

愤愤不平想。

电影院在商场顶楼,两人各怀心思顺着扶梯往下走,正当周雨想开这个“渣男”好好聊一聊的时候,一旁陡然插入一道清亮的男声,“李靳屿!”

“你们怎么在这?”李靳屿声音很冷淡。

周雨还以为遇情敌,一抬,便怔住。

整个商场富丽堂皇,五层,大厅中央中空,挂着一盏纵惯两层的水晶吊灯,四周环形走廊包围着,二楼走廊的扶手边站着两个男人在抽烟,看见李靳屿的表情有些戏谑,故意给难堪似:“老队长请鲁老师吃饭,你要不进去打个招呼?大家都不知道你这几年在哪混。”

李靳屿不咸不淡:“不用,代问鲁老师好。“

“别啊,当年骗那些学生家长的钱,一声不吭就退赛离开北京,都这么多年,你还当缩乌龟啊?”那人分毫不让挡在面前。

旁边倚着栏杆戴着眼镜的男人,斯斯文文劝:“算,梁平,让走吧,鲁老师也不定想看见。”

……

李靳屿下车去便利店买包烟,站在小巷子路一边低拆包装,一边也不抬对周雨说:“你先进去,家门密码我改,是姐姐生日。”

“0929么?”

“嗯。”

路的灯光昏黄,路灯下萤虫飞舞,静谧仿佛能听见它们激烈碰撞厮杀的声音,好像谁都想成为这微光的拥簇者。

周雨没走,神情恍惚站着,好像见鬼一样。李靳屿倚着墙,取支烟出来,扫一眼:“怎么?”

“我……我刚刚好像看见‘引真大师’。”周雨说。

李靳屿一愣,把烟又塞回去,“在哪?”

周雨觉得脑海中那两张脸重叠的越发清晰,斩钉截铁说:“就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两个男人,我能确定是!”

“梁平?”

“不是,是另外戴眼镜那个,斯斯文文的。“

“蔡元正?”

“我不知道叫什么,反正就是那个斯斯文文劝梁平不要吵架的那个男人,”周雨说,“是谁?”

李靳屿背着风把烟点,“是我大学的学,以前一组队参加过国际高校比赛。”

A大那几年势很猛,因为李靳屿带队,几乎横扫整个记忆界,将国内外能拿的奖项都拿个遍,结果不久,这位有如神祗的队长,被爆出利用记忆宫殿圈钱的丑闻,李靳屿一声不吭退赛,留下一身骂名。蔡元正替顶上队长位置,后续事件李靳屿也有注,那年A大的队员的心情都受些影响,第一次在世界排行榜上没有名字。那年冠军是一支韩国高校队伍。

其实当时梁平蔡元正跟在队里系算不错。在李靳屿的印象中,梁平性格直爽,蔡元正斯文有礼,而且蔡元正为人处世永远都保持一种理中客的态度。鲁老师是们的带队老师,那会儿鲁伯最喜欢的便是李靳屿蔡元正。后来李靳屿出事退赛,鲁伯失望至极,痛心疾首当着所有人的面叹息,“靳屿,你是我这么年,遇上最得意,却也最难以跟人启齿的学生,行,走吧走吧。走就别再回来。蔡元正,你带队!”

于是,少年便再也没回来。

-

今年的五月好像很温柔,李靳屿走在去鲁伯家里的路上这么想着,风开在两端,一端是,另一端是叶濛。只要想着那是她,不管多长多黑多难走的路,都觉得不太难走。

两周没见啊,不知道姐姐在忙什么。这段感情其实从一开始,现在,都是叶濛在主动,可最清醒的也是她,她成熟理智,哄,逗,连跟上床都可以自己来,好像就有一种,无论时,她都能随时抽身离去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李凌白,李靳屿绝对不愿意用这种方式保护她,因为很怕,也许一个月之后,姐姐的感情真的会冷淡下来,会发现,啊,原来你李靳屿也不过如。

“你是李靳屿吗?”

