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六零重组家庭> 第28章 第28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8章 第28章(1 / 2)

想要的东西能买的都买了,苏袂塞了个小小的糖球到小瑜儿嘴里,将他递给张宁,挑起两个竹筐冲几人一挥手:“走喽。”

“走喽~走喽~”小黑蛋举着个五色风车撒腿跑到了前面。

两毛钱四个风车,每个孩子都有。

林念营举着风车,跟着跑了几步,回头看苏袂跟张宁落在了后面,忙收住脚步等在了一旁。

“跑起来!”苏袂喊了一声,看他还是一脸犹豫,便道,“快去帮婶婶看着小黑蛋,别让他丢了。”

“嗯,”林念营重重点了下头,保证道,“婶婶,你放心吧,我会看住弟弟的。”

“这么小就知道看护小黑蛋,”望着林念营追着小黑蛋跑去的背影,张宁笑道,“长大了,肯定也很孝顺。”

苏袂笑了笑,加快了脚步。

赵瑜本来是要闹着让苏袂抱的,转眼见小黑蛋、林念营举着手中转得哗哗作响的风车,跑得没了影,急了,拍着张宁的手臂叫道:“跑!跑!跑起来……”

“哎呀,姨姨好累,跑不动,”张宁笑道,“要不姨姨把你放在地上,小瑜儿自己跑行不行?”

赵瑜垂头看了看地面,又望了望长长的街道,皱巴着小脸摇了摇头:“累!”

张宁被他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小精怪,你也知道累呀……”

“娘!娘!”小黑蛋举着风车,转眼又一溜烟跑了回来,林念营紧跟在后。

“娘!”小黑蛋冲过来,拽住苏袂的衣襟喘了喘,“小狮子他要把鼓拿走,不卖了!”

庙会上转了一圈,没有见到一个卖牛肉的,苏袂想到这个几乎全靠人工劳力的年代,就明白一只鼓为何卖那么贵了?

她买鼓时带了后世的眼光,一是看中了那鼓,堪称大师级别的制作工艺;二是出于一种对手艺人的尊重。

所以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在想来,牛皮难求,舞狮队也没有几只大鼓吧,可方才小狮子带人送来的却是一只演出用的特大号牛皮鼓。

“别急!”苏袂安抚地拍了拍小黑蛋的肩,“娘去看看,他们在车边吗?”

“嗯,”林念营点点头,“大胖叔叔说,他做不了主,要等你回去。”

苏袂一推依在腿边的小黑蛋:“走吧。”

远远地见她们回来,大胖松了口气。

“苏同志她们回来了,”大胖对小狮子和他三叔道,“要不要换鼓,你们问她。”

“阿姨!”小狮子抱过他三叔手里的十四寸小鼓和小鼓槌,跑到苏袂面前急道,“那鼓是我们狮虎队的递补鼓,不能卖给你们,我们退钱退票,再把这只小鼓送给你,你能把大鼓还给我们吗?”

说着,手里攥着的钱票连同小鼓一股脑地往苏袂怀里塞:“我爷爷知道后,把我师傅大骂了一通,我师傅心情可不好啦。阿姨,求求你了!”

苏袂放下扁担,接过鼓和钱票,抽出十元钱给他:“大鼓还你,十元钱就当阿姨买你这只小鼓了。”

小狮子抿唇一笑:“我爷爷说了,你要是为孩子诚心要买,就让我跟你说,我们的鼓,选用的都是上好的小牛皮,长在深山的百年榆木,你给个手工价,四块五,二斤粮票就成。”

苏袂笑道:“行,那就四块五,二斤粮票。”

小狮子接过钱票笑道:“阿姨,谢谢你!”

“娘,”小黑蛋瞅着他娘手里的小鼓,不愿道,“我要大鼓,我不要这小鼓。”

苏袂看了他一眼,把小鼓和鼓槌递给林念营,走到车旁,双手一握车沿,翻身跃进了车斗,拿起鼓架和鼓槌探身往下放。

三叔忙过来接住,把鼓架放到一处平坦的地方,鼓槌随手别在腰后。

苏袂又抱起大鼓。

三叔接住大鼓竖放在架子上,冲小黑蛋招了招手,待小黑蛋走近,把鼓槌递给他:“试试。”

试试!怎么试?

