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30章 第二十九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0章 第二十九章(1 / 2)

叶濛刚上车,看着李靳屿回复那个冷淡的嗯,情莫名亢奋,仿佛争先恐后地涌出一大波雀跃的小鱼儿,在她底上蹿下跳,好不欢乐。谁说姐弟恋不快乐,调戏男朋友真的快乐,吃狗粮的才不快乐呢。

【濛:需要剧本么?我钟给你安排。】

【LJY:不用。】

【濛:好的,五钟,马上就位。】

叶濛边开车边真情实地散发思维,等会多少要挣扎一下,尽管她男朋友很诱人,亲下来基本上没有抗拒的可能,至少今天,她得勉为其难地反抗下,为了增加刺激度,要不要视情景而定地甩他巴掌呢?

算了,李靳屿可能会以为她疯了。而且她也不舍得。

不多不少,恰恰五钟,叶濛将车停社区里的停车位,还煞有介事地轻轻摁了下喇叭,提醒屋里的李靳屿——她到了。

然后她下车,沿着灰白的雕花屋檐往里走,这个钟点还挺热闹,小巷里四处支棱着五花八门的早点摊儿,三俩成堆,嗑瓜子聊天的,下棋斗趣的,如既往全都是精神矍铄的老人,看不见张年轻面孔。唯独那个异类,叶濛刚拐过弯,只咸鱼干猝不及防地直直朝她一刀刺来,嘿,这还有人拿着咸鱼干堵在巷子口练太极剑的。老头神情肃穆,不太愉悦她的突然出现,白她眼,单脚起势,招扑步横扫式燕子啄泥给她让了路。

叶濛小心翼翼地抬脚跨过去。

等她怀揣着激动的情,走到李靳屿家门口,发现他家门竟然敞着,有个老太太佝偻着背站在他家门口,李靳屿穿着身干净的居家服,单手抄兜,另只手递了把葱给她,抬头看见她站在楼栋门口,便也没锁门,直接转身去了。

等老太太走后,叶濛走进去,把门锁上。

李靳屿大剌剌敞着腿仰头靠在沙发上,脑袋上罩着条灰色的薄毯,似乎副没太睡醒的样子。

关了门,屋内很暗,窗帘始终紧闭着,只有院子的落地门那边丝微弱的光线,将这间如同暗室的屋子照得昏昏亮。屋内很潮,墙面霉点斑驳,家具也散着隐隐的霉味。只要李靳屿安安静静坐在那,她就觉得再脏的地方也好像是天堂。

叶濛走过去,刚坐下,毛毯罩了他上半身,只露出凌乱的头发,和双清瘦匀称的长腿。叶濛疼地摸摸他的头发说:“宝贝,还困?”

李靳屿似是终于有了点力气,低低地嗯了声,然后将身上的毛毯扯掉,昏沉地弓着背,眼神困倦地从矮几上捞过烟衔在嘴里低头吸燃,吞云吐雾半瞬,仿佛头脑清醒了些,眼神恢复清明。他手夹着烟,手打火机在指尖把玩不停,微微侧过头,那双充满倦意的深情眼,动不动地幽幽盯着叶濛瞧。

叶濛被他这种眼神看得猿意马,跳砰砰,把夺过他的烟,给灭了,“睡醒别抽烟,我给你剥个橘子吃嗯?”

李靳屿半梦半醒这会儿特别乖,又“嗯”了声,指尖惯性熟练地把玩着打火机,静静地等她剥橘子。

叶濛看那幽蓝色的火苗在他指尖窜来窜去,边心不在焉地剥橘子,边问:“跟哪学得这些花里花哨?”

“美国。”

“哟,还在美国呆过啊?看来以家里不是一般有钱啊。”

李靳屿勉强地牵着嘴角笑笑没接,他其实在想,如果叶濛知道他在美国那几年是个什么没人性样子,还会不会像昨晚那样欺负他,调戏他?

老虎盘久了,会误以为自己是猫。

他装乖乖仔装了这么多年,其实他都有点分不清,到底美国那个是他,还是李凌白眼皮子底下这个乖乖仔才是他。或许他天生骨子里,就有两个天差地别的人格。不然李凌白怎么说他天生反骨,罪恶的种子呢?

李靳屿没回答,把打火机往矮几上丢,有些懒散地把她扯过来,低头凑过去吻她。

叶濛怎么觉得有点不太符合她脑中的设想,轻轻抵着他的胸膛推了下,“不是这种啊宝贝,没你这么温柔的,你不会强吻么?要那种狠狠的,不顾一切的,疯狂的,没人性的。来,我给你示范下。”

李靳屿副老僧入定的样子,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言不发地抬手虚虚让,示意你来。

叶濛在心里叹口气,怎么就找了个恋爱小白痴呢。

叶濛边失望地想,边却很粗暴地将他牢牢地抵在沙发上,双手揪住他的衣领,往自己身上拉,提了口气不顾一切地咬住他的唇,舌尖话不说直抵进去,吩咐他:“打开。”

李靳屿听话打开。

叶濛啪睁眼,“李靳屿,你你你你你吃大蒜!!”

李靳屿笑得不行,直接搂住她摁在自己怀里,叶濛这会是真的不用演了,千百万个挣扎想要推开他,李靳屿漫不经心地将她控在怀里,扣着她的手腕,直接反客为主,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叶濛仰着脖子躲他的吻,李靳屿只能一口咬在她的下巴上,若有似无地轻轻含了口,她血液凝固,听他低声:“躲什么?”

叶濛浑身一麻,头皮瞬间仿佛炸开,理智尚存,只能连连求饶:“宝贝,你去刷牙行不行——”

“不要。”他埋在她细腻的颈窝间。

昏暗的房间里,他们肌肤相贴,静谧无声,依稀还能听见篱笆院外清洁工拿着大扫帚“唰唰唰”地扫马路声,叶濛身上压着男人硬实高大的身躯,她觉得自己全身血液沸腾。

李靳屿却还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比她同自己对视,气息一点点逼近,带着股刚睡醒的朦胧说:“说我错了。”

“我错了,宝贝。”叶濛软着嗓子,在他耳边吹气。

“叫哥哥。”

叶濛仰在沙发上,露出白皙嫩滑的颈子,长发乌黑地散着在白色布艺沙发上,眼里湿漉漉地,不知是刚才急得,还是这会儿被他这强势要占回上风的样子笑出了眼泪,她又眨眨眼低声认了句:“我错了,哥哥。”

“……”

李靳屿翻身坐起来,边穿拖鞋边骂:“没骨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