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44章 第四十三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4章 第四十三章(二更合一)(1 / 2)

平安嗷呜两声。主人真是把口是心非的领挥到极致了。今天一早就起来洗澡洗头还一反常态地换了好几身衣服,头都磨磨蹭蹭地洗了两遍。也不道这么煞费苦心地折腾出来有什么不一样,反正在看来,跟这一身狗毛是没什么区别。

还言不衷地什么给女朋友看的。情窦初开的男孩子真是让狗都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但平安自始至终都道,李靳屿是个很温柔很绅士的男人,他嘴上不,可他细节做得比谁都好。主人脾气很好,平安几乎没见他冲谁过火,除了上次跟姐姐踹茶几。平安都吓得心惊肉跳,没见他如此暴跳如雷。所以道,他是真的很在乎姐姐,很怕姐姐离开他。

有时候平安看他,也像隔着一个长长的万花筒。他在光的另一边,过着繁华的人间烟火。只能守着单调的黑白世界。李靳屿朋友不多,家里也很少来人。或者他在这个破败的小镇上其实没什么交心朋友,交心狗倒是有一只。

他俩偶尔有时候也会对影成三人,在那个开满桃花的小院里,互诉衷肠。

这几天平安看他睡眠很浅,经常半夜出来喝水,耳朵灵,李靳屿那边掀开被子就能察觉他可能要起来,然后摇着尾巴走到院边上,冲他呜咽两嗓子。

李靳屿穿着睡衣倚着小院,一手抄在兜里,一手端着杯水,低头睡意惺忪地看着:“狗都不用睡觉么?”

平安嗷呜两声。

“女朋友了?”李靳屿低头问,“还是换女朋友了?”

平安:……

李靳屿拎着水杯垂到身侧,微微眯着眼,看着窗外雾水朦胧的夜色,懒洋洋地自顾自:“再忍忍,一个月。哥哥最近忙,没空给你找女朋友。”

平安道他忙什么,忙着跟姐姐生气,每次姐姐电话打过来他都好久接,有时候甚至故意不接,还骗姐姐自己在洗澡。有时候,姐姐忙得一天也顾不上给他打一个电话,他就气得狠狠薅的毛。

平安被薅烦了,气得差点给他当场表演一个,狗急跳墙。好几次都拿短小精悍的小爪爪握住他宽阔的男人肩,像尔康摇紫薇那样狠狠地晃他,你为什么不告诉姐姐你吃醋了呢!

后来平安明白了。李靳屿姐姐不喜欢占有欲太强的男人,所以他心里忍不住一个劲拼命的吃醋,可又不敢让她道他吃醋了,怕姐姐不喜欢他了。

哎,男人真难。还是当狗好。平安侥幸地叹了口气。

黄昏下沉,泥金色的夕阳没入山峦,暮色严丝合缝地贴着山峰屋檐。夜风在树丛间沙沙作响,粼粼的湖面荡着春寒,裹挟着一阵阵涩人的凉意钻进叶濛的衣缝里。她出来急没拿外套,身上就一件薄如纸片的西装外套,刺骨的寒风肆无忌惮地涌入她的领口。

紧跟着平安就感觉自己整条狗被人抱起来了,下一秒,被塞入一个柔软又陌生的怀抱里。叶濛措手不及,茫茫然接过。

李靳屿:“的毛保暖。”

平安:??

叶濛:“……”

李靳屿又补了句,“不然养狗干嘛?”

平安:……

话虽这么,两人进的时候,叶濛怀里抱着肥硕的平安,身上还披着李靳屿的外套。太太瞧他俩着恩爱劲,心里欢喜,笑眯眯地:“李靳屿,你给叶濛弄点吃的,她一下飞机就过来了,估计都没吃上饭。”

“你没吃?”李靳屿问。

叶濛舟车劳顿,一进就疲惫不堪地坐在鞋柜上,仰头看着他可怜巴巴地:“是啊,一早的飞机,连个飞机餐都没有,还转了一天车。一口东西没吃。”

李靳屿把她拉起来,“去外面吃吧,家里没东西吃。”

叶濛不动,把高跟鞋脱下来,“不出去了,脚快断了。你随便给下碗面就行。”

“给你叫外卖?”

叶濛仰头看着他,拉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你不能给做么?”

“你不是做的不好吃?”李靳屿掏出手机。

叶濛立马抢下来,央着:“都没吃过,做吧做吧。”

李靳屿妥协,嗯了声,“那你去房间躺会儿。做好了叫你。”

叶濛睡不着,在他床上躺了会儿。太太滚着轮椅进来了,手里还颤巍巍地攥着一个红包,趁其不备塞到枕头底下,叶濛一愣,疑惑地坐起来:“奶奶?”

“那天你俩领证太急了,李靳屿你当晚就去了北京,也没来得及给你红包,里头还有个金戒指,来应该让李靳屿妈妈给你,但是那女人很早就跟们家断关系了。戒指也退了来,就一直放在这里,不然什么也不该是这个太婆给你,显得们家李靳屿家底单薄,像个没人疼的孩子。”

太太不同往日笑那般,神情压抑地看着她。苍的眼皮不叠了几层,脸上深浅不一的沟壑似乎微微抽搐了一下,像是戳到了什么痛处,哽咽难言。

叶濛难得被太太给难倒了,一堆话在口中也不道怎么安慰。这个时候无论什么都显得不够厚重,她低声:“奶奶,会对他好的。”

“奶奶不是这个意思。”太太握了握她的手,叹了口气——

“婚姻这个东西,其实也就是两个人搬进一间空屋子,运气好的夫妻,屋子里或许什么都没有,添些普通家具便能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命运多舛的夫妻,或许还需要清扫屋子,那满墙的蜘蛛网,满地的杂草。彼此要扶持着,把这些生活中的障碍都一一扫出去,再慢慢添些自己喜欢的家具,等这家成型了,你们感情也就稳定了。所以光你对他好没用,他也得对你好。希望你们是平等的。他爸爸命不好,生到家来,原就矮人一截,偏偏又跟富贵人家搅上。被人摆弄半辈子到死坟头上还刻着人家的姓。都是冤孽。”太太唉声叹气地离去。

……

叶濛进厨房的时候,李靳屿刚把面条下锅里,扫她一眼,“不睡了?”