鼓连着鼓架,足足高了他一半,小黑蛋举着两个鼓槌也只够到鼓的边沿。

三叔抱起小黑蛋。

“咚——咚咚——”小黑蛋兴奋地举着鼓槌一声又一声地敲了起来,可是不待敲上十来下,双臂就无力地垂了下来,“好重!好累啊!”

苏袂翻身从车斗里跃下,拿过林念营手里的小鼓,对他道:“过来试试小鼓。”

小鼓上系了两条红束带,可以直接绑在腰上。

三叔放下小黑蛋,接过他手中的鼓槌,待苏袂帮小黑蛋把小鼓绑在腰上,他大马金刀地往大鼓前一立,“咚——”的一声,似敲在了人们心头,让人心肝跟着颤了颤。

苏袂一推双眸晶亮的小黑蛋:“去,学着点。”

这个年代一些技艺是不外传的,苏袂知道,三叔如此,是还人情呢。

一声过后,三叔鼓声一转,变成了一首轻松欢快的牧场庆典曲。

重复三遍,三叔手腕一翻收了鼓槌,示意小黑蛋试试。

小黑蛋难掩兴奋地学着三叔的样子叉开双腿,抬手敲了几来。

于音乐上,小黑蛋倒是真的有几分天赋,虽然还很生涩,中间还错了两处,可情绪上的渲染却很是到位。

“不错!”三叔赞了一声,拿起鼓槌又敲了一遍。

小黑蛋兴奋得小脸通红,举着小鼓槌连忙跟上。

“要!要!”赵瑜在张宁怀里扑腾着叫道,“瑜瑜也要。”

小狮子犹豫了一下,把腰间巴掌大的小鼓和大半个筷子长的鼓槌解下递给了他。

赵瑜欢喜地接过,让张宁帮他系在腰间,胡乱地敲了起来。

“小瑜,”苏袂接过他抱在怀里,“你接了哥哥的小鼓,是不是也该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送一份给哥哥?”

赵瑜怔了怔,随之一只手抱着鼓槌,另一只手在身上的口袋里摸了摸,掏出只苏袂昨天给他做的竹哨。

不舍地犹豫了一会儿,他把竹哨往小狮子的方向递了递:“给!”

小狮子看了看他手里的竹哨,见只是一截普通的小竹子,没什么兴趣的摇了摇头。

苏袂取过赵瑜手里的竹哨,招呼小狮子道:“跟阿姨来。”

苏袂带着他们往旁边走了几百米,然后举着竹哨吹奏了起来。

哨声悠扬,犹如春风抚面,溪河微澜。

那边一曲终了,三叔扛着鼓,拎着鼓架,过来唤小狮子。

苏袂把手里的竹哨给小家伙,揉了揉他的头,掏了把糖塞进他口袋:“去吧。”

小狮子握着竹哨跑了几步,回头对苏袂叫道:“阿姨,你吹的真好听。”

苏袂笑着挥了挥手。

三叔远远地冲苏袂点了点头,带着小狮子转身走了。

“娘!娘!我会敲曲子了!”小黑蛋双手握着鼓槌,抱着腰上的鼓跑来,兴奋地叫道,“娘,我会敲曲子了!”

“嗯,”苏袂解开他上衣的扣子,拿帕子给他擦了擦额头脖子里的汗,赞道,“我们小黑蛋真棒!”

“嘿嘿……”小黑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三叔说还得多练练。”

“他说等我练熟了,可以再来一趟。娘,”小黑蛋仰着小脸道,“等我敲得好好听的时候,你带我来好吗?”

“好!”苏袂抱着时不时敲一下小鼓的赵瑜,牵着小黑蛋走到车边,张宁正在问大胖,司务长和司机呢,四点了怎么还不见人影?

“师傅遇到海岛农垦队的负任人来卖猪崽、羊羔,”大胖道,“带着小方去买了。”

“啊!多吗?”张宁道,“我想买只猪崽。”

“不知道,要不你们去看看,”大胖一指村头的大队部,“就在那边的院子里。”

“小梅,走,咱们去看看去。”张宁招呼道。

苏袂不确定自己还能在部队留多久,遂猪、羊是不准备养的,“让大胖带你去吧,我跟孩子在这等你们。”

有人看车,大胖自然是想过去帮师傅搭一把手,所以不等张宁再说什么,提脚就朝大队部走了过去。

张宁连忙跟上。

不时,几人赶了三头猪崽、两只小羊过来了。

苏袂怕惊着小猪、小羊,忙让小黑蛋和赵瑜收了鼓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