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六零重组家庭> 第27章 第27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7章 第27章(1 / 2)

穿过小陈庄不远,半山有个庙。

来赶庙会的大多是居住在这附近的村人,他们带来了各式菜干、果脯、药草、家畜、自制的吃食和蔬菜、花卉种子等。

苏袂等人还没走进庄子,就听到抑扬顿挫的锣鼓声,远远的就见人群中裹夹着一个醒狮队,从庄子的那头,腾、挪、闪、扑、回旋、飞跃着奔了过来。

“哇!”三个孩子,除了林念营,赵瑜跟小黑蛋都没见过南方狮舞。

“娘!”人群围拢的越来越多,小黑蛋的视线被人挡住,扯着苏袂的衣服急道,“娘你快把我抱起来!”

苏袂四下看了看,牵着小黑蛋、林念营,对张宁道了声:“走!”

挤过人群,到了路边的一颗树下,树木多已经被人占居,唯有这颗又高又直,不好爬才没人上。

苏袂扫了眼张宁手里的扁担,短了。

松开两个孩子,苏袂走到张宁背后,拿出她背筐里用来挑担的麻绳,两根一系,随之扯着一头,猛然往上面的村杈上一扔,麻绳穿过树杈垂了下来。苏袂接住拭着拽了拽,感受了一下承重,觉得可以,解下胸前的赵瑜递给张宁,不等赵瑜抗议,抱起小黑蛋,攀着麻绳,飞身一跃,蹬着树杆就窜了上去。

“哦~”下面的三个惊得瞪大了眼。

将小黑蛋放到树杈上坐好,苏袂又下来接了林念营。

林念营有点恐高,苏袂用方才包赵瑜的那块布,捆着他和小黑蛋的腰,将两人对系在了树的主杆上。

小黑蛋乐坏了,扯着嗓子直叫:“娘、娘,看得好清楚哦,那小狮子好厉害哈,跳得比娘还高,哇接到球球了,接到球球了……”

苏袂拍了拍他的头,“坐好,别乱动。”

随之又安抚林念营道,“别怕,系得牢着呢,掉不下去。”

林念营点点头,慢慢也被狮队里的两只小狮子吸引了注意力,放松了僵直的身子。

苏袂飞身跃下,见张宁双眼闪着小星星地瞅着她,默了默,问:“你要不要上去?”

“我,”张宁按了按砰砰直跳的心,双颊晕红地看着苏袂,“我能上去吗?”

苏袂扯着麻绳的一头往她腰上缠了几圈系紧,然后接过赵瑜,拽着麻绳的另一头,猛然一拉,张宁娇小玲珑的身子就被“嗖”的一声吊了上去。

张宁在空中愣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抱住树杆,坐在树杈上,对下面吼道:“苏梅,你就不会抱着我上来?拉绳子拽,亏你想得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吊猪崽呢,哼!”

苏袂抱着赵瑜在下面笑着安抚道:“好了,别闹了,快坐好看狮舞吧,他们过来了。”

“上、上,”赵瑜也想上树,苏袂看了看上面,往下看得清楚的三处地方,已被三人占居了,再往上或往下,茂密的树叶就挡住了视线,远不如她站在下面看得清楚,遂拍了拍赵瑜,指着过来的醒狮队道:“来了,小瑜快看!”

赵瑜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看着舞来的群狮瞪圆了眼。

随着狮队的靠近,一个个卖吃食的小贩就被挤到了路边边,围在了苏袂、赵瑜前面和左右。

苏袂双眸一扫,入眼的尽是当地的精美小食,有晶莹剔透带着一抹红的菊花糕,有烘干成一个个枣儿大小的麦芽糖,有艾叶托着的鲩圆、艾糍、炸芋圆、烧卖、清蒸香芋、绿豆粄、笋粄、薄饼卷馅等。

狮舞走过,有人挤过来买薄饼,那卖饼的大嫂给卷了豆腐干、香菇、虾仁、熟豆芽、笋丝等,还有那用艾叶托着的炸芋圆,你一个我一个转眼就去了半篮,苏袂看着,不由摸了摸口袋,捡着买了几样。

放了几人下来,苏袂把吃食塞到他们手里,给张宁的是一个份量十足的卷饼。

“赔礼。”苏袂笑道。

“哼!”张宁捏着荷叶包着的卷饼,恨恨地咬了一口,一边大口嚼着,一边孩子气地冲苏袂翻了个白眼。

其实她也没有真生气,就是被苏袂的区别对待,惊着了!

