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48章 第四十七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8章 第四十七章(1 / 2)

不速之客是李靳屿的表婶。钭菊花子孙薄,膝下就一个独孙。亲戚关系也淡薄,唯独剩下一个妹妹相依为命。妹妹那支家族人丁兴旺,子孙满堂,但都无甚出息的,除了杨天伟爸爸,几年不懂事好赌欠了一屁股债,这几年才算老老实实在广东做生意还债。其余的几个天天游手好闲躺家睡大觉还做着财梦。

这表婶便是其中之一,一登门准没好事,不是借钱就是给他做媒。

“这年头,媒人也难做。”叶濛在表婶进门的瞬间就醒了,因为平安一直在叫,似乎也不太喜欢这个来客。

她刚睡醒,口干舌燥。睡眼惺忪地趴在桌可怜巴巴地抠着李靳屿的手心,“老公,我口渴。”

李靳屿这会儿不想出去同表婶正面交锋,靠着椅背翻着书,懒懒欠扁地问:“口水喝吗?”

叶濛一只胳膊垫在脑袋,另只手两人牵着互相把玩着,笑趴在桌,眼神忽然下移,逗他:“喝别的可以吗?”

“喝什么?”

李靳屿没反应过来,茫然瞧过去,对上她意有所指的眼神,视线也跟着她不自主地下移,缓缓地落到自己裤/裆,突然反应过来,莫名被呛到,猝不及防地剧烈咳嗽了声,然后忍不住难得笑着骂了个单音节。

“操。”

叶濛笑趴,眼神里像晕染了此刻窗外的胭脂云,清丽又有着随风动的肆意和漫不经心。

客厅,平安终于不叫了,安静地趴着。

“李靳屿在家啊?”表婶听见那声咳嗽,往李靳屿那间紧闭的卧室门瞥了眼,对老太太说,“怎么都不出来见见婶呢?”

“人家在里头陪老婆,”老太太坐在轮椅盖着小毛毯,翻了个白眼,“谁要陪你这个老婆子。”

表婶面露异色,惊诧道:“哟,李靳屿结婚了?”

“嗯,”老太太不露声色,“还没来得及通知,等他俩办酒席再通知你们。”

表婶忍不住好奇打听:“哪家的?”

“到时候不就知道了,”钭菊花不太耐烦,“你今天到底来干嘛?”

表婶心道,瞧老太太这态度,估摸这孙媳妇儿也不怎么拿得出手。于是她清了清嗓子,端正了一下坐姿,小声地刺探了一句:“听说,李靳屿他亲妈在北京有个挺大的古董公司?”

老太太冷眼瞧她:“关你什么事。”

表婶讪讪一笑,“是杨高义,高义觉得在镇没什么出息,想去北京发展展,能不能让李靳屿亲妈帮帮忙啊,大家都是亲戚,你看杨天伟在北京现在混得不错,听高义说,杨天伟昨天买了一双球鞋两千块呢。”

老太太是老,但还不糊涂,听话里的意思也明白了。

她儿子这是瞧上杨天伟在北京过好日子,目中涂朱眼红了,也想找途径去北京发展?

“你从小就把杨高义惯坏了,他可没杨天伟能吃苦。”老太太讥讽道。

表婶立马说:“高义能吃苦的,这孩子生来我们家哪有享过什么福呀,你看别人家地底下随便挖个什么宝贝出来,一倒手几套洋房就到手了,咱们家这块地守了这么些年,可啥宝贝都没出过。”

宁绥也有千年历史,镇倒古董的数不胜数,早年这家致富的也不计其数。杨家兄弟死守这块地不愿离开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总有农民三不五时能从地里挖些宝贝出来,再找外地文物贩子一倒手,赚得满盆钵体。那时候是僧多粥少,后来政/府专门划了几千亩地作为文化遗址保护,在新文物法修订之后,严厉禁止文物倒卖,再有出土宝贝全都强制要求交地方文物局,私下倒卖一律重判。

重刑之下,收敛了许多,文物贩子不再猖獗,但都转为地下。时至今日,镇也还有不贩子蹲点。有些农民自己地底下挖出来的宝贝还是不愿意上交,偷偷找文物贩子给卖了。

别人家田地就跟观音点了圣水似的,寸土寸金的,扑扑地往外冒人民币。他们杨家地震也震不出来几两宝贝。表婶一家算是心灰意冷。于是瞧着两天杨天伟的朋友圈,心生妒意,便想来找找李靳屿这个便宜表侄寻个路子。

两人屋里还是刚才的氛围。叶濛没了睡意,一只手垫着百无聊赖地趴在桌,玩她老公修长分明的手指,时不时亲两口他的指尖,看起来是真稀罕。李靳屿任她闹,偶尔记到兴头,会去拧她耳朵,让她别闹,安静一会儿。

叶濛无聊得紧,下巴搭在桌,终于忍不住问:“宝贝,你还要看多久?”

