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51章 第五十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1章 第五十章(二更合一)(1 / 2)

李靳屿将奶奶和平安送到徐美澜家去。钭菊花头天晚上还斩钉截铁扭头说不去,结果第二天特起个大早,平洗澡都要李靳屿三催五请的老,还破天荒连带着洗个头,李靳屿给她吹头的候,隐隐闻到一阵痱子粉的味道,“您长痱子?”

“你才长痱子呢。”老嘟囔一句。

她是用爽身粉来盖味的,都说老人身上有股味道,李靳屿不嫌弃她,叶濛也不嫌弃她。叶濛的奶奶就不一定,因为上次徐美澜来医院瞧她的候,徐美澜身上是香气扑鼻的。

吹完头,钭菊花又咕噜咕噜滚着轮椅回到房间,翻箱倒柜找半天,终于从压箱底里找出一件新衣服换上,正要换,一回头瞧见自家那英俊的孙子正倚着门框似笑非笑看着她。

别扭的心思被人看破,钭菊花难免有些窘迫,气急败坏吼道:“关门!老尊严,换衣服随便看啊!”

李靳屿哪敢,尽管落魄至此,骨子里还是个绅士,任何年龄段的女性都给予基的尊重。小女孩换衣服也知道找借回避。刚回来那几天其实还挺不适应的,从住过么小的房子。整间屋子加起来的实用面积能还以前一个厕大。李靳屿跟着老一进门,整个人就懵。

李凌白那么有钱,居然不给她前夫的妈妈买套好房子。老似乎知道在想什么,立马给解释说,是她自己不要的。老骨子里还挺硬的,说什么也不肯要李凌白的钱。

老来不觉得房子小,李靳屿一来,她便知道小在哪,李靳屿一个大高个,又是个正值青春的男孩子。一进门,就像棵白杨树一样戳在屋子里,那候电灯还是那种老式的挂灯,笔直从天花板上吊下来。李靳屿那候经常撞,有候老在屋里缝点东西,看见客厅里模糊的灯影摇摇晃晃,便知道又撞上,紧跟着就听见一声低低的“操。”

是男孩子们特有的头禅。老也老听杨天伟说,李靳屿说得比较少,只有烦急的候才蹦出来一句。钭菊话还戴着老花镜在穿针,小心翼翼将线勾过去,瘪着嘴有模有样跟着学句,不满嘀咕:“操操操,有什么好操的。”

李靳屿那候怕上厕尴尬,只有等老出去溜达才起来。晚上又要等老彻底睡着才去放水洗澡,或者点支烟抽。

整夜整夜失眠,睡不着就整晚坐在小院里抽烟。奶奶睡眠很好,不像一般老人家睡眠浅,一点动响就醒,老睡觉雷打不动,不起夜。那候刚从鬼门关走回来,什么都潦草敷衍,也不爱说话。老始终也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有候烦还把她掸开,绅士的底线能守住,绅士的风度那候全无。极其厌世赶她:“您能别管我么?”

老脾气也不好,见孙子不好教训,把碗一摔,“你爱吃不吃,你要不是我亲孙子,我才懒得管你!”

李靳屿少年气头,一焦虑,也把抽一半的烟给摔,“那我亲妈怎么不管我啊!”

老人向来节俭,见不得人浪费,也不管小少爷以前是个什么性子,直接从上把那支烟捡起来,拍拍灰,将滤嘴塞回李靳屿的嘴里,“要抽就抽完,下次抽一半给丢小心我抽你。”

小少爷性子其实还挺不错的。人人都夸聪明有教养,但一病就像一只被囚笼困住的小兽,出无力而张狂的嘶吼声,其实种看似张牙舞爪的狠戾至少在老面前是有点虚张声势的。老风雨不惊,但她脾气差,是真动手的那种,听说爷爷就是被她么打死的。然只是镇上传说,李靳屿知道爷爷其实是病死的。

李凌白从来不打,她只冷暴力。老是真舍得下手打,气急狠狠拍背,就像邰明霄的外婆一样,拿着鸡毛掸子追着邰明霄气儿不带喘的,能跑半个北京城。

李靳屿后来渐渐适应。跟老的关系日渐和谐,脾气越来越隐忍,老倒是越来越别扭,大概是几年身体不好,总是给惹麻烦,老心里过不去,各种凶骂掩饰自己。

李靳屿也都不一回事,给她关上门,也走,背缓缓靠上着门。

双手抄在兜里,仰着头,拿后脑勺顶着门板,眼睛直愣愣盯着天花顶,难得不懒散,认真靠着,似乎在回忆几年跟老相处的光——脸上挂着的笑渐渐被压平,大脑不过一遍不知道,过一遍仿佛放电影一样,直接从片头拉到片尾,比就显著。初那个盖世英雄,坐十几个小火车风尘仆仆从宁绥赶到北京护着、八面威风的老,好像就在一夕之间老去。她几年生病,李靳屿也觉得她有什么变化,也许只是因为朝夕相,注。有的痕迹都刻在岁月里,只不过被她用细沙抚平。风一吹,痕迹便露出来,经不起琢磨。

