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死亡(1 / 2)

跟着部队一夜奔袭,又是大中午的,这对那些黑斗篷来说就像苦哈哈干了一天到了深夜又不得休息一样。乌鸦在城墙上嘎嘎地叫着,巡逻的士兵都困得哈欠连天,眼皮一眨一眨,再强的战斗意志也撑不住了,终于有几个巡逻兵实在忍不了困意,靠在城墙上打盹。

突然,不知哪里射来一只飞镖,惊醒了旁边的黑斗篷。他赶紧站起来道:“警……”

“惕”字还没说出来,那飞镖就放出一阵白色烟雾,那黑斗篷突然双眼翻白,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周围的黑斗篷还在睡梦中,也突然开始抽搐,然后身体像被油煎了一样发出滋滋的声音,还冒着白气,最后成了一具干尸。

等烟雾散去,几只钩锁悄无声息地勾上城墙,城墙下的“草”突然动起来,沿着钩锁攀上城墙。穆一凡摘掉头上伪装的草帽,看着地上的尸体,有些恶心地道:“冯心妤那药可真是恶毒,这些尸体让你的乌鸦吃完估计就能百毒不侵了。”

乌鸦紧随其后,道:“别废话,快指挥部队进去。”同时召来几只乌鸦叼着尸体飞离现场。

穆一凡应了声,命令部队加快步伐随着这一小股部队轻盈地飞过城墙潜入城内,这里又恢复了寂静。

城内残垣断壁,却没有硝烟,没有尸体,甚至连个老鼠都没有,阴风阵阵,透过废墟的洞呜呜咽咽地嚎叫,让人不寒而栗。

穆一凡疑惑道:“这城里的人都哪去了,即使没有人类总不能连狼人都没有吧?”

乌鸦道:“这不是我们要关心的。你只负责带着我们牵制狼人军队,找出守墓人的下落。”

穆一凡即使心情再沉重,做任务时总能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他道:“真的是,你是老大我是老大?我看在这么下去你是要谋权篡位呀。”

乌鸦本懒得理他,没成想一转头就看到远方一个人影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他一眯眼道:“隐蔽。”

部队迅速就地隐蔽,一声令下之后,整个几百人的队伍就像凭空消失一样不见了。

那人似乎没发现这一群入侵者,他似乎很害怕,面黄肌瘦显得十分憔悴,就差黔敖在路边喂他饭吃了。也就只有他手中枯黄的法杖能让人认出他的身份。

穆一凡震惊:“王鹏博?他怎么会在这里?”

乌鸦把手一压,道:“先别让部队轻举妄动,能出现在这里,谁知道他有没有叛变。”

一阵脚步声突然传来,二人赶快把头埋在草里。王鹏博瞳孔俱缩,条件反射般地跳起来躲到旁边的草里。

一队黑斗篷跑了过来,领头的那位一挥手:“他们应该就在这附近,搜!”

乌鸦敏锐地捕捉到“们”这个字。这队人不是来找王鹏博一个人的,而是冲他们来的。所以这一点并不能确认王鹏博就是可信。

但是尴尬的是,王鹏博的藏身之地就在乌鸦的旁边,甚至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王鹏博也突然察觉旁边有人,吓得刚想惊叫出声,就被突然堵住了嘴。“嘘!”乌鸦命令道。

“刘……乌鸦?”王鹏博小声惊呼。

乌鸦听到了第一个字,危险地眯起了眼,狼人小队搜寻无果而走后,他还没让部队解除伪装,直接掐起王鹏博提到了空中,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王鹏博显得很慌:“乌鸦……乌鸦!我叫你乌鸦啊!”

乌鸦道:“哦?是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