叶濛走过去,背后抱着他,神秘兮兮地跟他小声炫耀,“奶奶给了一个红包你们家祖传的戒指。”

“不要?”他无动于衷地看着锅里的水。

“没有,”叶濛脸贴着他背,“奶奶给了一万块,这个钱是不是太多了点?来只拿戒指的,但奶奶不肯,又怕驳了人家的面子,让她不太高兴,所以来问问你,这钱能拿吗?”

“拿着吧,过两天还给她。”

叶濛抱着他就觉得心安,不怎么的,困意莫名袭来,闭上眼睛喃喃地,“奶奶你把酒吧的工作辞了,你那还有钱么?”

李靳屿嗯了声,把面条盛出来,“有,工作暂时不找了,等考完试再。”

后面没声了,呼吸渐渐匀速。李靳屿头看了眼,她是真的睡着了,关了火,把人地上抱起来放去床上。

叶濛再次睡醒是晚上三点,李靳屿还在看书,桌上掌着一盏暗黄色的灯,将卧室照得蒙蒙亮又温馨。

“宝贝。”她侧身躺着,眼神困倦,低低叫了声。

李靳屿过头来,叶濛这,他好像里头什么都没穿,只外头套了件防寒服,敞着,她的角度,刚好能看见窗外那盛满枝头的桃花,画面像极了名满全城的风流公子哥。看得她心怦怦跳。

“醒了?”他,“饿吗?”

“就是饿醒的。”

他过头,拿背对着她,低着头继续看书,冷淡地:“饿着吧,面经糊了,不能吃了。”

叶濛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不能再下一碗吗?”

“不能,最后一碗被你浪费了,”李靳屿着按亮旁边的手机,看了眼,,“三点,再熬两个小时,五点隔壁有早餐店。”

“行吧,五点起来去吃。”

“睡得着吗?”李靳屿,“睡不着去看看平安的狗粮还有没有。”

叶濛一直以为是自己来晚了,弟弟别扭,跟她生气,总拿话堵她。哄两天就没事了,所以也处处让着,“好啊,鼠药都吃,只要是你给的。”

李靳屿像是故意气她,头也不犟道,“明天就去买。”

然,第二天,李靳屿几乎一夜没睡,陪着叶濛一直到早上五点,两人起床去隔壁吃早饭,等来,他睡了个笼觉,叶濛家洗了个澡收拾东西。

两人匆匆领了证,两家都没正儿八经的见过面。就这么住到人家家里好像也有点不太合适,叶濛跟太太商量了一下,李靳屿要照顾太太肯定是不能离开那边,又不能把两人接过来,不然叶该尴尬了。叶濛来去还是自己先住那边,等以后太太情况好一点了,他们再看看要不要在外面买个自己的房子。

徐美澜这会儿过神来,自己这小捧在掌心里宠着的孙女是真的嫁了人,看着她提着行李大步流星地走出家的时候,也过味来,她这一生算是看到头了,她颤颤巍巍地捂着眼睛,似乎也道事情无旋的余地,眼泪一抹一抹地顺着面颊往下掉,对着大女儿潸潸泪下:“叶家的根,算是断在这了。”

叶桂兰沉默良久,看着西边赤沉的余晖,直到叶濛的车缓缓拐出小区路口。好像目送着她走上了人生的另一条路——

“妈,别怪她。自她妈妈走后,没看她这么高兴过。能跟一个喜欢的人结婚,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相比什么根不根的,更希望叶濛开心。人这一生,就是互相让步。他们这一代,其实比们更辛苦,面临的诱惑多,困难也多。们这些做大人能不添乱,就别给他们添乱了。”

……

李靳屿一觉睡到下午四点。确切地,是被厨房里的乒乓声给震醒的,他都不道该怎么形容这个鸡飞狗跳的画面。

叶濛身上系着一条不道哪扒拉出来的围裙,大概是她自带的,站在离煤气灶大概一米远的位置,一手锅铲,一手锅盖,脑袋上居然还套着一个也不道哪扒拉出来的头盔,火开得大,油一加进去,直接“轰”一声炸了锅,锅底起了烈烈的火舌。整个厨房一亮,不道的,大概还以为他家在研究什么爆/炸性武/器。

平安一直吠个不停,随时准备报警的样子。太太倒是一脸淡定地坐在轮椅上指挥着灭火,“快,快,浇水!”

“浇水就溅她一脸油,你让婆毁容?”李靳屿立马走过去,接过叶濛手中的铲子锅盖,直接盖上,汹涌的火势瞬间偃旗息鼓了,像是一条被降伏的小龙关进了小黑锅里,再也没有张牙舞爪地对着她。叶濛吓得抱紧李靳屿,又怕他生气,立马解释弱弱地:“看你睡一天了,晚上给你们炒两个菜,但这个煤气灶他吧,他好像有自己的法。”

叶濛像个八爪鱼似的勾着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李靳屿睡衣被她扯掉半截,侧头睨她一眼,“你没做过饭?”

“没有啊,奶奶连锅都不让洗。”她惶惶地,心有余悸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