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科幻小说>欢想世界> 135、洛克的表演时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5、洛克的表演时间(1 / 2)

“这才两天不见,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这是华真行看见洛克时,说的第一句话。

洛克并没有答话,坐在桌前的他刚刚折好了一只纸飞机,然后屈指一弹,纸飞机轻轻飘了起来,绕着他在屋中盘旋。

然后只见卧室里、书架上、柜顶上、抽屉里陆续飞出上百只纸飞机。它们飞得速度并不快、间隔的时间也挺长,先后都与空中那只纸飞机重合在一起。

他刚刚折好的纸飞机就是最简单的样式,两只同样的纸飞机是可以重合的,但那样就很难在空气中自行滑翔了,更何况是上百只纸飞机叠在一起,那不得厚成一大摞呀?

可是华真行亲眼所见,空中盘旋的始终是那一只纸飞机,仿佛重合进去的都是虚影。他也感受到了奇异的神气波动,很自觉后退静静地站在墙角,不打扰洛克祭炼纸飞机。

洛克在祭炼纸飞机,这不仅是他的独门秘技,且是这一门秘技从无到有的研创、诞生过程。这是修士之间绝对的私密,洛克此刻展示的也是一种毫无保留地信任态度。

洛克的纸飞机术早就跟当年的小把戏不一样了,就算他的老师道森先生复生,或者教他折纸飞机的连娜在场,恐怕也看不出这是哪一家的路数。

长达十年的时间,旧伤难愈、埋名孤寂,修为不得寸精进、人生看不到光明,洛克只有一遍又一遍地折纸飞机聊以藉慰,将聪明才智和神术感悟都折进其中,几乎已是一种偏执。

经过无数次误打误撞的瞎琢磨,这门小神术也变得越来越精妙,有意无意间,纸飞机中也折入了他对人生际遇、岁月沉浮的感怀。

洛克将自己的纸飞机术教给了华真行和曼曼,所有技巧都毫无保留。虽然华真行的修为根基不是他所学的神术,但只要修为到了同样可以运用这些技巧。

可是华真行折出来纸飞机,就算操控得一样精妙,也没有洛克亲手所折的那种感觉,形似而神异,华真行倒是更喜欢也更适合使用墨尚同教的木鹊术。

洛克折一架纸飞机看似很快,其实准备的时间很长,首先要将神识灌注于纸张,然后在元神中勾勒出每一个步骤,最后一气呵成,所有步骤不能出一点差错。

洛克当初知道自己的伤恐怕治不好了,遇到危险也难以爆发,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所以他平日将神术力量都尽量凝聚起来,注入纸飞机中。

这已不仅是傀眼术的雏形了,同样是符箓或卷轴的雏形,更是一种最简单也最脆弱的法器初胚,反正也没有老师教他,都是他在不断试错总结。

在遇到危险需要战斗时,纸飞机可以爆发使用,这就是像平时受累,一趟趟把石头搬到高处,用的时候就往下砸。这么做唯一的弱点,就是纸飞机若被毁他的伤会更重。

而此时此刻,华真行亲眼见证了纸飞机的进化过程,成了一种真正的独门绝技,甚至也可以成为神术师洛克的独家传承。

融合在一起的纸飞机,材质也在发生无法形容的改变,不再是经过神识强化的纸张,甚至已经不能说是纸张。

那些折痕赋予了它灵性,代表了某种力量运转方式。它甚至可以变化,质地可刚可柔,就像属于操控者自身的某个器官。

华真行连神器都耍过,但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有人炼成了一件法器。在东国修士的眼里,这样的纸飞机就是法宝了,而华真行从头到尾观摩并学习了它的祭炼过程。

