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深情眼> 第6章 第五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章 第五章(2 / 2)

刚开条门缝,李靳屿故意往窗外看了眼,程开然下意识被他视线不由自主地带过去,居然瞥到窗外的停车场里有道熟悉的身影,压根都没往隔间里看,拔腿箭步冲出去,匆匆丢下一句:“打扰兄弟好事,对不住,算我欠你一人情。”

-

等程开然的车一无所获地开出停车场。

叶濛才在厕所跟一位身形和身高都同自己差不多的姑娘换回装束。姑娘叫乔麦麦,没有夸张的一头绿毛蓝毛,模样长得精致,一双眼睛乌溜溜的跟李靳屿莫名有点像,不过两人气质差太多,乔麦麦是很明显的小镇姑娘,普通话也不太标准,带有地方口音——

“刚刚真是吓死我咯,开哥抓着我的时候,眼睛像是要吃人,你到底怎么得罪他的呀?要不是我知道酒吧有条小路通往女厕所的后面。你今晚就死定了。他刚都打了好几个电话又叫了一帮小弟上来说要把这个酒吧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你找出来。所有门都被人堵了,连只苍蝇飞出去都被一巴掌打下来。老板都气得不行。还好我哥今天在。”

叶濛听得也是心惊肉跳,这程开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偏执:“老板这都没报警吗?”

“报什么警,”乔麦麦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开哥跟警察的关系也不错的,而且,开哥这人报复心很重,老板要是报警了,他天天找人来砸场子,谁敢得罪他。”

叶濛靠着刚才李靳屿靠着的洗手池,慢慢扣上扣子:“所以刚才是怎么回事?”

乔麦麦长得倒是眉清目秀,说话声音就很低沉,带点烟嗓,表情也就是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只是跟声音有些反差:“刚刚我哥把你的衣服丢到窗外,我换上之后就在停车场等,等到隔板门一开我就冲出去,引开开哥的注意力。开哥这么笨的人,看到我穿着之前他看到的那套衣服,一定会冲出来追我。”

叶濛微微蹙眉,乔麦麦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开哥这人笨归笨,但是疑心特别重,如果你不开门,他追出来发现我不是你之后,肯定还会回来找你。因为你在里头那么久都不开门,他肯定以为你有鬼,我哥就只能装成是跟你在里面……彻底打消你这么久不开门的疑虑,最后你又大大方方开了门,开哥其实心里就对你打消了疑虑。我出去的时候他铁定朝着我来了,等确定我不是,他才会放心的带人离开。我哥说他这人就是这样,特别喜欢抓别人的心理。”

“你哥跟程开然关系很好?”

“也不算好,就是我哥这人吧,跟谁都那样。没什么好不好的,”乔麦麦穿好她身上最后的零碎,一脸狐疑地看着她:“咦,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我在停车场能知道隔板门什么时候开呢,按理说,女厕所的隔板门往里开,停车场那边是看不见的。”

叶濛环手抱在胸前,靠着洗手池等她换完:“用镜子跟车后视镜的折射,就能看见了。”

“哇,你跟我哥一样聪明。我当时还想了好久。”乔麦麦说。

叶濛:“初中物理知识。”

乔麦麦:“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所以,你们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的帮我?”

乔麦麦对着镜子开始编她的摇滚小辫,“我哥说你很有钱,会给我们钱。”

叶濛此刻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哪里看出来我很有钱?”

“别以为我们不识货,你这个包至少得两万。”乔麦麦瞥了眼她腰间那个连装手机都费劲的包。

其实才一万多,叶濛找的意大利代购,而且买了也有好几年了。这些年在北京,别的没怎么学会,有时候为了撑场面,奢侈品倒是买了不少。

“那你们要多少钱?”叶濛问。

“一次一千。”

很好,这是个兄妹联合诈骗团伙。叶濛心有不甘,她又没真睡他!

乔麦麦三下五除二把头顶上的小辫子打完了,又慢吞吞给自己脸上补了一层粉,告诉她:“我哥这次损失太大了,大家现在都觉得我哥是爱约/炮的渣男,刚还有妹子给他塞纸条问他约不约。一千都是看在雅恩姐的面子上,给你打折了。”

叶濛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你还认识方雅恩?”

乔麦麦显然不是太会化妆,妆容浮夸,腮红打得比猴子屁股还浓,一身挂满叮当作响的首饰,远看就像一个打折的圣诞豪华披萨饼。

她满意地对着镜子抿唇:“怎么不认识,你是雅恩姐的闺蜜嘛,我姨奶奶跟雅恩姐是隔壁床,那小胖是我亲哥,李靳屿是我表哥。要不是雅恩姐怕你今晚有麻烦,打电话给我哥,他才懒得管这些闲事呢。”

叶濛哼唧一声:“那你哥为什么要听方雅恩的话啊?”

“因为雅恩姐说你要是被程开然逮到了,她就要带我姨奶奶去抽大烟。”

“……”

-

酒吧开始正常营业,人渐渐多起来,吧台、舞池中央散散坐着一堆人,五彩灯在顶上散着迷离四射的光,耳蜗回荡着靡靡之音,让人意识混沌。叶濛不是太喜欢这种地方,太糜烂。她虽然现在没什么拼劲,但好歹也曾是个斗志昂扬的北漂青年。

她在人堆中,一眼找到李靳屿。此刻他的黑衬衫倒是扣得一丝不苟,连喉结都封得死死的,叶濛隔着老远看见他勾着背坐在吧台边上,后背微微一颤一颤,走进才听出他在咳嗽。

叶濛抽走他的酒杯,一屁股在他边上坐下。

察觉到动静,李靳屿抬头,扫她一眼,没什么情绪地低下头,继续玩游戏,好像是密室逃脱之类的手游,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满屏随意划拉,玩得也挺不认真的。

刚那个钥匙为什么不捡啊,可以开酒柜上的宝箱,宝箱里有个密码提示可以开卷书柜的锁。

这个游戏第一季叶濛年前就全部通关了。

李靳屿做什么都给人一种不认真的感觉。她如果是个学渣,他估计就是个连渣渣都算不上的学沫。

见他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叶濛敲了敲他面前的桌板。

李靳屿不知道从哪儿捡到一张地图,眼睛盯着屏幕地图慢悠悠地看,头也不抬:“有事就说。”

叶濛斟酌开口,“我今天其实是来道歉的,江露芝——”

李靳屿直接打断,压根不想听,“哦,知道了,还有别的吗?”

“加个微信,我把钱给你,今晚的服务费。”

李靳屿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什么服务费?”

“乔麦麦说,今晚帮忙,一千。”

李靳屿在游戏里终于捡了钥匙,去开宝箱,懒洋洋说:“别搭理她,你给她买束花就行。”

“那你呢?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而且听说你今晚牺牲很大——”

话音刚落,旁边又有人朝着李靳屿的酒杯底下放了一张小纸条,李靳屿看都没看,漫不经心抿了口酒,旁边一堆类似的小纸条。他都没打开过,沉迷在他的密室里。他其实有点狗狗眼,一双干净的眼珠让人格外怜惜。但眉眼低垂时,全身上下只剩下冷漠。

叶濛悄悄抽了两张纸条,打开看了眼。

——1587823xxxx,随叫随到,打电话给我哦。

——小屿哥,约吗?

叶濛当时可能疯掉了,也可能是内疚。她突然说:

“李靳屿,你要不要跟我谈恋爱试试,我比江露芝靠谱。”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