段间围着叶濛转,等回过神,奶奶其实已经一个人走很远,那前头是什么,层层迷雾,看不清,那迷雾后面是什么,总归不是期盼的。

李靳屿有些难忍闭闭眼,背着门板,低声说:“奶奶,我很快回来。我去看一眼就成。”

“别啊,多看几眼,省得你整天想。”

钭菊花说完,哼着小曲,又给自己上一层爽身粉,一捧捧粉末四处洒落着,床头柜都落一层白白的淡粉,好像尘封多年的灰。

-

前一天,北京。

梁运安约见叶濛,今天难得带眼镜,换一副隐形,穿着一件熨烫妥帖的白衬衫,扣子扣得一丝不苟,瞧上去又年轻几分。

“相亲去?”叶濛笑着问。

梁运安叹气,还真是,“办法,家里着急,悬着一脑袋人命我也得见见那姑娘。”

“怎么样,合适吗?”

梁运安脸红红的,看来是挺有好感的,“还行吧,我工作也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瞧上我。人是个外科医生。”

叶濛难得见露出种不自信的表情,“以前谈过恋爱么?”

“谈过,五年,分。”

叶濛不追问。梁运安反倒一愣,以为她至少也问一句五年怎么分,“你人真的很让人挫败哎。”

叶濛笑笑抿水,“抱歉,个人习惯。我不喜欢听人说分手,总觉得不吉利。”

梁运安诧异:“想到你还信风水。“

叶濛话有保留:“做物行,多少信点,吃得就是风水行饭,不说信仰吧,多少神明有颗敬畏之心。“

梁运安点点头,敲敲桌子:“说回案子吧。”

王兴生17号凌晨三点离开酒店,上那台丰田车之后来到九门岭,下车后便失踪,之后警察在监控录像里找到关于和秘书张丽的任何踪迹。直到18号九点有人报警,在车厂现的尸体。

就是个案件目前全部的间线。因为王兴生的社关系复杂越往深挖越现身上的谜团多,以只能从间线下手,一点点抽丝剥茧。

“确定�号来九门岭之后就离开吗?”

梁运安不确定,照实说:“个排查量很大做不到万无一失。”

如果离开九门岭,17号一整天呆在边干嘛?又或者,就算离开九门岭,又去哪里?为什么最后又回到边。

“们身上有打斗过的痕迹,也就是说现场应该有第三人。”

叶濛又问:“车厂确定有监控吗?”

梁运安说:“确定,里里外外全都查看过,唯独门的保安室监控还能用,其它都坏的。”

“保安室?”

“嗯,我们查,无用信息,”梁运安抿水,突然想起来,“唔”声,囫囵吞下去,说,“我昨天又去市局翻下你妈妈那个案子的详细案宗,你知不知道你妈妈的案子,其实是有一个目击者的。”

叶濛来在看窗外,此夜幕沉沉压下来,商业街店肆林立,霓虹灯勾勒着CBD中心鳞次栉比的高楼,听见梁运安话,她蓦然转回头来,眼神错愕,显然是不知道的。

梁运安是料之中,才她娓娓道来:“九门岭段路,八年前公路翻修,还是个野山路,监控。以成些富家子们的飙车基,特别是夜里两三点的候,城里些少爷们有什么需要解决的私人恩怨就往那块去。”

九门岭是鹳山区最危险的一段盘山公路,整条路段有十九个一百八十度急转弯,路窄弯急。那儿还装护栏,一边崖底峻险怪石遍布,一边壁立千仞高耸入云,仿佛在高空中游云走雾。驾龄十几年的老司机过段路都老老实实摁喇叭,除那些喜欢寻找刺激的富家小开,人敢在个路段上生事。后来出事,富二代们兜不住,警察把路封,去年才重新开始修路加宽,但很多小急弯还是有监控。

梁运安说:“那个目击者,在你妈出事的第二天来警局报过案。”

“说什么?”

叶濛不知道怎么,眉心仿佛连着心跳,砰砰跳格外夸张,耳朵嗡嗡嗡,有瞬间似乎听不清。

梁运安二十六,看着面颊黝黑,成熟稳重,但实际比李靳屿还小一岁。警校刚毕业就分到鹳山来。大概是不适应穿么一丝不苟的衬衫,生涩一边低头解开领的扣子,一边说:“说在车里看到两个人,副驾驶上还有一个男人。”

叶濛微微蹙眉,“指认吗?为什么警察有告诉我?”

梁运安解完扣子终于舒坦,抬头看着她,“警察不告诉你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