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玄幻小说>流银变> 第一章 刽子手、大魔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章 刽子手、大魔头(1 / 2)

——几年前我在琉璃河边遇到过一个算命的女人,可能是因为无聊,亦或是她长得太好看,我停下了脚步,在她手心写下了一个“银”字。在河边的晚风中,她盯着自己的手心痴痴地看着,渐渐泪眼朦胧。最后她什么也没算,只在离开的时候告诉我说:你啊,这一生也过不了女人这关。

也不知是不是一语成谶,几年间,已经有两个女人离银子而去。现在,一个有着倾城之姿的女人就在他身旁不远,大家都在等着他,而他手中的刀,握得却不是那么坚决。

晨。

不见晨曦,呼吸到的空气也不是那么清新。天地间一片阴沉,连呼啸的狂风仿佛都披着一层昏暗的色彩。

天上浓云低垂,拦在天空与大地之间,在城市上空不留一丝缝隙。

巨大的广场边缘围着几层人,人头攒动,比这天色还要黑上几分。身披深色甲胄的卫士分列各处,严阵以待,沉默无声。

广场中央搭着一个极宽广的处刑台,二十名散发着沉沉杀伐气息的黄金甲士守卫其下。

刑台之后还有一高台,十余名仆从在石阶下低头等待着。台上只摆放着一张金属色泽的粗脚大椅,毫无装饰,却森严厚重;大椅两侧分别插着一把厚背大刀与一柄细长直剑,造型简单粗犷。

囚犯已跪在刑台中央。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足以迷倒众生的女人。

她闭着双眼,面色苍白,唯鼻尖一点桃红不散。

一身整洁的白衣同黑色长发在风中狂舞,那虚弱中还带着淡淡傲然的身姿一点也不像即将被行刑的囚犯,而像是一束照破乌云的明光,让人无法忽视,无法不去看。

在她身旁一丈距离,刽子手一身黑衣,连头脸也包裹在黑色中,只露出两只眼睛,正望着她。

她突然也睁开眼睛望向这个刽子手。四目相对,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而那刽子手则是看不到表情。

“你还是刽子手。”她的声音不大,有些微弱,但很动听。

刽子手没有回答,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身前。

她又道:“你还没告诉过我你叫什么名字。”

还是沉默。

她盯着他,等待着。

“银。”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等待,他轻轻吐出一个字来。

“就一个字吗?”她问。

“别人叫我银子。”

“银子……”她轻轻念出,低低呢喃:“跟我一样没有姓啊……”

“我叫天涯。”她说。

狂风不止,她闭了闭眼睛。

重新睁开时,她露出一个笑容,鼻尖那点桃红仿佛在脸上晕开,苍白褪尽,面容如画,似一枝在雪中正绽放着的宫粉梅。

“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银子倏地扭过头来,看着她,眼中尽是惊异。

天涯挂着那淡淡的笑容,银子看着她,慢慢又转回了头去。

“可是我已经有爱的人了。”天涯道。

银子又沉默了。

“而且我就要死了。”天涯也收回目光转过了头去,眼中好似闪过一丝忧伤,缓缓道:“只是没想到,是你来砍下我的头……”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身白衣,旋即又轻轻笑了起来,轻声道:“谢谢你帮我买的衣服,挺好看的。”

这轻轻的声音好似被淹没在了狂风中,银子直视着前方,还是那副模样。

除了呼啸的风,广场上一片寂静,不止卫士,连围观的人群中也丝毫没有人声,让这已极压抑的气氛又多了一分诡异。

刑台靠后一侧,一个锦衣老人站立着,手中托着一个跟手掌一样大小的金色盒子,面容威严肃穆,四五个身着官服的中年人稍稍靠后站在他身旁;对面一侧摆放着五张大椅,已坐有人。

从广场外进来一官员,一路小跑,到锦衣老人身旁站定,在他耳边低声禀报了什么。

锦衣老人面容严肃,向对面示意过去,那官员便又下了石台,绕到另一侧,向对面座上五人传报过去。

为首一人听后微微皱了皱眉,侧首向远处皇宫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朝对面的锦衣老人点了下头。

锦衣老人转身,旁边一名官员已急步向高台石阶过去,挥退了那十数名宫内仆从。锦衣老人走过去,拾级而上。

银子向左侧过身子,望向高台。

锦衣老人走到大椅前,没有立刻坐上去,他伸手抽起了插在一旁的大刀,一缕雾气自他胸口窜出,翻腾着冲开他手中托着那只金色盒子,自盒里牵引出一团如浓墨般的黑色火焰,往大刀上引去。黑色火焰沾上大刀,一下便蔓延开去,整个刀身立时变成了黑色。

锦衣老人转身向囚犯望了一眼,然后提起大刀往高台下掷去。

“砰铿”!刀尖破石而入,直直插在处刑台上。

似乎被这声响所激,天上电光闪过,惊雷炸响,轰隆隆震动着连绵云层。

银子转身,一步步向前,缠着黑布的手提起大刀,又转身慢慢走到了天涯身边。

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地划过,照亮了广场上众多面孔,那一双双眼睛都在盯着银子,盯着他手中的刀。

狂风突然一顿,暴雨瞬间倾盆而下,伴着电闪雷鸣,大地一下便湿透了。

银子身上已湿掉大半,大刀上的黑焰却兀自跃动着。

场上场外的人也都如这刀上火焰般,只盯着台上的囚犯与刽子手,丝毫不为暴雨所动。

银子知道场外那黑压压一片并不是普通的围观群众,而是伪装过的王朝士兵。不止他们,远处那些门窗紧闭的民宅商铺,其中的埋伏也不会少。

这些埋伏从没人告诉过银子,但他已很有经验。这不是他第一次对囚犯行刑,已不只一次有人来劫刑场,而作为刽子手,他也不只一次的被劫法场的人当作第一个要击杀的目标。

只是这次的阵仗好像太大了些,处刑台四周尽是超一流的高手,最低也是金刚圆满境,滴雨不沾身;而台上之人,已是超凡武圣。

暴雨淋湿了她的衣服头发,天涯闭上了眼睛,平静的等待着生命的终结。

没有了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