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41章 第四十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1章 第四十章(1 / 2)

北京三月,春寒料峭,天空拨了几分清明,云层高叠。

叶濛跟梁警官约在黎忱的俱乐部见面,俱乐部是个空旷的大仓库,鸡零狗碎的汽车零件和杂物堆叠,墙体全部用一个个形状不一却也备显个性的轮胎堆砌起来。说都隐隐透着回音。

梁警官看着纪不大,面颊黑瘦。一双浓眉大眼,精神饱满。两人短暂的寒暄之后,梁运安开门见山道:“我昨天大致翻了下八前,你妈妈那起案子的卷宗,你认为两个案子的共同点在哪?”

叶濛说:“我如果说直觉,你会不会觉得太草率了?”

“没关系,但我们警察办案是得讲究证据,”梁运安笑得很温柔,黝黑的脸衬得牙齿灿白,“是你不相信我?这两个案子从杀的手法和角度,都不具备并案调查的条件,而且你妈妈的案子已结案了。这是难点之一。”

叶濛今天穿着很休闲,一身清爽的运动服,看起来像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她靠在轮胎椅上,点头说:“我道。八前,我妈死之后,我曾跟很多抑郁症的患者有过接触,我只是发现重郁患者他们对杀的计划不会这么精细,大多到了后期,患者精神上会出现一些令他们无法掌控或者痛苦的幻觉,他们并不是的想结束生命,而是当他们幻觉控制的时候,会想通过一种猛烈的击打来摆脱这种痛苦的幻觉。比如撞墙,跳楼和割腕都是手段之一,很少有患者到死都会保持清醒的意志,有数据显示,杀的患者跳楼大多数是面朝下,因为有求生欲。”

梁运安若有所思地补充道:“但我们调查过,王兴生没有抑郁症,他跟秘都没有类似的精神疾病。”

“对,但王兴生上海人,并且长居加坡,他为什么带着秘来国内杀?”叶濛直接点出,“这趟行程不是王兴生计划内的行程,王兴生跟我老板的合约本来拟定是由秘签,但我老板强烈要求,王兴生不得不跑这一趟。王兴生又没有抑郁症,按理说,更不可能情绪上来就随便找个地方杀?而且,这地方并不随便,他应该是过千挑万选,才找了这么一个没有监控的废弃车厂。我在北京生活了近十,我都不道鹳山区有这么一个废弃车厂。王兴生是如何在一夜之找到这么个地方的?是谁告诉他的?又或者是,他在这之前,是否有见过什么人?”

梁运安表情凝重地看着她,“但我们查过他所有的手机信息和社交软件,包括通记录,都很正常,连在加坡的电脑联网记录,我们全部都查了。没有任何可疑人员的来往,包括我们把他删除的信息也都恢复了,删除的都是一些在面怕老婆发现的撩妹信息。没有可疑。”

梁运安对叶濛说的是很保守。毕竟所有规定,不能跟无关人员讨论本案,这次他贸然联系叶濛,也是希望看看能否从两个案子的结合找到突破口,所以他只能透露目前警方布过的信息。

“酒点当天的监控,你们看了吗?”叶濛沉思片刻,问。

“查了,很正常,除了下楼在餐厅吃过两次饭,没见过任何人,”梁运安说,“这案子棘手就棘手在这,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华裔杀的很诡异,但找不出任何有关的第三人。如果下周没有突破性进展,我怕我们局长顶不住压力。”

……

两人一阵沉默,紧而,面前放下两杯插着柠檬片的鸡尾酒。黎忱一身桀骜不驯的机车服,在梁运安旁边坐下:“我亲手调的,给两位侦探朋友提提神。”

叶濛今天才发现他原来也戴耳钉,而且跟李靳屿那个是同款。就一个小圆环,款式很普通,满大街都是,她盯着看了会儿,“您这耳钉不错。”

黎忱微微一笑,侧耳道:“你要吗,我家一大堆。”

叶濛笑着摇摇头,要也得回家跟李靳屿要。

梁运安咳了声,“言归正传,咱说说你妈妈的案子吧?”

