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57章 第五十六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7章 第五十六章(二更合一)(1 / 2)

周雨张就说手表已经花掉了,愿意跟叶濛道歉。

然而收到周雨道歉的叶濛坚持要报警,且电话已经举到了耳边被李靳屿随手抽掉,叶濛转看正要斥怎么这么纵容!却只听说:“我话要先问。”

两人倚车门堵在昏暗的巷子,周雨胸抱一个黑色大包,神情惊颤地瑟缩在墙角,这画倒像是两个成年人打劫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中生。

巷子隐隐散发一股浓重的臭味,周雨觉得己都快窒息了。可这个看起来清贵的阔少爷,却浑然不觉得难受,连眉毛都没拧下。可真忍。周雨心想。

李靳屿把叶濛的手机随手丢进车里,双手环在胸,散漫又好奇地问:“睡什么小姐要花三十万?你告诉下我,我点没见过世。”

叶濛下意识瞥了一眼,只见眼神紧紧盯周雨,看起来是真好奇。

周雨低,嘴唇像沾了胶水,紧紧抿,一句话不肯说。整个人此刻恨不得化进这臭水沟里,随之东流。

“据我所知,这边的小姐也就三百一晚,”李靳屿看笑了下,“说句难听的,你就是找了个处女,也不用花三十万吧?嗯?”

说完,慢慢从车起来,一步步朝周雨走过去,周雨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帮人赎身?”

“拿去赌了?”

“你花了我的钱,怎么也得告诉我,这钱花在哪了吧?”

李靳屿像一匹耐心颇足又绅士风度十足的狼,每句话都透漫不经心,却又咄咄逼人。

周雨眼见退无可退,眼神似乎还在悄悄打量怎么找机偷跑。被李靳屿一句话生生钉在原地。

“别想了。娉林洞的九街十八巷我都知道怎么抄近道,也知道在哪堵你。再跑就没意思了,我的耐心限,你要什么都不想说,那咱就报警,这钱不是个小数目,你如果拿去犯了法,以后警察到找我,我很麻烦。说实话,你要不是她捡回来的,你以为你还机站在这?早在你偷拿我烟的那天我就给你扔来了。”

为什么这边乱,因为娉林洞的九街十八巷是罕见的每条巷子都通,如果停在空中俯瞰,就像一个大迷宫,如果不是非常熟悉地形的人,很容易就被人甩掉。所以这边卖/淫嫖/娼贩/毒之类的不法勾当,在这边屡见不鲜。因为即使警察来了,们逃脱概率也大。

周雨当然不相信,觉得李靳屿在唬,抱书包缩到墙角,支支吾吾道:“像……你这的人,恐怕都没来过这里,怎么这么熟悉这里的路。”

“听过记忆宫殿么?”不等李靳屿说什么,叶濛走过来,没什么表情地说,“看过一遍地图就记住了,不需要来过这里。所以你还不说吗?我们真的报警,不是唬你的。我也没什么耐心了。”

周雨不知道为什么,相比李靳屿,反而更怕叶濛,这个姐姐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引爆的那种。

周雨终于退到墙根处,心惶撞,最终像一滩烂泥一贴墙角缓缓滑倒在地,抱脑袋低声说:“我不是找小姐,我是来找一个叫‘引真大师’的人。”

……

周雨简直就是贫民窟里翻版的李靳屿,除了们家没李家这么钱之外,们都承受了同的家暴。叶濛终于白己当时决定带回来的冲动来哪里,甚至心里一直隐隐觉得这是种冥冥之中的安排,其实当时邰霄句话,们都没注意,周雨点像李靳屿。别是那双眼睛。但偏巧,生得没李靳屿好,显得过于阴柔。

周雨爸爸是个赌鬼,三天两打老婆孩子,周雨五六个弟弟妹妹。但周雨爸爸谁也不打,只打周雨和周雨妈妈。因为周雨天生女相,性格又温弱,说话嗓音也跟女人一尖细。直白点说就是娘。镇人都说这孩子投错胎,是爸的报应,又在背地里嘲笑周雨不是爸亲生的。于是,周爸时常打气。周雨十岁那年,爸爸疯了,说要杀了妈妈。爸爸怒火滔天地抓妈妈的发往墙狠狠砸去,妈妈哭得声嘶力竭,无论她怎么求饶,爸爸也不肯放过她,甚至一遍遍把抓妈妈的发狠狠往墙撞。那声音,就像人拿一个大铁锤在重重地凿墙,无法想像当时妈妈的脑袋该痛!

几个弟弟妹妹都觉得爸爸只是发泄发泄,忍忍就过去了,谁也不敢吱声。毕竟爸爸从来没打过们。

周雨很绝望,因为只听到妈妈奄奄一息的求饶声和哭泣声。也知道知道爸爸打人到底痛。那晚周雨偷偷跑去报警,后来警察来了,妈妈险些抗下一条命。可然后呢?周雨当时只十岁,却意外地告诉警察要告爸爸家暴,然而的妈妈一直沉默不说话,像一具没温度的干尸。当时的警察又哪把一个十岁小孩的话当真,草草问了两句就走了。

结果可想而知,因为妈妈的软弱,周雨又被父亲抡打到半死,都不用歇,足足打了一个小时,一边打一边骂小贱蹄子。妈妈还是不说话,像死了一,周雨想,己大概也在那晚已经死去了。

然而周雨没想到,了高中,的噩梦才开始。起初是因为说话尖声细气,被同学取笑。渐渐的,从取笑变成了恶意玩弄。们最开心的不过是想看细声细气地尖嗓子大叫:“你们够了没!!”

