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玄幻小说>流银变> 第三章 雨伴人吵闹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章 雨伴人吵闹(1 / 2)

夜,雨夜。

无月无灯,监狱中一片漆黑。

银子自黑暗中慢慢爬了起来,走到桌子旁,坐回椅子上便不动了。

他在感受自己的身体。每次忍受那种痛苦都会让他感觉像是死过一次,他不知道自己每次失去意识后都经历了什么,但每次醒来后他都会得到一具崭新的身体,还是熟悉的感觉,连毛发也在,但它确实是新生的,疤痕消失,污渍去尽。

但这不算好处,因为他的身体本身就具有这些能力。

他的这种痛苦是从三年前开始的,那时他十七岁。

那天夜里,他独自走在一条没什么人的大街上,莫名其妙地撞到了一个人,那人看了他两眼,然后莫名其妙地把一团金色物质放进了他身体里,当时他感觉自己好像立刻就要死了,意识模糊中,那人把他交到了长桑老头手中。

那时他还不知道长桑老头是双月王朝国师,不知道他叫长桑与寿。他也不知道长桑老头对他做了什么,反正当时他感觉稍微好了些的时候,长桑老头把他丢进了这座怪异的监狱中,一关就是一个月。

监狱里关着许多人,但好像他们都不需要食物来维持生命,也没人来管银子,他也就饿着,饿了三十天也没死。

三十天后,长桑老头和那人一起来了,在完全隔绝的监狱中他第一次忍受了那种焚血烧心的痛苦,然后那人取走了在他体内精炼出来的第一滴金芒液体,就如现在长桑老头留在他体内的那滴一样。

三年三十六次,金色物质不过才小了一圈,银子不知道还要忍受这种痛苦多少次。

不愿再去多想回忆,他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使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望着右边第一间隐约可见的牢房,银子仿佛忘记了刚才的经历,在黑暗中勾动唇角,轻轻露出一个笑容。

——活着就好。

他是说那个叫天涯的女子,也是在说自己。

那天她被长桑老头带进来,关在了第一间牢房,与银子日夜相对三个月。

银子经常看向她,她也经常打量银子,但从第一天到第十天,谁都没先开口说过一句话。

第十一天,银子用一个干净的白瓷碗倒满水递进了铁栏,天涯喝了。

喝完她张了张口,银子以为她会说谢谢,但她说的却是:别爱上我,我是天下第一女魔头,活了一百多岁,不是小姑娘。

从那天起,银子给她递水她再没喝过,也没再开口说过话。

直到昨天,她在知道自己即将被送上刑场时突然又开了口,她想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银子帮她买来了白色的衣裙,她当时什么也没说,银子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在刑场的时候,银子很惊讶,他以为她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但她问了他的名字,告诉他她叫天涯,还跟他说了谢谢。

她第一次就说让银子别爱上他,银子没有,她今天问银子是不是已经喜欢上她了,这是真的。

银子真的喜欢她,但那只是对一个人熟悉后越来越浓的好感。

他希望她此去安好,这是他对她抱有的善意。

“你一个人黑漆漆的坐那笑个求啊?还光着个屁股……是脑子让长桑老鬼给你搞坏了?快给老子们点灯。”

燕鬼人的声音把银子的回忆打断。

银子起身从木板架上拿下一套衣服穿上,又找出一支火折子,贴着左边的石墙,顺着长廊一路弯腰过去点亮了十多盏灯。

灯摆在地上,都是简陋的油灯,大碗盛着灯油,灯芯放在油里。

燕鬼人便是那个喜欢自称老子的人,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但话却很多,银子点灯时还一直唠叨个没完。

在这座怪异的监狱里关着的没有一个普通人,都是曾经的大魔头,甚至不全是人族,还有妖族与其他类人族。

地下还有一层监牢,听燕鬼人他们说那里关着的都是些千年以上的老妖怪,但银子从没下去过,那是连长桑老头进去都要异常谨慎的地方。

这座监狱跟城外的甲子书院一样,同在双月王朝境内,但都不属于王朝。据说它已存在了上万年,千年之前一直属于大黎国。

整座监狱其实是被一个神秘庞大的阵法覆盖着,完全与外界隔绝,除了银子和长桑与寿外,再无其他人能单独进出。

而至于银子为何能够自由出入,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石门并没有钥匙,长桑老头也没给过他什么东西,他诡异的好像天生就能破解石门上的限制一般,那可是连异兽的攻击都无法撼动分毫的东西。

前两年还有许多人打过银子的主意,想借他一探监狱之秘,但每次都是还没成功便被王朝国师揪出,无论身份贵贱,一律是一指点成飞灰。

之后长桑与寿对外宣称收了银子做入室弟子,从此就再无人来打扰银子这个小狱卒了。

被好奇心折磨了许久的魔头们,在此时长桑与寿的禁制失效后又开始向银子询问起白天外面发生的事。

银子简要的给他们说了一遍。

“那小丫头被人救走了?!不错不错,长得那般俊俏,要死了还真是可惜了。”燕鬼人隔壁的地散人说道。

“老色鬼,你都已经八百多岁了,人家小姑娘才一百来岁,你就惦记上了?也不害臊。”隔着好几间牢房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关你臭婆娘屁事?爷爷就喜欢她了,怎么?”地散人一听此人说话,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真是越老越不要脸,亏你以前还做过天明山掌门,人家一齐把你扫地出门真是没做错。”

“臭婆娘你还敢提这茬,爷爷当年要不是被你勾引怎么会被赶出来……”地散人扒着铁栏,半张脸用力挤出,朝那女人那边大声喊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