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56章 第五十五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6章 第五十五章(1 / 2)

超市人多,络绎不绝。叶濛蹲在内衣裤区被琳琅满目的男士内裤挑花了眼,面料?型号?四角?三角?子弹又是么玩意?

两人开着视频,远程购物,叶濛懵懵问:“大号还是小号?”

“你又不是没摸过,感觉不出来?”

她字顿:“……大号、还是小号?”

李靳屿笑着报了尺码。

叶濛觉得自己像卖力的超市导购员,竭尽全力地跟视频里挑三拣四的金贵少爷推销:“这种呢,纯棉质地,平民中的王体验,贴身柔软,就没你的码了。小号将就下?”

李靳屿则坐在院子里,喝着咖啡,很难商量:“不要。”

叶濛目光又开始漫目的地搜索,随后眼前乍然亮,“啊,这好,角斗士,绝对猛男。”

“……”都么玩意。

“或这,穿它,月朦胧,鸟朦胧。”

“你才朦胧。”

叶濛又捡起条:“还有子弹的。”

“我不穿子弹的。”

叶濛好奇地说:“不过这子弹的到底么玩意?”

“要不你买条,我穿给你看?”金贵少爷说。

“……”

李靳屿笑了下,得了便宜又开始卖乖,就着清晨里碎金般的薄光,人翘着二郎腿仰在椅子,拿手遮着额顶的光,轻描淡写道:“行了,逗你的,你随便买两条。回来帮我带包烟和打火机,周雨这小子连我打火机都拿走了。”

叶濛还是难以置信,结账的时候将视频转换成语音,“你是不是欺负他了?”

然后她隐隐听见电话那头李靳屿似乎轻轻哼笑了声,声音像清晨的雾凇,慵懒低沉,“怎么,你以为我吃他醋啊?还是你知道我会吃醋,故意把他带回来气我?”

叶濛冷笑:“你来北京跟我说过字么?”

“我没跟你吵架,你不用这样,”少爷起身去洗脸,“算了,你回来再说。”

李靳屿这院子抵宁绥五六,光厕所就顶宁绥的半套间。院子里还种了两棵石榴树,枝叶密密落落地垂在墙外。他显然刚搬进来不久,里头没么家具,到处都空荡。本来东西就不多,被周雨这么“洗劫”,看起来几乎就是刚粉完墙的空壳子。

叶濛回来的时候,李靳屿在卫生间洗脸,挂着脸汨汨的水珠,梢湿漉漉地贴在额角。他每次洗完脸或洗完澡整人就嫩得不行,皮肤白得能透光。

像片刚经过清水洗涤的绿叶,脉络清晰,干净清新。

她把东西丢过去,倚着卫生间的门终于心平气和地问了句:“平安和奶奶你怎么安顿的?”

李靳屿脸也没擦,拿着东西直接出来了。叶濛这才厕所里连毛巾都拿走了?

见他淡定自若地就这么顶着湿哒哒的脸回卧室换衣服去了,卧室门大大方方敞着,而且他还没走进去,直接当着她的面,浑不在意地拉起睡衣的衣角脱掉,露出宽薄的后背,和平直的肩臂,李靳屿的肩臂从后面看,宛若标准的衣架。

“奶奶在你家,”他低着头自下而扣着衬衫扣,脸湿漉,还在往下滴水,“平安我送给方雅恩了,俩老太太照顾条狗不太方便,方雅恩会定期带平安去看奶奶的。”他说完,低头要解裤子,她像木偶似的,不地看着他,眼神还挺如饥似渴的。

李靳屿长手伸,轻轻带了下门。他没关门,斜了六十五度角,角度算得尤其精准,刚刚好挡住叶濛的视线。

等他换完,再次把门打开,坐在床边低着头在套袜子。

他卧室很大,除了张床,和床前面摆的台近六十寸的电脑,像电视机。底下用三脚架支着之外,再他物,哦,还有摊着的行李箱,还是rimowa的,叶濛拧了拧眉。李靳屿似乎知道她在想么,笑了下解释说:“我回了趟我妈那,这都是以前的东西,不是在买的。”

他仍是那天那套衬衫西裤,不过胸前和袖口的扣子都没扣,松散地开着,露出干净清瘦的锁骨和小臂,脸还有水顺着他流畅的脖颈慢慢滑入他的领子里,额梢的鬓都是湿的,这副样子太像事后,这会儿来人铁定以为他俩刚做完,重点是,他还然后拍了拍床边的位置,“过来,聊会儿。”这游刃有余地富家小开样,让叶濛觉得自己像他招的小姐。

“……”

床是榻榻米,床丢着两凌乱的类似游戏手柄。看来这几天是忙着跟那帮狐朋狗友打游戏了。

李靳屿两手向后撑,半倒在床,头微微仰着,却似乎又看穿她的心思,活了下脖子,看也没看她神情懒散地说道:“没打游戏,也没飙车,这几天都在忙的事。”

叶濛败下阵来,叹了口气说,“周雨的事,你打算怎么办,报警吗?”

“不用,”李靳屿坐起来,漫不经心地给自己点了支烟,“我给他手机装了定位器,他没离开北京。”

难怪他这么从容不迫还指挥她去买内裤。

“你早了是吧?”

李靳屿看着她,说:“没那么早,我是他会偷我的烟抽,十七八岁的小孩有点这种小偷小摸的习惯就不太常,所以我观察了他两天。”说到这,斜眼睨她,掸了下烟灰,笑着说:“你捡回来这宝贝弟弟,很有趣。”

“这事儿你是不是得嘲笑我辈子?”

“没有,”他淡淡举了下手有点誓的意思,“我是提醒你,以后看人小孩长得好看就往家领,你坑我就算了,差点坑了邰霄。”

那天她大哭场之后,仍觉不痛快。人有时候是这样的,觉得迷茫的时候,便想找精神支柱,她做古董这行久了,多少也有点信风水和神佛。于是回来之前便去了趟在当地听说很灵的六榕寺求签问缘。问得她跟李靳屿,那日的签解是,让她多积福报日后便定能有收获。谁能料到,周雨偏巧在那时撞枪口。她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叶濛被他这么讥讽,还是忍了忍说:“你回北京为么不找我?”

李靳屿又往后仰,手撑着,两条腿曲着敞,手掸着烟灰,淡淡说:“我怕你不想看见我,我也不想像以前那样粘着你让你难做。”

叶濛开头:“你是来这边朋友多了,不需要我了吧。”

“如你非要这么想——”

“我也没办,”叶濛打断他,回头冷冷地看着他,“你要这么说是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