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40章 第三十九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0章 第三十九章(1 / 2)

当天晚上九点。

手机突兀地震起来,像被人按了个电力足的小马达,在矮几上疯狂扭着身躯,整个房子仿佛都天摇地地嗡嗡发响,拨电话人的急促心情可见一斑。迟迟无人接听,刚洗完澡的男人窝在沙发上,垂着湿漉漉还带着晶莹剔透水珠的发梢,脖子上挂着条灰色毛巾,手里握着电视遥控器正在挑台,仿佛跟听不见似的。

“一天看手机八百次,这会电话来了,倒是不接了。作死。”

老太太看不去,骂骂咧咧滚着轮椅来,一把拿起桌上的手机,接起来:“喂,叶濛吗?”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又马上说:“啊,是我,奶奶,李靳屿呢?”

老太太看了他一眼,眼神狡黠,嘟囔小声说:“生气呢。”

李靳屿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隔着茶几去夺手机,没什么情绪地沉声:“手机给我。”

“不是不接吗!”老太太说什么也不肯把手机给他,一边滑着轮椅逃之夭夭,一边诱敌深入地跟叶濛小报告,“李靳屿这几天天天不知跟谁生闷气,平安都快被他整疯了,一天溜七八趟。”

叶濛在电话那头轻声慢笑,“您把电话给他吧。”

老太太这才把手机递去。

李靳屿面无表情地单手抄着兜,拿着电话出门了,老太太诧异地在后头嘿了声,“还出去?”

这是旧式养老小区,住户有八/九都是老人。总共二多栋,每栋楼底层有个安全门。李靳屿他们家在一楼,安全门进来还得上个四五级的小台阶。李靳屿坐在那四五级的小台阶上跟叶濛电话。

一楼的应灯陈年失修,四周黑漆漆一片,月光光滑无痕地透安全门的铁栅栏割裂进来,像一块块规整的银色地毯,整齐划一地铺陈在地上,李靳屿坐在楼梯上,一条腿踩在台阶上,一条腿直接嚣张地越几级台阶,踩到地上,高大挺阔的身影,将楼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我了?”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压着笑意,听起来,比门外的桃花还春风得意。

李靳屿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收回腿,两条腿都踩在台阶上,冷着脸说,“很得意是吗?”

“我没有得意。相反,我觉得我错了。”

“哪错了?”

“哪都错了,让我的男孩这么我,是一种错。”

李靳屿觉得这女人真是太会说情话了。他不说话,装模作样地盯着地上清冷的月光。

叶濛低声细语地继续哄他:“我这周请个假回来陪好不好?”

又给他下套,这周请个假,意思请完假还得回去,再回来也不什么时候了。

“宝贝?”

“别叫我宝贝,”李靳屿头疼地说,“早上奶奶也叫我宝贝,我还听见她管我奶奶也叫宝贝,我神经快错乱了,当不起们家这祖传的宝贝。”

叶濛刚洗完澡,裹着浴巾站在称量体重,继续逗他:“那听我叫什么?叫哥哥还是叫老公啊?”

李靳屿后颈莫名一麻,他低着头咳了声,“情查完了吗?”

叶濛擦了两下,将浴巾扯掉,露出光/裸嫩滑的肌肤,她身材很好,凹/凸/有致,每一寸都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除了不太爱上健身房,没有刻意训练出来的马甲线之外,其余的地方,该大大,该瘦瘦,是一具非常熟艳丽的女性胴体。

她套上吊带睡裙,叹了口气:“出了点小意外,那个新加坡华裔死了。警方还在查。可能还需一段时。”

“死在哪?”李靳屿随口问了句。

“鹳山区一个废弃车厂。”

李靳屿又把脚踩回最底下的台阶,低着头,脖子上的毛巾跟着晃了晃,没什么情绪地哦了声。

“李靳屿,认不认识邰明霄?”叶濛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句。

“……不认识。”

“好吧,”叶濛没再追问,“奶奶最近还好吗”

“看她刚刚抢手机的样子像是不好吗?”

“那呢,好不好?”她低声。

“看到我发的消息了吗?”

“看到了。”

他垫了下脚,冷嘲:“觉得我好不好?”

叶濛坐在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地抿着红酒,这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状:“原来那首歌是给我看的?”

李靳屿微微仰头,看着栅栏外的月亮,冷笑:“装吧。”

叶濛无奈地笑了下,“宝贝讲点理,我工作忙的时候,脑袋确实会掉根弦,我没那么聪明,一心可以几用,一边看书考公还能一边我得发疯。”

“奶奶告诉的?”李靳屿微愣。

“是啊,”叶濛说,“她给我发消息,说考公务员。”

这个谍。

李靳屿给自己点了支烟提神,吞云吐雾半会,把楼弄得烟雾缭绕,说:“手机上别发太露骨的话,她喜欢翻我聊天记录。”

这话听得叶濛又欺负他了,忍不住逗他,仿佛通电流,隔空在他心上狠狠刮了一下:“怎么算露骨?用嘴跟哥哥玩荡秋千算不算露骨?嗯?”

“……”李靳屿咬着烟,仰着后脑顶在墙上,尖利清晰的喉结忍不住滚了滚,冷白皮在月光下格外明显,整个耳朵都是红的,“除了调戏我,欺负我,还能干嘛?”

“不是我得快疯了?”叶濛笑。

李靳屿抽完最后一口烟,侧身坐回去,一手举着电话,一手肘懒懒地搁在大腿上,漫不经心地拿脚尖将地上的烟头给撵灭,嘴硬说:“我狗得快疯了。”

叶濛在电话那头笑声如银铃,“怎么这么可爱。”

两人几乎同时——

“少来。”

“少来。”

口气如出一辙,叶濛宛如拿了一本“李靳屿使用手册”,了如指掌地说:“我知说这两个字,好像一害羞喜欢说这两个字。”

“挂了。”

“恼羞怒了?”

“我上厕所。”

“能直播吗,看看小靳屿,好久没见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