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55章 第五十四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5章 第五十四章(1 / 2)

叶濛楼的作有点太高兴。“噔噔噔”这个装腔作势的高跟鞋踢蹬声,李靳屿很熟悉,她每次走路走累了,装模做样蹬着高跟鞋,想要他抱。

邰明霄是丈二和尚摸着头脑,过他哪管叶濛高高兴,他的心已经迫及待飞到九门岭,兴冲冲回吆唤两位少爷车,李靳屿靠着他那台小百万的爱驹,紧慢冲他举了举里的烟蒂,“抽完这支。”

等楼的灯骤然亮起。李靳屿才把烟揿灭,懒洋洋起来,打开车门去,边绑安全带边随口问了句:“她怎么了?”

邰明霄:“什么?”

“小姐姐看起来太高兴呐,”李靳屿神情轻佻,下巴冲车外楼一扬,“你跟她说什么了?”

邰明霄跟叶濛一般大,勾恺比他们几个都大两岁,这里头算起来是李靳屿最小,哦,现在还有个周雨。想到这,李靳屿回头看了眼坐在座始终一言发的男孩。

邰明霄掰下车镜照了照,有种要登台唱戏的整肃感,边照边说:“知道,女人嘛都有那几天,我刚说咱们要去飙车,知道踩她哪根神经了。”

……

飙车这件事,于李靳屿来说已经是个世纪的事情了。自从他哥车祸死,他几乎很少碰车,算PTSD,只是也厌倦了这种需要用肾腺激素分泌来麻痹自己的活。

以无论邰明霄怎么热情似火再三邀请,李靳屿一金贵夹着烟、翘着二郎腿坐在俱乐的轮胎椅里,像个浪子回头的纨绔子弟:“我兴趣。”

邰明霄本以为他这次肯回,是以放下过去重新开始,合着他想多,压根有。那是为什么回来呢?且他依稀感觉这次傻白甜回来,像变了个人。倒也是说变化有多大——说话,气质,还是老样子。只是他以前在李家受疼爱,李凌白他闻问,但他至少像个有家的孩子。此刻的李靳屿,则完全是百无禁忌,有种无家无室孑然独的感觉。

过邰明霄也强他难,毕竟当初李思杨车祸的时候,李靳屿可是惨兮兮目睹全程。于是,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宽慰,“那我去了。”

俱乐门外是九门岭那段崇峻的盘山公路,那座神秘的山头像群山的王,四周小山环绕附庸着,唯独孤峰自立,蜿蜒的柏油路像一座旋转楼梯扶摇直,直登顶空。山顶缭绕着朦胧的雾气,好似一条仙女的袖带。

这座城市有的高/潮全都在这里,这些年轻人尽情发泄着内心的爱/欲,这样的生活,李靳屿早过腻了。

“也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黎忱看着那条公路,听着那些年轻人疯狂放肆的尖叫声,说,“我总觉得你变了。”

李靳屿人仍是靠在椅子,二郎腿翘着,着掸了下烟灰,他的话置可否。

“变坏了。”黎忱又笃定补充一句。

李靳屿抿了口烟,着摇摇头:“我本来这样,只是现在懒得装。”

突然,油门声在山间发出沉闷的轰鸣,为夜晚那些高/潮拉开了序幕。李靳屿这声音无比熟悉,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表,如果快的话,八分钟到山顶,邰明霄比他晚三十秒左右。副驾驶要有人的话,或许还可以接个吻。

一瞬间,两台除了颜色,形状别无二致的跑车如同刚出笼的猛兽在山间疾驰、咆哮着往山顶冲去。他们这么乐此疲在这厮杀,其实也光是为了这片刻的刺激。男人的乐趣其实也挺无聊的。俱乐有个成文的规定——九门岭山顶常年插着一顶小旗子,是登顶记录保持者的名字。

最早是李靳屿和黎忱打赌,那时候十八/九岁的少年人好胜心强,信誓旦旦想改江山,黎忱到底大他八岁,又是职业车,一直让他赢过。但其实黎忱心里挺清楚自己胜在哪,但凡等李靳屿两年,那头的名字恐怕易主了,来少年走了。这条规矩保留至今,隔三岔五有好胜者来挑战,始终都打破,那小旗子一直都是黎忱的名字。

黎忱的记录是七分五十六秒。李靳屿二十岁那年的最快记录是,八分零二秒。也是这几年来,唯一一个跟他相差十秒内的人。

“再去试试?”黎忱心里竟有些期盼。

金贵少爷惜命的很,“算了,什么兴趣。”李靳屿活了一下脖子,灭了烟站起来:“我去趟车厂。“

“老车厂?”黎枕狐疑跟着站起来,“你去那干嘛?”

“看下监控。”

黎忱跟着走出去,将那帮小孩甩在,两人并肩迎着夜风往车厂走:“你也来查那什么新加坡华藏的案子吧?”

“嗯,好奇。”李靳屿说。

李靳屿是什么好奇心旺盛的人,一回来毫遮掩直奔这,显然是目的太过直接。黎忱多少有点了解他。于是在李靳屿大剌剌敞着腿,像个大爷似的靠在保安室的椅子里头有一搭一搭翻着监控过去一个月的监控画面,黎忱也有一搭一搭盘问。

“这几年哪儿去了?”

李靳屿姿态很随意靠在椅子,为太过随意,显得有点像是在看什么无聊至极的电影,还一边剥着刚从黎忱俱乐拿的几颗花生,懒洋洋丢进嘴里,眼神散漫盯着电脑画面。

却偏偏还能跟黎忱一问一答。

“我奶奶家。”

他向来一心三四用都什么问题。黎忱则靠着保安室的大门,有些意料之外点点头说:“做什么呢?”

李靳屿盯着那一的监控画面说,又心在焉敲了下键盘的进度条说:“混日子。”

黎忱抱着胳膊,往里头探了一眼,“这画面从刚才到现在,过吗?”

“有。”李靳屿如实说。

车厂保安室能保留的是近两个月的监控,加这边几乎人来,画面几乎都是静止的,要在这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找出一点蛛丝马迹,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