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32章 第三十一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章 第三十一章(1 / 2)

李靳屿后悔了。

当叶濛从后备箱依次拿出她的洗漱包、化妆包以及一包一次性透明包装的蕾丝黑色内衣,并且有条不紊地一一摆进他生活的每个角落,同他的东西亲密地贴在一。他就知道,这女人有备而。

李靳屿头发已经快干了,穿着一身宽松的居服,脖子上仍然挂着毛巾,有点无语地看着她拿出一个据他目测至少装了二十支口红的口红架摆在洗手台上,与他孤零零的剃须刀放在一。

他插着兜,倚着厕所门框,诚地发问:“一晚上要擦这么多口红吗?”

叶濛不动声色地让他挑一支。

李靳屿单手抄兜,沉思片刻,就随手指了一支看最长最省钱的。

叶濛点点头,把东西都整齐摆好,这才不慌不忙地涂上那支他指定的口红——阿玛尼苹果红,涂上后饱和感很足,亮闪闪的,裹着她轮廓分明的唇线,娇艳欲滴得像一朵刚采撷下的玫瑰,瓣叶上还盛着晶莹剔透饱满的露珠,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看看是不是甜的。

叶濛只踮脚亲了亲他的脸颊,仰着头在他耳边轻吐气,低声问:“好看吗?”

李靳屿发现她花样的很多,但还是老老“嗯”了声,然后单手捞过她的腰,控在怀里,侧着头低下/身想亲她。叶濛这会儿倒拿上乔了,轻轻侧头避开,李靳屿一愣,只听她逗他:“明涂这支去上班好不好?”

李靳屿抬头,仰在墙上微垂着眼懒懒地睨她,冷笑:“想让公司里的弟弟们主动过要微信吗?”

“是啊,我这人向不喜欢输,”叶濛倚在他怀里,抬眼瞧他,眼里有股娇纵的盛气,成熟妩媚又明亮动人,她说,“尤其是输乳臭未干的小妹妹。”

李靳屿不知道她说说假,叶濛这人喜欢凡事占上风是的,尽管那里面可能没有她感兴趣的弟弟,但是这种从众星捧月到无人问津的感受确有点不好受。更何况还是这位对年龄尤其敏感的三十岁姐姐。

他表示解,冷淡地哦了声转身趿拉着拖鞋进卧室,准备关灯睡觉。

……

叶濛倒没急着进去,准备出去抽支烟冷静冷静。她站在小院僻静的墙根处,被小院篱笆外昏黄的路灯淡淡笼着。李靳屿嫌她的睡衣太裸露,了一套自己的T恤长裤,此刻被她宽宽大大地罩在身上。叶濛蹲着抽,葱细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细细的女士烟,衔在唇边。她微微眯着眼,眼神散漫没焦距,看似乎在跟地上那只一到晚不声不响趴着的小黄狗对视,但小黄狗知道她没在看它。它知道,这个看淡然、孤傲又世俗的女人,看什么都不太走心。

叶濛蹲着吸了口烟,唇间烟雾弥散,她轻轻掸了掸烟灰,仰头重重吐了口气,看着虚无缥缈的烟丝一点点融进黑夜的浓雾,她像一条小鱼似的,仰着头,张着嘴,对着海面一般空阔苍茫的夜幕,小口小口吐着烟圈,似乎在消解什么,又似乎只是在百无聊里地玩。

她现在只是有点迷茫。她谈过几段疾疾无终的恋爱,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没把握。这段感情看她处处占上风,际带节奏的人还是李靳屿,这是她在这段感情最不自在的一点。她最不喜欢被人拿捏,更不喜欢被男朋友拿捏。

今晚下了班本准备直接跟同事宿舍的,但是她最后还是把车开了,就为了想看他一眼,这确是一个对她说不太好的信号。最可怕的是,李靳屿谈恋爱这种冷淡的随能抽身的傲慢姿态,让她不免也有些气馁和犹豫。她是否该及止损,还是同他这么不计后果地抵死纠缠下去。

她最后视线淡淡然地落在那条小黄狗身上,她知道,这条狗不太喜欢她,看她的眼神总是充满畏惧和警惕,还有点说不清的幽怨,好像她霸占了它的主人。她自嘲地勾着嘴角笑了笑,把烟轻轻摁灭在地上,边摁边头也不抬地安慰它说:“别瞪我,在你主人心里,我可没你重要。”

说完,叶濛叹了口气,裹挟着湿冷的夜风,身进去。

她轻手轻脚卸了妆,洗干净自己,抱了床被子去睡沙发,要睡一,她很难保证自己不对他做什么。李靳屿蒙着被子睡,他好像没什么安全感,睡觉连脑袋都蒙着,不见头不见尾巨大一团缩着,看着格外惹人怜。她俯身,还是没忍住拨开被子,在李靳屿唇上亲了亲,低声道了句:“宝贝,晚安。”

李靳屿睁眼,看她抱着被子,一愣,“你去哪?”

叶濛一副我可说话算话的样子,“睡沙发,不然你让我躺在你边上挺尸吗?”

李靳屿仰面躺着,眼神清明地盯着她看了会儿,觉得她在欲擒故纵,决定不管她,他还不信,她能在沙发上窝一晚上,淡声说:“好,帮我把门带上。”

“……嗯,”叶濛又在他唇上亲了下,神情自然地叮嘱,“我明六点,你不用管我,我自己直接走,我会帮你订一份早餐让人送过,你九点之前吃就行,下次我再,是的至少得两周后——”

月亮清明的挂在窗外,像一颗被煎熟的蛋黄,是最漂亮的金黄色,屋内没有开灯,窗帘敞开着,那清淡的月光便若有似无的晕了进,衬得屋内昏昧,他的眼神像是浇在冰川上的温水,似乎要将她融化。

李靳屿蓦然仰头咬住她的唇,低声说:“果这两周想你怎么办?”

叶濛心下跟上了发条似的骤然发紧,刚刚在小院里乱七八糟的情绪又瞬间烟消云散,恋恋不舍地吮住他的唇,吻他:“只要你说,我就找你。”

“嗯。”他低低地。

屋内静谧,两人密密接吻,啄吻声越发清晰,连小院里无聊到发霉的小黄狗都瞬间精神抖擞地从地上,被刺激地只能撒丫子在篱笆小院里一圈圈跑散发荷尔蒙。

叶濛最终还是睡在他边上,窝在他怀里,临睡前昏昏沉呢喃着问了句,“门外那条狗叫什么名字?”

“我奶奶养的,”他声音充满了困意,“她都叫它平安。”

“平安不太喜欢我。”叶濛委屈地说。

“它谁都不喜欢,”李靳屿睡不着了,撑坐,靠着床头就着清的月色点了支烟,将火机放床头,说,“你下次买点火腿肠哄哄它,它其很好哄。”

叶濛还是侧躺在里侧,手掂在脸下,闭着眼睛笑了下,“你好哄还是它好哄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