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24章 第二十三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章 第二十三章(1 / 2)

本该是下雪的天气,面却毫无预兆地开始阴雨绵绵,昏黄的路灯下雨丝绵密的牛毛,看着河面上被雨水激起的涟漪,路人纷纷意兴阑珊地往回,谈笑声渐渐远,从他院墙悄然路过,随着各家各户的关门告别声,四周又恢复宁静。

静得听雨水落入树叶声。叶濛没有预想中的欣喜若狂,她只是觉得心疼,用方式让他跟己妥协,她轻轻挣脱李靳屿拽着的手,看着倚在鱼缸上的人,低声问道:“你真想跟我试试?”

李靳屿似乎没想到她会挣脱,有些意地愣了会神,然后从鱼缸上缓缓直起身进去,从院门口杂乱无章堆着的几箱东西里,一次性单手拎了四罐啤酒出来,随手摆在茶几上,人大剌剌往沙发上坐下。

“你不想就算了,”李靳屿随手给己开了罐酒,喝了口,又掏出手机看一眼,没什么情绪地给丢到茶几上,“当我没。”

叶濛坐过去,比平时的安全距离更近一些,两人炽热的肌肤几乎要贴在一起,李靳屿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开些,他若无其事地一口一口给己灌酒。

屋子仿佛在一瞬间被人煨了块碳进来,气氛似乎烧了起来。

叶濛劈手轻轻夺下他的酒藏在己背后,低声哄道:“别喝了,宝贝。”

李靳屿一言不发,固执地要倾身再去拿新的。

叶濛立马摁住他瓶口,连带着他清瘦温热的手指一把抓住,触感明显,心下仿佛被人浇过一柱温水,将那些不明情绪地冲刷了:“我只是想问,你喜欢我呢?是被小高刺激的。”

他反问:“那你呢,你真的喜欢我吗?”

叶濛实,“我很喜欢你啊,但是实话,我喜欢过很多人,也受过伤,又到了年纪,女孩本来又比男孩早熟,所以我现在对待感情会比较理智,不会再为了爱情死去活来。”

其实也就两岁而已,怎么被她得跟小了二十岁似的。

李靳屿人靠着,两腿敞着,啤酒随手搭在腿间,被叶濛用手压着,他却埋着头,胸腔起伏,声音沉闷,“你谈过几次?”

“三次。”

“都是姐弟恋?”

“不是。”

大猪蹄子。李靳屿双手捏着酒,往上耸了下,没好气地一下把她手掸开,拉开酒扣,:“我可喜欢你吧,我现在不太清楚。”

“我不知道是你对我太好了,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是真的已经喜欢上你了,”他两指捏着拎起罐酒,有些痛痒无关地喝了口,嘲地带起一笑,倒也没遮掩,直接坦诚地掀了底牌,“我不清,因为我没喜欢过谁,是第一次。”

“初恋啊,那是会热烈一点,”叶濛若有所思的点头,逗他,“不过二十七岁初恋是不是晚了点?撒谎吧你,么多年一动心的都没有?”

李靳屿一边喝酒一边看她,眼底是浓浓的嘲讽,一脸你他妈明知故问的表情。

他眼角已经有些泛红,叶濛发现他其实并不太喝酒,两瓶啤酒眼角就会红,人醉醺醺地仰在沙发上,半懒散半认真地看着她,连嗓音都更哑了:“你以后都不回北京么?”

“你想回吗?”叶濛小心翼翼地抽他手里的酒,放到茶几上。

李靳屿把空了手放下去,他次从北京回来好像特别累,仰头靠在沙发上,用胳膊肘挡住眼睛,半天才吸着气闷声:“不回。”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了空调,气温正在攀升,叶濛忍不住脱了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高领紧身毛衣,裹着她骨肉匀称、挺/翘的上身,她轻轻拨了拨他然垂着的手指,低声问:“很委屈吗?过去的事情。”

屋内屋都安静,只剩下绵雨落在窗蓬上发出嘭嘭声。

半晌,李靳屿仍是盖着眼睛,低低地嗯了声。

叶濛一直觉得他算是很忍,什么都扛得住。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一男人变得么抬不起头来。

叶濛牵着他的手,将他的胳膊从眼睛上拉下来,温柔低声:“好,我留在陪你,直到你好起来。”

李靳屿虽然闭着眼,但被她牵着的手,忽然收拢了,修长的手指慢慢插/进她的指缝间,跟她十指紧扣。

叶濛半跪在沙发上,脑袋已经凑到他耳边,吹着气,有点得寸进尺地问:“弟弟,我亲你吗?”

