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62章 第六十一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2章 第六十一章(1 / 2)

那会儿好像是六点,清晨的第缕光落进院子里,石榴树下是斑驳的光影,墙角的无名花在徐徐绽放,树的鸟儿在清唱,空气是干燥清爽的,那春光落在地,像是干柴遇烈火。

李靳屿以为叶濛会感动地亲他,然后告诉他她爱他。然而叶濛并没有,她在满室明亮的光里,冷静下来之后,看他好半晌。然后本正经、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告诉他:“不以那做,任何情都有解决的手段,永远都站在法律这边,你要是杀人放火,第个报警抓你。”

他当时哭笑不得。

“论破坏气氛,你真是把好手。”

李靳屿说着,有点无奈地抓起她的双手,将她高举着压过顶,跟她十指紧扣钉在门板,然后他弓着背,那晦涩不明的眼神,像是在寻衅,又更像是在欣赏什稀罕物件似的,在她身来回梭巡,压着声音调侃道:“姐姐你真的好正啊。”

她干净得像面窗明净的透明玻璃,什光折射什,月光泼过去,是身清亮。他觉得自己迷疯。

“才发现?”叶濛以为他说身材,“高中就这大。”

李靳屿扑哧低笑出声,手仍是扣着她,顺着她的话,懒洋洋地朝下看眼,“多大啊?”

“比现在小点吧,但那时候挺羞耻的,体育课班里的男生都盯着看,就会里面裹层束身衣,感觉那时候有点限制发育,不然现在更大——”

她抱有遗憾地话音未落,唇被人重重咬住,呢喃着:“唔轻点——”

两人之间有种诡异的磁场,呼吸,眼神,处处都燃着星火,好像无论相隔多远,总能给他俩吸到去。李靳屿两手将她顶在门,用力地将舌搅进去,将她搅得天昏地暗,像条渴水的小鱼,张着小口喘得不行。他副懒散样,衬衫扣已经解到最后两颗,甚至隐隐能瞧平薄铺实的腹肌,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欲/望,甚至有点清心寡欲,偏就浪荡地问句:“姐姐,做吗?”

叶濛大脑嗡声,乍然睁眼,仿佛这满屋的春光突然又亮些,激动地口齿不清:“你你你,行?”

他轻笑:“看来你忍很久?委屈你吗?”

“倒不是,你真的以吗?勉强啊宝贝,还能忍忍的。”叶濛这说。

李靳屿再次将她顶门,裙子猝不及防被推人到腰际,然后叶濛听他解皮带的声音以及非常无奈地声叹息:“不知道,们试试吧。”

……

李靳屿不知道叶濛之前怎样。但他毕竟是第次,确实紧张,在不紧不慢地抽两支烟后,又磨磨蹭蹭地去洗个澡,磨这会儿洋工,等回来时,叶濛没撑住昏昏睡过去。

李靳屿吹干发,身赤/裸地靠在床等她醒。床是榻榻米的,很矮,李靳屿条腿懒洋洋地踩在地还略显空余,然后他边喝着咖啡提神,边拿手机查点东西。

他随便翻页,发现都没什干货,而且男人的劣根性真是共同的,大多只在乎自己怎爽。李靳屿最后没办法,连女人的身体结构图都翻出来看,边喝咖啡便琢磨哪个是所谓G点的时候,叶濛醒,迷迷糊糊爬到他身来,带着倦音问:“在看什?”

“没什。”他把手机锁,丢到床,人还是懒洋洋地靠着。

叶濛像条泥鳅样滑不溜丢地跨到他身,在他眼睛密密地亲两下,然后趴着不动,似乎在等混沌的意识回笼,只听她极贪恋地在他怀里吸口气,像朵即将枯萎的花不由自主地汲取着呼吸的养分:“宝贝,你身好香。”

窗帘紧闭,屋内乎是黑暗,好像暮/色四合的夜晚。叶濛有瞬间分不清青天白。李靳屿把床顶的小壁灯开,橘黄色的光落进两人之间,他清晰冷峻的脸就近在咫尺。叶濛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脑袋埋在他颈侧脸红耳热的笑下。

“告诉你害羞。”李靳屿低看她眼。

“不行吗?”叶濛在他颈侧闷闷地说。

“行。”他边说着,边玩着她胸前的衬衫扣,然后颗颗轻轻挑开,那件雪纺的料子比葱衣都好剥。叶濛感觉他在把玩,心烧起来,麻麻的。听他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高中就这样?”

“嗯,再小点吧?”

“你们班男的这猥琐?高中就盯着你看?”

“你高中不会对异性好奇嘛?你真的个女生都没有动心过?”她扶着他。

“会吧,”李靳屿想想,声音变调,“动心没有过,好感有过,实算不好感,就是在法语班的时候觉得有个女孩子还不错,顶多算欣赏,那时候邰明宵还在追她,没觉得有什,而且发自内心地祝福。”

声音渐渐低下去,那星火终于燃。叶濛自动自发,全程都是她自己在掌控,她很照顾他的情绪,但凡他拧下眉,露出丁点不舒服的神色,她都会停下来亲亲他。好像只振翅地蝴蝶,被迫压抑着翅膀,只能点点扑腾着内心的火焰,压抑地快疯。

“你没想过要追她吗?或者让她成为你的女朋友?像们现在这样。”叶濛极尽风情地伏在他耳边说。

“对她没有。”

“那对谁有。”

“你,”他神色暗沉,拧着眉,好像难受至极,“那次在湖边,你找要微信。”

“嗯。”她顺着回忆,想起那个戴着渔夫帽的男人,冰冷、生涩地像是湖底的水,跟现在这个滚烫、青筋暴戾的男人似乎判若两人。

“那天晚,梦你,梦里们就现在这样,”他暗哑地,红着眼睛,“姐姐,亲亲,有点疼。”

李靳屿是真的疼,他动就疼,所以压根不敢动。全程靠着床,隐忍着瞧她,那眼神里像是荡着条摆尾鱼,铆劲儿扑腾着,怎都出不来。

……

-

两人觉睡醒,下午三点。叶濛睡醒,大脑神志又回来。叶濛觉得李靳屿有点在撒娇,好像就是仗着那种自己没经验跟她狂撒娇,叶濛觉得很懵逼,她没怎有经验好吧。而且,那句“爱你”现在怎看怎有猫腻。

李靳屿还没醒,闭着眼睛,半张脸都埋在枕里,叶濛微微侧过身,结果他密密、又根根分明的睫毛便颤下,“醒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