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22章 第二十一章(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章 第二十一章(二更合一)(1 / 2)

一番激烈的唇枪舌剑之后,老板终于以一脸“我这店快开不下去了”的表妥协。方雅恩心满意足地掏出手机刷支付宝,转头瞧见叶濛抽完烟回来,笑眯眯地说:“我买了几斤小咸鱼,你回去给老带着,顺便给李——”

话音未落,方雅恩看着身后同时进来的江露芝和李靳屿,突然明白,什么叶濛去抽支烟抽成了一脸柠檬精。的视线稍稍停留几秒,霎时间将后半句话咽会肚子里,然后清了清嗓子拌蒜加葱:“给你那个小男友也留了点。”

叶濛无语地在胳膊上掐了下,提醒别没事找事。谁知,方雅恩出其不意又补充:“真的,那男护士不错,人长得帅,又刚毕业不久,还懂事听话,更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前女友。”

前段时间,老确实着人给叶濛介绍了一个小弟弟护士,比小四岁,长得也很奶。那时李靳屿拒绝拒绝得很彻底,便尝试跟人吃了顿饭,发现挺没滋没味的,也没再接触。

叶濛知方雅恩是替刺激李靳屿,跟看戏似的,完置身事外地笑着看,小:“幼不幼稚你?”

然而方雅恩在这含沙射影地说一通,门口两人根本没什么表。江露芝让李靳屿在门口等,李靳屿倒是挺听话的,大修长的背影,低着头杵在门口,很乖地真没进来。

方雅恩留过级,早年又是镇上的一姐。江露芝这种在外地混得风生水的精英派,见了面也还是会老老实实地打招呼叫“雅恩姐”。

其实江露芝对人很礼貌周到。但方雅恩是不喜欢,觉得功利,城府深,上学时候不搭理,毕了业也不喜欢跟接触,冷淡嗯了,便扯着叶濛准备直接走。

“叶濛,请等一下,”江露芝突然出喊住俩,“勾恺让我北京给你带了一东西,我差点给忘了。在我车上,要不我现在一过去拿一下?”

叶濛是觉得勾恺给不了什么重要东西,江露芝多半是想带和方雅恩近距离参观一下那辆骚气冲天的保时捷。

“什么东西?不是什么重要东西扔了吧。”叶濛说。

江露芝也很无奈,摊手说:“我负责把这个东西带到,我知你不想看见我,但你了解勾恺的。你今天不拿,我改天还得往你家送一趟。或者我把钥匙给门口的帅哥,你跟他去一趟?”

说完直接包里掏出钥匙二话不说丢给门口的李靳屿:“弟弟,你陪去我车里取个东西,在后座上,有个白色的盒子。”

李靳屿今天看来格外精神。他之前鬓角发偏长,刘海时常遮眼,不说话沉默的时候,会显得整个人阴郁。如今把两鬓头发剃短,露出饱满干净的额头,两颊轮廓线更清晰流畅,脸很瘦,眼神深邃,像浸了水的黑色玻璃球。干净、年轻得不可方物。眉宇间多了些年气,像个精神小伙。

连方雅恩这种对颜值免疫的已婚妇女都小在耳边说:“这小子正八经收拾来,估计真能迷倒一片。”

叶濛倒觉得,这帅是帅。但跟街上普通的帅哥没什么大区别了,还是以前那惹人怜。

方雅恩车停在后巷,反向走去开车。叶濛则跟着李靳屿挤在置办年货的人水如潮中,鼻子早已闻不到浓重的海鲜味,反倒能闻到李靳屿身上很淡的男士香水味。

“你喷香水了?”叶濛随口问了句。

农贸市场很嘈杂,吆喝、叫卖、吵架……不绝于耳。李靳屿没听清,下意识弯腰低头凑近了些,“嗯?”

