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33章 第三十二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3章 第三十二章(二更合一)(1 / 2)

勾恺觉得个小镇没那么破,拳头大点地方五脏倒全,水门洞下泊着几条破旧的乌篷船。小镇四面环山,清晨朦朦胧胧的浓雾像一条仙女的淡白色袖带轻轻盈绕在翠绿的山尖,透着水墨画一般的恬静。沿街商铺窗明几净,道路整洁,车辆稀少,绿植整齐挺拔地一字排,小巷里充斥着吆喝声、叫卖声、谈阔论声,有种老北京的热闹,却又没那么繁华。

“地方还真适合养老。”勾恺见到叶濛后,发自内心地感慨道。

自从去年十月叶濛辞职后,两人有近半年没见,勾恺还是老样子,一副有钱嚯嚯地富家小模样,一身名牌小好几万,端端正正地坐在咖啡厅,显得格格不入,他掸了掸西装上灰,半玩笑地对她说:“几个月不见,你上去老。”

叶濛表情懒散靠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抿了口面前蓝山,一如既往难喝,“所以呢?我请了半天假,坐在这听你跟我说老?”

勾恺不置可否地笑下,从兜掏出他那块随身携带、常年不换的灰色小手帕,一边轻轻擦拭着他面前那咖啡杯,一边慢条斯理地说:“你猴急猴急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空荡荡的街上有人卖麻糍,一块钱二十个那种,推个小车,车头挂着个喇叭高调地循环播放着叫卖,叶濛在这嘈杂环境中,对他露出了一个非常友好笑容,“你知道,我快没耐心。”

勾恺太熟悉,瞧她真急了,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掖成两折挂在椅背上,正襟危坐道:“好,我来认错。跟你道歉,跟我回去可以吗”

“没了?”叶濛挑眉。

勾恺嗯哼了一声,继续说:“我跟江露芝他们的事务所解除合作,特地来请你回去,满意了吗?公司不能没有你,你养的那些多肉都快死了,花鸟市场的老板说你不在,不能再按以往价格给我们了。小何后来买回来的那些多肉,都长得像倭瓜。”

叶濛懒得跟他废话,“我不回去,我有男朋友,马上结婚。”

“带出来,我见见。”勾恺不动声色地拿小手帕垫着杯柄,抿了口咖啡。

“不要。你别打扰他。”

勾恺又是嗯哼,露出一种意味深长地眼神:“来是个弟弟,比你小?”

“嗯,”叶濛没什么耐心,拧了拧眉,丝毫不回避地直视他说,“勾恺,我非常清楚你在想什么,你当初任凭他们把我跟两年新河项目拿走,架空我,不就是觉得我一个三本学痴心妄想留在北京买房,跟那些985材们争资源,想让我认清我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哪有今天?我努力工作,你打压我,你怕我自力更生。你就想让我在你身边什么都不做,当一条舔狗,你觉得才符合我三本学身份和资源是吗?”

勾恺很讨厌敷衍人,更不屑与低学历人来往,二本往下,对勾恺来说,都是学历低到尘埃不配花的种子。但叶濛对他来说是个意外。

他很喜欢她身上那股子懒散劲,记性是差点,但有时候你以为她要出丑时候,偏偏能给你来个绝地反杀,让人很惊喜。他就被她这点若有似无惊奇给吸引着,就想知道,她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后来大概他把她宠坏了,宠得她以为自己真有资格跟那些从小努力刻苦努力上名校的人一样了,自不量力地想要在北京有立足之地。让他觉得,叶濛就像他讨厌那些暴发户一样。因为他们素质不够,有时候还真拿命运眷顾当成自己实力。而很多时候勤勤恳恳读书的学生却始终不名一文。然而,名利场里,样的暴发户多如牛毛,那些人甚至认为,他们跟勾恺这些从小接受严苛教育和修养学识名门贵子毫无区别。

勾恺说:“但你跟那些三本生区别在于,你有我。”

叶濛扑哧笑,“我不会回去的。我跟我男朋友说好,我留在这边陪他。”

“叶濛,你会后悔。”勾恺说。

“我不会。”

勾恺笑下,收好手帕,突然转话题:“相机收到了吧。”

相机?叶濛完全已经忘回事,仔细一想,好像那天就忘从方雅恩车上拿下来,“嗯。”

“你是不是没照片?”