最后融合进去的那几只纸飞机,其实形状各不相同,但都奇异地叠合不留痕迹,而保留下来的纸飞机还是最初的形状。

华真行终于明白,他自己叠的纸飞机以及削制的木鹊、竹鹊,感觉究竟差在哪里了,就是缺乏那么一丝灵性。

并非法宝有灵智,而是人为器之灵。原先的纸飞机能够注入神识延伸感官,其实本身还是一件死物,只是相当于感官被动的接受一些信息而已。

而此刻这只纸飞机,在炼制的过程中就仿佛预设了某种程序,被法力激发就有独特的妙用,真真切切就相当于身体的一部分——很玄妙的、会施展神术的那部分。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一站一坐,当不再有纸飞机从套间的各个角落飞出来融合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洛克的神情稍显疲惫,但眼神却越来越清澈,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兴奋感。他在这种状态下是不能受惊扰的,假如华真行出手打断,可能导致器毁人伤。

可是洛克并不担心这一点,他特意选择了华真行到来的时刻,才开始了成器的最后一步,假如有什么意外,华真行也会及时保护他,感觉就是那么安心与放心。

华真行完全看明白了,也学会了,假如洛克将来有亲传弟子,对这门秘技也不可能比华真行理解掌握得更深刻。

华真行参与了洛克创制它的全过程,见证了洛克境界突破后、神术问世的这一瞬间。

尽管学会了,但华真行还做不到,原因很简单,他的境界还不够。哪怕华真行曾经弄死了一位大神术师,也不代表他就可以忽视境界的差别。

华真行莫名想起了自己想炼制的春容丹。以眼前的情景类比,这只纸飞机的出现其实只是最后成丹的那一刻,而在此之前洛克做了大量的准备,经历了各种尝试。

纸飞机已成形,洛克突然笑了,很调皮地又一弹指,线条硬直的纸飞机在空中变得很柔软舒展,化成了一只纸鹊的模样。

给人的感觉总是苦大仇深的洛克,这样的神情举止还真是很少见。

不像华真行削的木鹊或竹鹊那般有形而无神,这只纸鹊张开翅膀,就像真的鸟儿一样做出各种灵活的飞翔动作。

华真行眯起了眼睛,突然感觉这只鸟有点眼熟,是白鸽还是海鸥?他想起来了,眼熟的只是翅膀。

华真行曾经看见弗里克飞在天上,背后张开了一对白色的羽翼,其形状和轮廓就和这只纸鹊的翅膀一样。洛克毕竟也是福根修士会的神术传承底子,还是能看出端倪的。

白色的纸鹊绕着洛克飞了一圈,落在他的手上又变成一只普普通通的纸飞机模样。但是变化还没结束,纸飞机自动收拢,看上去就像一块大致呈三角形的纸片。

这纸片是软的,洛克用手指一捻,将它捻成了一个不到两寸长的小纸卷,然后顺手揣了起来。简直神乎奇迹、叹为观止啊!

华真行已经憋了两个多小时了,终于开口道:“洛克,你突破四境了?”

洛克的微笑中有些许矜持之意,点头道:“是的,我已经是一名正式的神术师。”

华真行:“恭喜啊!什么时候的事?”

洛克:“就是前天晚上你们走后,我忽有所悟,在冥想中便入了魔境,破魔境之后便已是一名神术师,也就是达到了你说的四境修为。

我又用了一天时间巩固回想,总结这十年得失,终于折出了这样的一只纸飞机。”

洛克这十年,若说法力积累有多深厚真谈不上,毕竟他的伤一直没好。可是谈到人生的大悲大喜、大起大落,对纸飞机的情怀寄托以及最终的解脱,伴随着境界的突破也算是薄积厚发,他选择在最恰当的时机一举炼成此器。

华真行:“这是个宝贝啊,也可以叫纸鹊,真正的纸鹊。”

洛克:“还可以叫它纸天使。可惜我会的神术实在不多,当初并没有成为正式的神术师,很多东西老师还没来得及教。”

华真行:“道森先生给你留下的东西,很可能就包含了系统的神术传承……先不说这些了,恭喜你突破境界又炼成了宝贝,我带你去看一些东西。”

洛克:“这段时间,我好像不应该离开这里,更不适合被别人发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