淡气呼在叶濛脸上,冷着脸,又重复了一遍。

李靳屿这回听清了,低头看着,摇头强调说:“并没有。”

叶濛跟了勾恺这么多年,对男士香水了如指掌,闻个前后调都能猜中大半——见个前女友花这么多,还狡辩,一点都不可爱。冷笑着哦了,懒得再搭腔。

“你不信?”李靳屿看来还不算直男,也能感觉出来叶濛嘲讽的语气,解释,“是我奶奶,久没洗澡了,我早上给喷了点香水,家里有一瓶男士的,还是杨天伟的。”他单手拎胸口的衣料随意低头闻了下,自己也闻到了,“可能沾上了。”

“哦,”叶濛一本正经问,“奶奶身体怎么了?”

“还在恢复。”他没多说。

叶濛也没什么好问,又一:“哦。”

李靳屿回:“嗯。”

叶濛:“哦。”

李靳屿仍是:“嗯。”

“哦。”

“嗯。”

“哦。”

“嗯。”

“……”

两人一路哦嗯着走到车边,李靳屿娴熟地解锁,叶濛心下又是一冷笑,弯腰后座上一言不发地拿出白色盒子,一句话也不同他多说:“走了。”

李靳屿手撑着后座的车顶,站在敞开的车门里,低头无奈地笑了下。

方雅恩车迟迟没开出来,叶濛能抱着个白色盒子站在路边漫无目的地等,李靳屿则是关上车门,半坐靠着那骚气冲天的保时捷车头,也没走。

在镇上保时捷的回头率已经很,加上这么一人模狗的帅哥明目张胆地靠着,几乎成了一处亮丽的5A级景点,凡是路过的人都不由得频频回头瞧。

景点本人在一本正经地玩手机。

李靳屿在翻叶濛的朋友圈。朋友圈内容很多,如过江之鲫,什么时兴内容都会发。并且还部开放。他手都翻麻了终于在2019年三四月份的时候,看到一张跟勾恺的合照。

柠檬叶:【刚落地广州,定错酒店了。勾老板说不能报,让我睡大街。】

方雅恩回:【那他睡哪?】

柠檬叶回复:【他说他有钱,睡个总统套,可以不用报。】

方雅恩回复:【他明显想让你去睡他的总统套。】

底下配图两张是叶濛一脸茫然地坐在晃晃荡荡的秋千上啃冰棍,似乎在挡镜头不想让他拍,结果拍照的人很会抓拍,一下抓出了这个模糊又错愕的镜头。

李靳屿可以想象到,那晚两人有多暧昧。不然,叶濛也不会单独拍了一张勾恺坐着抽烟的照片。

勾恺是他那帮人里最会拍照的一个,家里有个更衣室,一溜各式各的相机和长短镜头堆积如山。以前,李靳屿每年都会送他一些很难买到的相机,和数不胜数的镜头。

说实话,这么久没见,勾恺泡妞手段倒是有增无减。

李靳屿把手机揣回兜里,抬头盯着站在路边的叶濛看,又低头想了两三秒,似乎在下什么决定,正准备踏出去,身后猝不及防地传来江露芝的音,“弟弟,想什么呢?走吧。”

江露芝跟叶濛都很喜欢叫他弟弟。叶濛是纯粹趣、调侃,甚至是暧昧的。江露芝是纯拿他当弟弟,有种长辈使唤晚辈的意思。

保时捷后备箱在前面,刚好被李靳屿一屁股坐了,他听见响收回踏出去的脚步,能往边上让,江露芝将一大包燕窝和海鲜干扔进去,对他说:“燕窝买给奶奶吃,你男生也可以吃的。我还让超市给定了一条烟,到时候一给奶奶送过去。”

不等李靳屿说什么,江露芝立马抢在前头说:“别拒绝,这次确实是我的错,我该给你赔礼歉的。特别是奶奶,是我辜负了。我不知奶奶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所以才让你陪我过来,不然买多了也是浪费。”

什么话都被说了,李靳屿也能摸摸鼻子,跟上车。

江露芝刚把车倒出来,余光瞥见叶濛还站在路边,随口问了句:“东西给了么?”

李靳屿懒洋洋地把手肘撑在车窗上,嗯了。

江露芝打着方向盘,紧跟着叹了口气,有种无计可施的无奈:“没办法。”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