“无聊了?”李靳屿问。

“有点。”

李靳屿把书一丢,把她拉过来,摁在自己敞着的腿间,自己则懒洋洋地仰在椅子看她:“先陪你玩会儿?”

叶濛坐在他身上,玩他胸口的运动服拉链,说:“你怎么不问我那天勾恺为什么在我家?”

李靳屿看她毫无章法的拉开封,任由她来来回回折腾,眼角垂着一条冷淡的弧度低声说:“不想问了。”

叶濛叹了口气,俯下身,去捧他的脸,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娓娓道来,最后同他鼻尖蹭鼻尖地讨好说,“你以后吃醋也要看对象好不,勾恺长得不帅,且还那么矮,我不是疯了,放着盘亮条顺的老公不要,去外面偷吃?”

两人面贴面,呼吸近在咫尺,温热濡湿的气息喷洒在彼此脸上。

“盘亮条顺形容女的,你是不是找打。”李靳屿一点都没威慑力地说。

叶濛毫不留情地点破他:“装什么,听我这么说,明明心里很爽。”

两人贴得极近,余光里全是彼此火热的眼神,李靳屿很想亲她,最终还是忍了忍,咳了声,装模做样说:“没有,一般般爽。”叶濛笑倒在他身上。

两人闹了一会儿,却听门外叽叽喳喳吵起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二话不说站起来出去。表婶一见李靳屿姗姗来迟,眼神一亮,立马丢下老太太朝他们这边疾步过来。

老太太腿脚不便拦不住,只能急赤白脸在身后怒吼:“你跟他说也没用,那女人跟我们家没关系!”

表婶不管不顾径自朝他们这边过来,看了眼李靳屿身后的叶濛,先问:“这是你老婆?”

李靳屿不冷不淡地嗯了声,“你有事吗?”

表婶便将外头跟老太太说的话啰啰嗦嗦地跟李靳屿重复了一遍。

李靳屿面色越听越冷,一声不吭,但他始终没有打断。等表婶终于絮絮叨叨说完。

他说:“对不起,帮不了,我妈不认我。”

叶濛心疼不已。看他越来越冷的冰山脸,眼底聚着从未有过的寒气。

表婶仍是不知好歹道:“怎么会不认你,好歹是亲生的。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妈——”

“她就是。”

“你是不是不愿意帮忙啊,李靳屿,你可不能这样,”表婶倚老卖老压根不听,不依不饶地强人所难道,“这事儿我还就交给你办了,你可得给我办得漂漂亮亮的——”

叶濛哪还听得下去,把李靳屿拉到自己身后,温柔地打断:“表婶,您还有事吗?”

表婶心中打了几年的如意算盘,仿佛在这刻停了。

老太太跟妹妹相依为命,自己膝下无多子,所以对妹妹那族的孩子们也总是心软。她有时候手头不宽裕紧着钱花、或者杨高义需要添什么大件的时候,便过来跟老太太卖个惨,老太太二话不说都掏家底给,说起来老太太也真宝藏,怎么掏也掏不完。每回她来总能添个八千万把的,够他们家半年的开支了。这一老一小,一个行动不便,一个不太计较。表婶看准了他们好捏,一捏也捏了这么多年,这突然凭空冒出来个女主人,这便意味着,她以后没那么好跟老太太要钱了。

表婶心头自然不悦,看她那护老公的劲儿,一个连妈都不认的弃子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几把镶钻的宝贝呢。表婶嘴很脏,把她逼急了什么话都往外蹦,泼妇骂街都不够形容的。但此刻毕竟有求于人,她还是忍了忍。

“叶濛是吧?我是李靳屿的表婶,杨高义也是李靳屿的表弟,年轻人嘛,我们希望他能出去闯闯——”

“我听到了,您说过了,”这表婶说话啰嗦,一句话来回车轱辘说,叶濛没李靳屿那么好的耐心,直接打断,“李靳屿不是说了他帮不了吗?这样,我建议您上招聘网看看。”

“什么网?”

“58同城,大街网,实在不行,您上世纪佳缘看看,说不定就有富婆喜欢替你养儿子。”

骂他儿子啃老?

表婶听出了这话里讽刺,脸上有点挂不住:“你怎么说话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