有什么好看。

谁知道,勾恺意料之中,着她,冷不丁地露出胜券在握的笑,跟她娓娓道来:“年前,公司接两笔订单,其中一笔来自国外,有位来自新加坡的华人藏家,希望通过我们公司帮他在国内拍卖一件藏品,我把照片放在相机里,你或许会改变主意。”

勾恺是做古董拍卖意的,或者说,他们祖上倒三代都是做个,再早些,他祖师爷或许还是个寻龙分金摸金校尉。不过现在生意做大了,什么领域他都喜欢插一脚。除了影视业,他不太喜欢看电影。

叶濛耐心耗尽,“你不说我回去就把相机砸了。”

勾恺深信不疑她会么做,于是只得说:“件藏品是你找了很久翠镶金扳指。你不是说跟你妈妈死有关吗?你不想见见位华人藏家吗?你东西和职位我还给你保留着。”

-

方雅恩打电话给李靳屿时候,他刚洗漱完从厕所出来,准备回房间换身衣服就去医院,他举着电话在耳边,随手抽了一件白色短袖出来,“雅恩姐。”

方雅恩就比叶濛大一岁,但李靳屿叫姐姐叫得自在多。

方雅恩立马就受到了股无形的距离感,端起长辈态度:“嗯,你在哪?我车过来接你。”

李靳屿套上短袖,刚把脑袋拉出来,一愣,“啊?”

“叶濛早上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说你早上起来看起来胃不太舒服,让我过来接你去医院看,正好我今天脚也要复查,一起过去吧,你家地址发个定位给我。”

“好,我微信发你。”

李靳屿挂掉电话,衣服也没穿好,半只袖子还没穿进去,裸/露着大半个肩膀,线条利落,流畅,肌理线不粗旷,觉清瘦却意外有力。他把地址发给方雅恩,就在床边坐着没动,双手捏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低头主动给叶濛发去一条微信。

【LJY:我没事,就是可能有点不太适应。】

她大概在忙,第一次没有秒回。以前好像长在手机上一样,都是秒回。方雅恩的车很快就到了,李靳屿拿起手机走出去,将门锁上。

方雅恩示意他坐后面就行,李靳屿一挤进去就猝不及防地压到一个白色的盒子,他把东西抽出来,方雅恩脸色骤然一变,才想起来,上次叶濛忘拿走,方雅恩让她找个时间拿回去,叶濛直接二话不说让她扔就行。败家玩意,东西好歹也得万把块,扔也太遭罪,于是就给她在后备箱放着,她自己想起来过来拿。前几天跟陈健闹离婚,事儿一直给她抛到脑后了,今天刚把财产分割完,车归她,房子归他。结果忘,玩意还在车上。

“东西是不是叶濛?”

李靳屿也认出来了,是那天从江露芝车上拿走那个白色盒子,勾恺给。他打盖子眼,有点哭笑不得,勾恺泡妞手段真服,拿李靳屿当初送给他相机借花献佛送给叶濛。

李靳屿本来觉得没什么,想着给她收收好,给叶濛带回去。好歹阴差阳错地,也算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了,相机配上镜头至少得小三万。勾恺真够可以,泡妞能这么省?

结果,方雅恩不知道做什么心虚,鸠占鹊巢说相机是她。

那李靳屿就有点好奇,相机里能有什么东西让方雅恩替叶濛紧张,要不是他送给勾恺的,他还真不会怀疑。于是他人畜无害地靠在后座上,故作不知地懒洋洋问了句:“那我可以相册吗?”

什么,方雅恩顶着一头冷汗地在心骂道,又慨,原来人长得再帅再有谱,该吃醋一样都不会少,真是甜蜜烦恼,不过她面上还是笑呵呵地想替闺蜜打掩护,谁知道一着急打错方向,绕一条远路。

“雅恩姐,你越越远。”李靳屿提醒她。

方雅恩故作镇定解释说,“你懂什么,现在上班高峰期,我都往边开。”

说话间,李靳屿已经冷笑着打,似平静地一张张慢慢翻阅过去。

方雅恩急了,“哎,你弟弟怎么说不听呢,我不是怕你多想嘛。”