一个素面朝的中年女人站在院子里浇花,看见围栏外的李靳屿,犹疑着问道。

李靳屿回过神,隔着院子的围栏跟人打招呼:“是,师母您好。”

“来看鲁老师?进来吧。”女人将小院子里的门打开,蔼说。说完,朝里喊声,“伯,你学生来。”

鲁伯提这个鸟笼,晃晃悠悠从四合院的侧门出来,眼底微微一惊,似乎是没想过会来找,旋即背过身,“进来吧,你给烧壶水。”

这个四合院比较老旧,又小,跟几年前李靳屿来时没什么区别,窗外是零落的阳光,斜斜射一束光进书房,在满是粉尘的屋子里,鲁伯点燃檀香,一挥手,将火柴上的火给灭,丢一旁的烟灰缸里,示意坐。

鲁伯专门研究历史理,书桌上摆满大大小小的球仪,鲁伯指指这些球仪,“现在还能背图吗?”

李靳屿一身运动服,跟多年前毫无两样,似乎一点都没变,仿佛仍是那个当年被领家里,能把历史理背个麻溜的少年,“能。”

鲁伯不咸不淡点点,说,“你确实是我见过学生里资最好的,现在是打算回北京发展?还是什么?”

两人坐在沙发上,李靳屿弓着背,两手撑在膝盖上,搭成塔状,姿态正襟,声音不卑不亢,又诚挚道:“我昨在商场碰见蔡元正,听说您跟们在吃饭,我当时手里有点急事,就没过去跟你们打招呼,但想着,回来还是跟您说一声,毕竟过去年少气盛,我做事也挺没分寸。”

鲁伯温笑笑,“梁平跟蔡元正后来跟我说,说你回来,我想你是不愿意见们的,毕竟当年你是们最信任最敬仰的队长,你一声不吭撂挑子走人,论谁都对你心里有气。”

“是。”谦卑点。

鲁伯继续说:“梁平就像个孩子,你不用搭理,但你最委屈的还是蔡元正,当年,临危受命,可为你扛不少压力。”

“这不是想请您帮个忙,”李靳屿笑着说,“请蔡师兄吃顿饭,蔡师兄现在在做什么?”

鲁伯说:“可以啊,我把联系方式给你,你俩好好沟通沟通,元正现在在北京发展的挺不错,毕业之后就在书,算小有名气,前阵子还拿个什么新人奖。”

-

在李靳屿去找鲁伯的时候,周雨从超市回来,手上拎着两大袋刚买的洗衣液,拐过小巷,停在自家门,心情不错跟那只常年蹲在们家墙偷看李靳屿洗澡的猫打声招呼,“小/色/猫。”

“喵——”

周雨原本以为这猫是骂,后来仔细回想当时案发的全过程,觉得这只猫是在提醒身后有人,压根没当一回事,准备去摁密码的时候,感觉脑袋顶上猝不及防罩过来一顶乌云,正要仰看时,都来不及反应,腰间猛然一沉,被人顶一把晃晃的利器,下一秒,便被人呈大字型摁在冰凉门板上动弹不得,身后传来一声凶神恶煞的威吓:“别动——”

周雨无助看着墙那只猫,眼神里仿佛在说,“会报警不?帮忙报个警啊。”

猫很无情“唰”一声从墙上往下跳。

“开门。”身后的人说。

周雨:“你你你……别摁着我,你摁着我我怎么开门啊。”

身后的人一把拎的脑袋摁在密码锁上,周雨惶惶摁下几个数:“嘀嘀嘀——密码错误。”

“你别耍花样啊。”身后的男人说。

周雨委屈巴巴:“我被你吓忘啊。“

周雨感觉腰间那把刀已经要切进的肉里,又小心翼翼叮嘱:“这衣服不是我的啊,你你你,你别割破,要不你把衣服撩来,直接顶在我的肉上,这衣服听说要两万,破我可赔不。”

“快点!”身后的男人又没耐心,脾气又爆。

周雨抖着手摁一次,“嘀嘀嘀——密码错误。”

不会吧,李靳屿什么时候又改密码?

周雨觉得自己大限将至,脑门渐渐渗出汗来,眼见身后这个男人脸色越来越黑,吸气说:“这样,你们先不要激动,这个密码锁,连报警系统的,遍如果输不对,就会马上报警。密码我真的不知道改,所以你们要是不想打扰警察的话,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

“打。”

周雨拨通李靳屿的电话,那边不知道在忙什么,老半才听见慢吞吞接来,周雨开着扩音,看眼身后的男的,颤着嗓子说,“哥,哥,你改密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