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玄幻小说>流银变> 第二章 异兽、国师、监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章 异兽、国师、监狱(1 / 2)

众人还未看清那金色的脑袋是属于何种生物,被那双眼一扫,所有人都感觉似是被烈火焚烧,呼吸艰难。

它带着迫人臣服的力量使人不敢直视,但好在这里都是都城精兵,一时还未出现慌乱。

银子强行抵抗着从天而降的威压,注视着那颗脑袋,那视线扫过的灼烧感他再熟悉不过,那是他常年忍受着的苦痛根源。

——它也有那个东西吗?

从云层中钻出的是一颗巨大的金色鸟头,足有处刑台般大小,头上高冠如火,长喙似利刃,双眼泛着金光,显得威严高傲,但此时其中透出更多的却是滔天怒意。

“这……这是何物?”

“好恐怖的气势!”

“好像是……异兽……是不死鸟?”

“不死鸟……凤凰?!”

“不会吧……”

广场外那两道视线未及的地方,士兵们感受到的压力要小得多,此时有人低声议论,但做出猜测的人也并不确定。

广场中,黑袍人瞬息不见了踪影,那黄金鸟头又自云洞中伸下了些,露出半截细长的脖颈。

一道数丈粗细的金色光柱破云而降,打在广场外一间房屋上,乱石纷飞,黑袍人在光柱中显现出身形来。

黑袍人横向纵跃而出,光柱也跟着倾斜拉长,紧紧跟随。

大地震动,一路轰隆,光柱犹如一柄巨大的利剑,所过之处地面房屋皆成齑粉。

随后便能听到一片惨叫哀嚎,也不知多少平民遭了殃。

皇宫方向一道虹光掠来,一蓝衣长须的老者当空而立,见得此番景象也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追向了黑袍人。正阳王迅速服下一颗丹药,也跟着追去。

那黑袍人即使抱着一个人,行动也完全没受影响,瞬息间已远离了广场。

眼看着黑袍人又要消失不见,蓝衣老者与正阳王也追之不及,云层中突然又齐齐轰下四道光柱,黑袍人如落石般从高空又砸回了广场。

一声闷响,待众人看清时,广场上只留下一个一人高的大坑,黑袍人已出现在了广场百丈外,黑袍上尽是血迹。

离他近的人都纷纷避退,而银子刚才趁乱离开,正躲在一处离广场不远的怪异建筑里。

他面前是一道石门,上面开有一方窗洞,银子贴在门上向外望,黑袍人正在门前十几步处。

光柱追来,黑袍人先一步消失不见,光柱在地面激起漫天碎石,又追着目标而去。

银子所在的建筑也被光柱扫到,但毫无损伤,连震动也没传来一点。

石门正对着广场方向,头顶是异兽凤凰的消息逐渐传开,那边的众多士兵终于开始出现惊恐不安的情绪,尤其是见到那些光柱的威力之后,场面开始混乱。

黑袍人不断被拦阻轰击,一身黑袍本来滴雨不沾,此时却被鲜血湿透。他虽伤得极重,但天涯却像一点没事。

其间,那位赶来的蓝衣老者好不容易靠近黑袍人一次,却被光柱一齐击中,模样已有些狼狈,随后和正阳王只远远缀在后面,不再贸然上前。

金色光柱已达六道,交错轰在黑袍人身上,云洞下金色长喙张开,一大蓬暴烈火焰顺着光柱延伸而下,鲜血爆出,连光柱也透出一大片艳丽红色来。

黑袍人坠落在离广场不远的一处街道上,躺在雨水中好似再不能动弹。

那一身黑袍已化为灰烬,但却还有一层黑雾缭绕,仍旧看不清他的面孔模样。

天涯就在他身旁,眼中尽是悲伤,脖颈下那道白色印记束缚着她,此时的她与普通人无异。

蓝衣老者和正阳王见得机会,从半空笔直冲来;光柱消失,空中那巨大鸟头的脖颈再伸,竟似要破出云端。

就在这时,躺在街道上的黑袍人轻轻抬了抬手,一块黑色石块自缭绕在他头部的黑雾中飞出。蓦地,一种无法形容的黑暗包围了他和天涯,那处空间仿佛不再存在,一瞬间在黑暗中的两人竟似与世隔绝了一般。

那黑暗渐渐在缩小消逝,近处的人都看出了不对,蓝衣老者与正阳王立即打过去数道元力虹芒。

云中光柱也重新出现,这次却达七八十道,密密麻麻布满了整座广场上空,金光更盛之下大半个城市都被照耀得犹如夏日正午。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瞬间升起的温度。蓝衣老者面上一下变了颜色——这样的力量如果轰下来,地面上的大多数东西都是承受不起的,毁灭半座城市轻而易举,但他来不及去阻止。

蓝衣老者和正阳王的元力虹芒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那团黑暗中,仿佛被吞噬,而那七八十道布满了整个广场上空的恐怖光柱却没能落下。

一白衣人立于高空,单手朝上竖起一指,一片足有数百丈方圆却薄如蝉翼的白色光纹撑在那指尖之上,拦在数十道光柱下。

整座城市的人都在望着高空上这一幕,数息时间,光柱消散,天空重回阴暗。

街道上那团黑暗已完全消失,黑袍人和天涯也一起自原地不见。

惊雷再次炸响,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天上那将要爆发的狂怒。

一道巨大的声音自天上传来,吐字生涩,“长桑小儿,你敢阻我?”

光柱已消失,白衣人也收回手负于身后,就那样立于高空,“你若再不退去,等来的只会是更多阻你回去的人。”

白衣人的声音自带一股威严,但比之王明丘那种威严却多了一层厚重,声调中带着一丝古老久远之韵。

异兽的声音中尽是恨意:“若不是……若不是你们那个卑鄙的人类,若不是他,我岂会被你所阻!”

白衣人张口说了句什么,但其他人都听不到声音。

只有那头异兽显然是听到了,黄金鸟头上那双长眼蓦然放大,“你……知道?!”

白衣人不答。

异兽眼中恨意与怒意交织,瞪了白衣人半响。

“若不是那个卑鄙的人类,我岂会让了你!岂会让了你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