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65章 第六十四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5章 第六十四章(1 / 2)

李靳屿拉上拉链,靠洗手池,一边看她洗手,一边将她耳鬓碎发捋到耳后问句,“饿吗?”

叶濛刚想说饿死,手机却陡然震起来,而且还是弹得还是视频,她嘘声,“是奶奶。”

“接。”他扬扬下巴。

叶濛关掉水,摁下绿色按钮。画轻轻跳转,两张熟悉慈祥孔笑眯眯地出现在镜头里,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连日来在北京发太事,看见俩老太太瞬间,她有点想哭,像一切都到那个安静祥和、她和李靳屿刚认识小镇。

叶濛将画对自己,徐美澜没看见靠在一旁洗手池上抱胳膊李靳屿,有些紧张地问:“宝贝,你怎么哭,发什么事?”

李靳屿下意识扫眼叶濛。

钭菊花也一脸焦急,追问:“怎么?是不是巴豆欺负你啊?”

叶濛吸下鼻子,把镜头瞥下一旁李靳屿,抹一下眼角泪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有点想你们。”

徐美澜松气,看他俩,蔼然地笑:“端午来吧,我俩给你们包粽子不?”

谁知道,叶濛哭得更惨,李靳屿叹气,抽过她手里手机,将镜头对准自己,答应下来:“,端午我带她来。”

看李靳屿这张俊脸,徐美澜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忍不住跟钭菊花夸道,“你孙子可长得跟明星似,真看。”

钭菊花大言不惭道:“跟我很像吧,亲孙子。”

李靳屿笑笑,“你俩就别学年轻人熬夜吧?”

徐美澜说:“你奶奶说睡不,想你呢,我估摸你俩肯定还没睡呢,就弹个视频看看,”说到这,徐美澜这会儿才发现他俩像没在房间里,像在厕所,狐疑地咦声,“大半夜,你俩在厕所干嘛呢?”

李靳屿咳声,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摸下鼻子,刚要说没干嘛,徐美澜似乎又有点明白,忙把手机镜头对准钭菊花,“要不,你跟你奶奶聊会儿。”

钭菊花用都是老人机,就是打个电话都有个机器女声在大声报数字那种,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对手机镜头跟孙子视频,还挺不意思,气硬邦邦,窘迫得不行:“我没什么要说,看眼就行,挂吧。“

徐美澜小声地哄她,“说句吧,很简单,看镜头就行。“

直到李靳屿低声叫句,“奶奶。“

钭菊花才对镜头哎声,看徐美澜鼓励眼神,憋半,只憋出一句:“你咋还不睡?”

李靳屿靠洗手台,反倒像长辈,“马上睡,前几让你去复查,你查吗”

“查,都挺。“

“,药别忘吃,身体有什么不舒服跟我说。”

“知道啦,啰嗦,“钭菊花不满地嘟哝,“挂吧,让我看眼叶濛。”

叶濛此刻靠在李靳屿肩上,已经不哭,笑眯眯地凑过去说:“奶奶,我前几给你俩寄衣服收到吗?”

钭菊花看他俩甜蜜蜜地依偎,忍不住把画给徐美澜看,小声地炫耀说:“看他俩,得跟什么似。”然后又对叶濛大声道:“收到啦!穿呢,可暖和,你奶奶跟我都穿呢。你在北京很忙吧,别老想我们。”

等挂电话,钭菊花和徐美澜一起睡,两人仰躺在床上闲聊。

钭菊花重重地叹气,有些心疼地说:“叶濛可懂事,我没见过这么懂事孩子,隔三岔五给我们寄这寄那,时时刻刻地想我们,我就觉得她这样太累,做事情俱到,也就你们家没别孩子,要是有啊,我觉得这孩子就会是受委屈那个。”

徐美澜也跟叹气,“是,濛濛从小就习惯照顾人,受委屈也不会告诉我们。她怕我们对李靳屿有看法,所她不说我也不问,即小两真吵吵架,反正只要不到离婚那步,咱们都别有看法。”

“我前总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不让她去北京,逼她立军令状,不让她找外地人,一是想给叶家留个根,二是知道她性子,怕她在外受委屈,最后变成她妈妈那样。医说抑郁症这个东西有一定概率遗传,所我们全家人都特别宠她,舍不得她受一点苦。”

钭菊花看她一眼,突然问句,“如果在他俩领证前,你知道李靳屿有抑郁症,你还会允许他们结婚吗?”

徐美澜苦笑,“说实话吗?不会。不过孩子她大姑有句话说得对,他们这代孩子活已经很累,外界已经不如我们当时靠蛮力就行,他们要承受东西太,我们大人呐,能不添乱就不添乱吧。”说完,她缓缓闭上眼,“睡吧,菊花,咱们明去摘些粽叶。”

-

挂掉电话,叶濛也睡不,李靳屿陪她在院子里坐会儿,看石榴树,看高高在上月色,看藤葛垂垂墙头,就这清淡光,偶尔对视一眼。刚在里两人又磨蹭一会儿,摸够,亲够,看彼此眼神已经无关情/欲,像两个六根清净僧侣人。

叶濛看那高高鹅蛋黄一样月亮,仰头突然就问句:“你那个法语班女后来还见过么?”

李靳屿靠在椅子上,此时已经换一身居家服,运动裤松松垮垮,也没扎绳,他看眼叶濛,又转去说:“我昨还见过,她现在在外交部,我陪外公去那边拜访一个老前辈,就碰到。”

“,别说,不想听。”叶濛突然扬手打住。

李靳屿笑得不行,如流水里月光下,男人声音显得格外冷清,话语却带一丝调侃:“我发现姐姐你其实就是闷骚。”

叶濛斜眼瞧他,反唇相讥:“没你闷骚,一一个姐姐。”

“你不喜欢听?”

叶濛不说话,瞪他。

李靳屿一手夹烟,一手把玩烟盒,有一下没一下地敲两人之间小圆茶几,“你别乱想,我没喜欢过她,当时也就是欣赏。我还帮邰明霄递过情书。”

“后来邰明霄追到么?”叶濛奇地问。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