和着孩子是宝,她就是根草了。

苏袂和张宁没有急着买东西,而是带着孩子们一边悠闲地逛着,一边品尝着路边的各式小吃。都不是太贵,往往一两分钱就能买上把果干、几颗糖;一毛都能吃上个油炸的豆饼、芋圆什么的,或是带点荤腥的小点,一碗放了各种干果的甜酿。

还有一种茶,咸的,主要的材料有:茶叶、生姜、花生、黄豆、芝麻、葱、食盐等,撒上芝麻、花生米、炒米就叫炒米茶,要是加上蔬菜、豆腐、海鲜等,又叫菜茶,总之花挺多。

卖茶的大叔看苏袂跟几个孩子是外地人,怕他们喝不惯这个味道,先让他们每人试喝了一小口。

这下,就不好不买了。

几人依着自己的喜好一人要了一份,人多摆不下桌椅,大叔就准备了几个小马扎,几人坐在马扎上,端着碗就热热地喝了起来。

狮队回转,已经没有在舞了,一群人扛着行头从街中穿过,两只小狮子脱离队伍,追赶着跑来对卖茶的大叔叫道:“大山叔,来两碗炒米茶。”

“娘,娘你快看,”小黑蛋激动地拍着苏袂的手臂叫道,“小狮子!是小狮子!”

小瑜儿话不多,看着两个小狮子扯着嗓子尖叫道:“啊——大虫!”

林念营棒着碗,好奇地看着他们腰间巴掌大的小鼓。

苏袂偏头看去,小狮子为一男一女,年龄都不大,男孩跟念营差不多大小,女孩要比男孩大上两岁。

男孩对上苏决的目光,惊讶地指着苏袂,对女孩叫道,“师姐,是她!就是她!方才就是她差一点害得我从三叔头上掉下来。”

“胡说什么!”他们身后又走来一个穿着狮服的青年,那人不好意思地冲苏袂笑了笑,低头对孩子训道,“你怎么不说是你舞狮不专心?还立在我头上呢,就敢东张西望,你没掉下来,那是你三叔我反应快!不然,今个儿咱们狮虎队可就在一众乡亲面前,丢脸丢到家了。”

“那是三叔你没看见她有多厉害,真的,超厉害!”说着,男孩伸手比划道,“拽着绳子,蹬着树杆,蹭蹭几下就上了树!要是你瞅见,肯定也会跟我一样被她惊着了。”

男子看着苏袂讶异地挑了挑眉,拽着绳子上树,这不难。最起码对他们这些打小站桩、习武,跟着长辈学习狮舞的来说,上树不过是小儿科,可这不代表拽着绳子上树就是件简单的事,不是自小习舞(武),想凭着一根绳子上树,想都不要想。

“三叔,”男子久久不出声,男孩以为他不信,扯着他的裤子一指小黑蛋,“不信你问问那小黑娃。”

“嗯嗯,”不等人问,小黑蛋就连连点头道,“我娘超厉害的!你们耍的也好看!”

想了想,小黑蛋又道,“还有老胡子爷爷敲的那个大鼓,贼好听!听得我心儿砰砰直跳,跟槌敲。”

狮舞的鼓,是配合着狮子的情绪及动作,转换节奏、营造气氛而敲的。

欢乐的节日里,鼓点高昂激越,听来很是震奋人心。

小黑蛋不懂这些,就觉得那鼓敲的他心里热热的,也想跟着翻身打个滚。

“我也会敲!”男孩解下两个用红布包着一头的小鼓槌,当下就对着腰间的鼓,轻、重、缓、急地敲了起来。

“咣咣……”狮队里一位老人随着鼓点,打响了手中的锣。

看着打锣而来的老人,苏袂端着碗带着孩子站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