李靳屿人仰着,脑袋搁在沙发背上,终于睁开眼睛,无奈地看着她,失笑道:“姐姐你别么猴急吗?确定关系过一钟了吗?”

叶濛跟他反方向趴着,脑袋也跟他一样搁在沙发背上,跪着,好奇地追问:“你跟江露芝亲过吗?”

李靳屿松开她的手,从沙发上起来,倾身去拿酒抿了口,有点无语地:“亲过阻止你亲我吗?”

叶濛嘁了声,从沙发上下来,“你也别太装纯,不知道的我以为我猥亵儿童呢。”

“我一男的,我装什么纯,”李靳屿翘着二郎腿笑不可遏地,“你给我点时间反应一下不吗?”着他站起来,随手捡了件他刚刚脱下丢在沙发上的套毫不留情地罩在叶濛脑袋上,眼不为净,防狼似的:“我等会去医院看奶奶,去洗澡,你别偷看。”

呸!

是拿谁当色狼呢!叶濛差点以为己拿错剧本了,义愤填膺地一字一字叫他名字:“李、靳、屿!”

“不许拿下来,不然一月都不让亲。”他在卧室里一边找换洗的衣服,一边懒洋洋地。

浴室门是坏的,老太太滑倒那天给撞坏了,一刮风就哐哐乱撞,他后来就给拆了,至今没装回去,反正家里现在也就他一人住,偶尔杨天伟会来,他那几天就尽量不洗澡。

他虽然没那么纯,但也没到可以让叶濛光明正大看他洗澡的地步。

他拿好东西进去,三两下剥干净,剩了条内裤,回头看了眼叶濛,后者老老实实盖着他的套,等他转回去,身后传来:“李靳屿。”

“嗯?”

“你去医院献血了?”叶濛盖着脑袋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水声哗啦啦,李靳屿将水声调得稍微小了些,他慢慢抹着肥皂,“你去看我奶奶了?”

“我闻出来的,你套里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叶濛。

“你要你是吸血鬼更可信一点,”他笑,“闻出我身上少了几百cc的血。”

“我觉得我就是,你身上少一根头发,我都感觉到,你现在整人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跑北京去再给你妈献血。”

“好,没有下次了。”他低头笑笑。

“你在北京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他从来宁绥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北京,其实他发现己内心隐隐对北京都有一期望。他起初是逃避,逃避城市,逃避所有人,可现在,他发现人一旦当了一次鸵鸟后,就永远无法再抬头。

他当初是不想回,他现在,是已经回不去了。

北京没有属于他的家。李凌白的别墅已经住进了别人,他们融洽快乐,和睦体面。保姆管家全部换了人,主仆情深,他像是一流浪汉,误闯入别人的城堡,在那座充满人情味的别墅里,格格不入地待了五天,彻底意识到,他是真的回不去了。

那小孩,满屋子放得都是他曾经看过的书,包括他所有关于记忆宫殿的书。

那小孩资质太差,李靳屿只看了两句话,就知道他记忆和逻辑都不太,需要单项训练,需要非常高强度的专注力训练,因为他看的书永远翻不过第三页。

但他看到李凌白在小孩的本子上写了一句话,“儿子,你要相信己是最棒的!”

李凌白现在好像换了人,变得很温柔,很婉约,小子的待遇,真是前所未有的好,当初连李思杨都没享的福全让他一人享了。

除夕当晚,两人撕破脸皮,剑拔弩张地大吵了一架,李凌白怕他反悔不肯给她儿子献血,才叫人收了手机。李靳屿才在医院跟人借了手机。

“是想让我去北京接你吗?”

李靳屿已经洗完澡,湿着头发也没擦干,已经换上了干净的T恤和宽松的运动裤靠在沙发上,双手搭在腿间,一脸老神在在地笑着摇头:“不是,是想问问你,喜不喜欢吃豆腐蛋糕,我记得以前有家豆腐蛋糕很好吃,我跟朋友们经常去,但是我后来找半天没找到,心态崩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