“打断一下,”谁料,黎忱神色淡定地笑了笑,冷不丁说,“我这有东西,你们看吗?”

两人几乎同时瞧过去,黎忱低头点开一个视频,把手机丢到桌上,“我门口的监控是坏了,但我想起来我的车那几天一直停在门口,昨晚没事给你们翻了下行车记录仪,不过很遗憾的是,这车我不太开,行车记录仪从买来开始就没清理过,内存满了,最近几天都只有几秒的视频。”

“没有循环覆盖功能吗?”叶濛问。

黎忱勾着嘴角笑了下,说:“很早一台破车,我给它装行车记录仪这事儿,我都挺惊讶的,我本来以为这车没有。3月17号那天凌晨五点,有个几秒的镜头,我们这边来往车辆不多,又是这个时点,很容易排查。”

梁运安狐疑道:“你们不是老在后头的九门岭飙车?这个时段飙车的人不是最多?”

黎忱斜眼看他,一副良好市的样子:“不是你们封了?现在哪敢顶风作案。再说你看这车像是用来飙车吗?开两就得散架吧?”

“黎老板就卖乖了。当我们不道?”梁运安看着视频笑了下,又跟叶濛确认了一遍:“王兴生是17号凌晨三点离开酒店的?”

叶濛点头。但他们警方接到车厂的报案是十八号早上,因为情况恶劣,上头特意封锁了消息。所以叶濛当时不道王兴生其实已在国内死亡了,跟邰明霄闷头跑了一趟加坡。直到二十号,网络舆论引起了轩然大波,警察联络到了勾恺,他们才道王兴生死了。

梁运安直觉不太对,王兴生的死亡时是18号早上九点。17号如果就在车厂这边,那这一整天的时都跟秘在车上打炮?死前狂欢?不至于。两人体内都没有彼的体/液,至少死前的四十八小时之内他们没有发生过性行为。

-

南风吹拂,空气夹杂着湿潮,墙角霉绿斑点层层叠叠,顺着墙皮扑簌簌往下落。小区的防盗窗,已挂满了花花绿绿的床单,桃花如同人的胭脂,慢慢爬满了干枯的枝头,风也压不住的骚动。

李靳屿靠着墙,狗绳松松地一圈圈卷在手上,另只手夹着根烟抽,耐着性子等平安完事。平安今天精力充满,一遍又一遍。烦人的很,看着也有点挑衅的意思。

“差不多得了。”李靳屿不耐烦了。

平安呜咽两声,似乎是不太满意,往后退了两步,不愿走。

李靳屿靠墙蹲下去,拿手勾了勾,“过来。”

平安偃旗息鼓地走过去,李靳屿看着它,看也不看,直接把烟在地上摁灭,给它套上狗绳,认地用男人的口吻劝了句,“照顾点人家的感受行吗?这么上赶着,显得你没见过世面。”

平安挑起它的狗眼,不屑地:你见过?

“虽然我也没怎么见过世面,”李靳屿拍拍它的脑袋,鄙视道,“但哥哥比你能忍。”

晚上,李靳屿看了会儿,手机蓦然一震,方雅恩猝不及防弹了视频过来。画面是陈佳宇的小胖脸,肉嘟嘟的,泛着兴奋的潮红,隔着手机奶声奶气地叫他:“靳屿哥哥,我昨天用你教的办法,今天在课堂上背课文老师表扬啦!”

李靳屿笑起来,就跟个大哥哥似的,干净清澈:“那让你妈妈奖励你。”

“我妈允许我玩一会儿手机。嘿嘿。”陈佳宇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嗯,”李靳屿说,“方法留着,不要教给人。”

陈佳宇跟程晶晶不一样,程晶晶了解记忆宫殿,她对这方面有系统的学习,而且有相当狂热的兴趣。但陈佳宇纪小,才小学,没有主思辨的能力,方雅恩可以理解,但其他家长不一定理解,指不定又拿他当骗子。

陈佳宇一愣,“为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