们激怒,欺负,不过就是想看这个娘娘腔怎么发火。们一天的快感都来于的丑态。对周雨来说,这些跟爸爸的毒打比起来都算不了什么。们爱笑便让们笑,觉得既然是个异类,就应该活在地底。直到,一天,跟一个富代起了冲突。

然而这个富代折磨人的方法简直花百。

富代想寻点刺激,便逼周雨去偷钱,去掀女生裙子。还拍下视频,放到论坛,让成为众矢之的。周雨如果不答应就话不说把拖进厕所去打,打完了再往脸撒泡尿,狠狠碾两脚。如果还不去,下一步便把的脑袋摁进厕所里喝小便池的水。

十七八岁本应该是见山是山,见海是海的亮年纪,可周雨被这个恶魔一步步拖进深渊里。

后来,周雨被逼退了学。但偷东西这种事情,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瘾,周雨发现己已经戒不掉了。甚至都不知道己什么时候偷了这件东西,但就是不知不觉地伸手去拿了。

一回,在外,偷到了这位“引真大师”的身,结果还被捉了现行。那时候手法已经很老道,在那之从没失过手。那是第一次。

引真大师瞧年纪轻轻,没同计较,甚至苦婆心地劝回是岸。临走时还从一个布袋子里掏一本书送给。

听到这,靠在车的李靳屿轻轻掸了掸烟,问:“什么书。”

这本书随身携带的,每天几乎都要看好几遍,里很话都写进了的心坎里,但周雨不知道该不该拿来,迟疑地看俩。

李靳屿皱了皱眉,没耐心了。

周雨立马掏来:“就这个,《门》。”

整本书书皮是全白,没任何腰封之类的设计,就正中央一个大大的门字,甚至连作是谁都没写。设计很简洁,但也很盗版。李靳屿靠车门低,一手插兜,一手掂书来回翻看了一下,很快便无语了,“亏你还过学,这非法版物你看不来?”

当然知道这是非法版物。周雨正要说话,旁边猝不及防地插入一道声音。

“这书我怎么看这么眼熟呢?”叶濛把书抽过去。

李靳屿又觉得可是己孤陋寡闻了,好整以暇地靠车门,双手环在胸,做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来,两位,给哥哥说说,这是什么惊世巨作。”

叶濛就昏黄的路灯翻了两页,“不,我确定我没看过,但这个书封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别吵,让我想想。”

李靳屿怕她眼睛看瞎,一把抽过书,丢回给周雨的怀里,继续靠车门问道:“然后呢,为什么找这个‘引真大师’?”

周雨说:“‘引真大师’说人活得点信仰,不像我这不不白地活。‘引真大师’说如果我看了这本书想入门的话,就到北京的娉林洞找。”

李靳屿说:“所以呢,手表给了?入门费是吧?”

周雨摇摇,“‘引真大师’是好人,不要我的东西的,而且我没见到‘引真大师’,来的是一个光男人,长得跟‘引真大师’些相像,但我可以确定不是一个人。”

“表呢?”叶濛只关心这个。

周雨对李靳屿说:“我不是故意要拿你的表的。我只是想拿你的衬衫穿,你当时就丢在洗衣机,我急忙慌往包里塞,来翻包的时候才知道里夹你的手表。那个男人说,入门之得把身最值钱的东西扔进一个框里以此来表示我们的诚心。我不敢扔你的表,我就把我妈给我的玉佩扔进去了,结果那帮人觉得我不诚心,把我赶来,表被们拿走了。”

“走吧,报警。”李靳屿话不说,转身车。

叶濛没跟去,而是低靠车门,一动不动。她不动,周雨更不敢动,眼神小心翼翼地打量她。最终叶濛只是冷淡地瞥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打开车门进去,淡淡地扫了一眼:“来。”

等三人坐定,叶濛坐了一儿,对李靳屿说:“我想起来这本书在哪看见过了。”

李靳屿回看她,“哪?”

“我妈,”叶濛说,“当初我妈死后,警察交给我们的遗物里,就这本书,是在我妈车里发现的。”

李靳屿:“你妈信教吗?”

叶濛摇:“我说不来,她看起来不太信教。但我去北京读书之后,其实家里发生的事情我知道的不。”

李靳屿也不回,向后冲周雨一摊手,“把书给我。”

周雨老实巴交地递过去。

李靳屿低随手翻了翻。

叶濛开车,时不时瞅两眼,就这个时候,李靳屿认真低看书的子,好像又回到了宁绥那时候。看书,她就趴在桌看,数密密丛丛的睫毛,玩的手。

那时候又乖又闷骚,一点都不像现在这咄咄逼人,像只小猫,时候高冷时候粘人。

李靳屿随手翻了两下,发现没什么异常,都是一堆心灵鸡汤,就是网随处可见的那种,叶濛妈妈被骗正常,周雨这种年轻人居然还当,挺诧异地把书丢还给,“年轻人你都不网吗?这种心灵毒鸡汤你要想听的话,我旁边这位姐姐给你分分钟编三本。”

叶濛横斜眼:“你是在骂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