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女生小说>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第九十九章:感情问题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九章:感情问题(1 / 1)

墨林静静地看着比比东,并没有马上做出回答。

因为墨林故意在比比东面前和大师交谈并不是一件有计划的事情,他只是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然后就这么干了,所以如果比比东在他和大师刚聊完就去找他,他一定会认真思考好自己要说什么话后,才会去见比比东。

现在,比比东突然问起,墨林没有丝毫的准备,不过当然,墨林只要脑子没坏掉就肯定不会回答“会”,他只是在想如何让比比东相信他回答“不会”不是在照顾她的情绪。

可是时间不等人,墨林越是拖着不说,比比东越是觉得墨林是怕伤她心才一直沉默不回答,因为就算她没那么爱大师了,没有那层“滤镜”了,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比大师更会教人,而且比比东实际上不是想问这种问题,她想问得更直接一些,想直接问墨林会不会因为什么原因离开武魂殿、离开她,只是她觉得自己现在只能以老师的身份问问题。

比比东自以为墨林已经通过沉默给出了答案,已经打算转身回到圣座上让墨林回去了,这个时候,墨林做出了一个比比东绝对想不到的动作,他直接上前抱住了比比东,而且不是那种轻轻地抱一下,是紧紧拥入怀中。

“哐当”一声,比比东直接松开了手中的权杖,她从来没想过墨林的胆子会这么大,但是身为封号斗罗的她却没有选择直接震开墨林然后将他逐出师门,反而将头靠在了墨林的怀里,

‘我上一次这么靠在一个人怀里,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毫无疑问,比比东是一个十分凄惨的人,她曾经拥有过一段难以忘怀的爱情,可最终却在一只禽兽的破坏下以悲剧结尾,那个时候,比比东的心就已经死了,

憎恨与复仇充满了她的内心,善良与温柔被她尽可能抹去,她恨啊!她恨千寻疾那只禽兽,她恨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天真,她恨为什么在她遭遇那种事情的时候自己身边连一个自己能相信的人都没有。

于是她开始了复仇,她杀掉并吞噬了重伤的千寻疾,寻求神位以求自保,将自己的内心武装起来,强势、杀人不眨眼,排除一切她复仇之路上的绊脚石,让所有人都惧怕她,都不敢违逆她。

可是,即便是天生的恶人,他(她)的内心深处依然会有着较为柔软的一面,何况是比比东这种本来善良温柔的人,只不过她的那份温柔直到收了胡列娜作为弟子之后才再一次显露出来,千仞雪是她的女儿可同样也是千寻疾的女儿,要不是千寻疾派人轮流监视她,比比东早把这个胎堕了,所以她一直以为,除了胡列娜,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对一个人流露出温柔了。

直到九年前,墨林来到了武魂殿,比比东一开始打算收徒也仅仅是因为墨林所展现出来的天赋,她不认为她还能对任何一个异性真正的温柔,哪怕只是个小孩子,但是墨林实在太特殊了,他所展现出来的成熟和聪慧不仅远超了同龄人,而且一开始与墨林交流时,比比东就觉得在智慧上自己或许不及墨林,她推行了墨林这个六岁小孩提出来的要求成为武魂殿的政策,还给了他不少的特权,虽然是脑子一热的决定,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给多了。

不过真正打动她、戳中她内心的那个点的是一句她现在都不知道是谎话的谎话——只是没有那么顺吧。

这句话让比比东认为墨林和她是同一种人,而且墨林当时又那么小,所以从那时候起,似乎是因为这句话所产生的共鸣,她决定好好保护墨林、培养墨林。但是事与愿违,想培养墨林,他的武魂特殊,修炼时全靠自己,比比东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就只能提供他所需的资源。想保护墨林,他却喜欢满世界瞎跑,有一次去猎杀魂兽都不告诉她,为了找亲人又先斩后奏消失了两年。

这些年,因为比比东一直没能做到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情以及她与墨林的交流省去了不少的繁文缛节,导致她也没有完全把自己当作墨林的老师,对墨林到底是哪种感情一直不清不楚,同样她也不知道墨林对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即使是看见墨林帮她拔除怨灵后的那副惨状,她也没能确定这种情感,只是两人明面上师生的关系让她倾向于把那当作是师生之情。

不过当她看见墨林与大师交流的时候,她似乎明白了一些,因为她发现她害怕墨林离开她,这绝对不是一个老师对待学生时应该产生的情感。

比比东似乎明白了,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深究过墨林的任何事情,因为她并没有把墨林当作自己的晚辈,而是年纪小的同辈,同辈之间怎么会随意互相深究对方做的事呢?

而现在,墨林的这次拥抱,也让比比东明白了墨林对她的感情,和她的一样,要下具体的定论或许还有些困难,但起码确定了这也是属于同辈之间的情感。

抱了一会儿,墨林松开了双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在与人相处时完全依靠本能和感性做出的行动,他甚至做之前都没想过这种动作有可能产生的后果,只是他突然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做什么,就可能会发生什么他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这同样导致他在抱着比比东的时候脑子处于一种短路的状态。

墨林偷偷看了比比东一眼,想知道比比东有没有因为他的行为而生气,令他意外的是,比比东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用一种极为温柔的目光看着他,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师。。。”

墨林刚要谈谈比比东的口风,比比东就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了墨林的嘴唇上,微笑着说:

“我要问的事已经问完了,你先给你的家人去安排一下住处吧,空房间还有很多,选一间就好了。”

说完话,比比东就拿起地上的权杖走出了正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