李靳屿已经不说话,那张冷峻脸,拉得老长,眉骨清晰,透着前所未有冷淡情绪。他转头窗外,冷漠侧脸更添几分英俊。方雅恩心对李靳屿长相真是一万个满意,小时候不知道吃得什么,怎么帅成样的。

她不疾不徐地开着车,越过潮涌上班高峰车流,打灯减缓车速,小心翼翼地透过后视镜打量他神色说:“你,不让你,你非要,哪来的直觉。现在看你又气,干嘛没事给自己添堵,再说,现在你俩不是挺好么?那都是一年前事,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而且叶濛也说了要留在这边陪你,你在这气也没用,她又不知道。”

话音刚落,方雅恩总算体会一把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她越七慌八乱地遮掩,老天爷就像个顽童似,越要敲锣打鼓地揭开幕戏。

小镇活安逸恬静,蜉蝣一样渺小。镇上咖啡厅不多,意好得零零散散也就那么几家。刚刚他们经过一家是镇上偏远,去得人最少店。按理说她往医院开是绝不能开到这边来的,但是刚才被相机这么一打岔,她开错路了。冥冥之中给叶濛当次猪队友。

方雅恩见过一次勾恺。她刚结婚不久那会儿,去北京找叶濛玩,私底下三人吃过一顿饭。勾恺风度翩翩地跟普通有钱人不太一样,模样长得也很帅,那比李靳屿是差远,但放在人堆,也是一表人才,风神俊朗青年才俊。而且,戴着副金丝边眼镜起来很绅士,唯独让她有点不太舒服就是,勾恺谈吐间有一种压迫人于无形间的卓越,是与俱来的。

所以她见两人站在那家咖啡馆门口的时候,恨不得自己车能原地消失。

勾恺穿着熨烫妥帖、笔挺的成套西装,竖着一个整洁油头,就像个从电视走下来的富家小,不过今天没戴眼镜,起来比较休闲,适合约会。

李靳屿也到了。他跟勾恺很久没见,但他还是这样,活得跟个框似的,从里到外,从头发丝到脚尖,都是个规规矩矩的绅士。李靳屿是装乖,勾恺从小是真乖,虽然女朋友众多,情上是个渣男,但他对每个女人都很温柔。在学业或者事业上,他算是无可挑剔。

方雅恩叹了口气,后只能说:“叶濛真很在乎你,她早上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担心你胃,又怕你自己不重视,一定叮嘱我要过来把你接过去。有什么话,至少问清楚再说,别跟她吵架,她我解,真把她逼急了,她就是爱谁谁。还有她不太喜欢占有欲太强的男生,偶尔吵个架也有助于增进情,但你要是想控制她,那就别想了,她毕竟是个成熟女人,不是恋爱饱二十出头小姑娘。”

方雅恩迟疑地透过后视镜扫了李靳屿一眼,心一面心疼他,一面又只能摆出一副老大姐架势恐吓道:“就算她以后犯了错,我也是永远站在她那边。所以你别作太过火了。”

“嗯。”他低声说。

方雅恩眼泪差点出来,妈,李靳屿怎么么卑微,为什么么乖。叶濛要是真敢对不起他,她都看不下去了!

-

老太太今天精神状态很好,脸上沟壑横生倒也不显苍老,莫名还有些细腻红润,她嘴里碎碎念叨着昨晚做个很吉祥的梦,李靳屿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听着,微信上正跟酒吧老板联系着奶奶出院他就复工。

老太太喋喋不休地说:“我昨晚梦见你和叶濛结婚,还给我个大胖小子,那小不点,比你小时候好看多,白白胖胖,一定好养,我觉得是老天爷给我启示。”

李靳屿直接屏蔽掉,充耳不闻地说:“还有两分钟,做晨间操。”

老太太瘪嘴,眼神撇到他挂在门把上一袋药,“你刚刚怎么拿药进来?哪里不舒服啊?”

李靳屿说:“胃,没事。”

老太太又始语碎碎了,“你近是不是都没按时吃早饭?你们年轻人就是不注意自己身体,你不把自己折腾明白了,你就过意不去是不是?”

李靳屿不说话,低头手机,可是今天手机像沉入了潭底,格外安静。

老太太说:“你上次去北京,李凌白是不是给你钱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