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六零重组家庭> 第19章 第19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 第19章(1 / 2)

异能激发后,苏袂的五感要比常人灵敏数倍。

两人的话蹿进耳里,苏袂不觉一怔,遣返回乡!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距离三年□□尚不足一年,这时候回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原主那一大家子,他们可不是年幼粗心的小黑蛋和跟原主没相处几天的林念营,真要回去了,苏袂觉得自己分分钟都有暴露的危险。

不行,得想个法子留下。

要留下,身体也要尽快调养,最起码,不能动不动就晕倒。

后半夜,苏袂等两个孩子睡实了,盘膝坐在床尾,调动体内的异能开始于全身游走,一圈又一圈。到了天明,异能虽然还是只有头发丝那么细细一缕,心脏的不适却已得到了很好的缓解。

王老太不放心苏袂,一早就穿着胶鞋,撑着伞过来了。

彼时,苏袂扛着扁担拎着水桶,正准备下山挑水。

“放下!快给我放下!”王老太见此急走几步,扯着扁担气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心里没数吗?逞什么能呀!王竣早上给家里挑水时,多挑一担就够你们娘仨吃用了。大早上的,你着什么急?”

“我这不是去食堂上工了吗,家里的事可不得提前做好,”苏袂笑道,“总不能迟到早退吧。”

“上工!”王老太气得抬手拍了她一下,“昨天都累得昏过去了,今天你还给我想着上工呢,不要命啦?”

“回去,给我回去,好好的躺着去。”王老太推她。

苏袂不愿违背老人的好意,顺着她的手劲一边往回走,一边连声应着:“好好,您别着急,听您的,我不去,今天不去了。”

“这还差不多,”王老太松开手,脸上带了笑意,抬头见王营长挑着两个空桶从家里出来,冲他叫道,“王竣,家里挑好了,帮梅子挑一担来。”

苏梅家里没有水缸,只有两个木桶,一次最多也就能帮她挑一担。

“好。”王营长点点头,对苏袂道,“桶放这,挑好水,我叫你。”

“麻烦了。”苏袂歉然道。

王营长微微颌了下首,挑着空桶从两人身旁经过,转眼消失在蒙蒙细雨和晨雾中。

苏袂放下桶,挽着王老太的胳膊道,“时间还早,我送您回去再眯一会儿吧?”

王老太偏头朝她家卧室的窗户瞅了眼:“念营和小黑蛋醒了吗?”

“得会儿呢,”根据连日来的经验,苏袂判断道,“没个一两个小时,小黑蛋醒不来。念营刚来那会儿,起的倒是早,近来也慢慢朝小黑蛋靠拢了。”

“小孩子嘛,可不就这样……”

送了王老太回家,苏袂拎着张宁硬还回来的竹篮,抬头瞅了眼天光,不知何时雨停了,云层里冒出一片暖色的微光,看模样,今天应该是一个晴天。

拨开篮上的芭蕉叶,里面还是满满一篮,司务长放的米、面、海带、海盐还在,昨晚做饭,张宁只取了两条不大的海鱼食用。

苏袂抿了下唇,只觉王家这份情谊,是越欠越多了。

末世十年,早已习惯了等价交换的苏袂,心下难免有些不安。

想了想,她记得从王家屋后上山,往里走上两三公里,有条山涧,水质尚算清辙见底。

要不,等有时间了,上山寻一下它的源头,再尝一尝,看它够不够清甜。

若是不错,倒是可以砍些竹子,中间打通,然后挖一条沟渠埋入地下,引水入院。

也免得王营长每天一早起来自家挑了,还要过来帮她挑水。

这般想着,苏袂放下竹篮,去外面寻了块石头,拿起菜刀,撩着方才倒进盆里的剩水,“霍霍……”磨起了刀。

“苏梅,”王营长提着两桶水过来,“放哪?”

苏袂指了下西厢:“厨房灶旁。”

王营长放好水,出来见她蹲在一株芭蕉树旁,还在磨刀,便张口问道:“需要帮忙吗?”

苏袂摇了摇头,手下不停道,“不用。”

“行,有事你让念辉或是念营到后面叫人,你张姐和王大娘一直都在,”王营长道,“食堂那边,等会儿我经过,进去帮你跟司务长请个假。”

苏袂抬头道:“谢了。”

“等会儿别忘了把药熬了喝。”王营长依昔记得林建业说他媳妇最怕喝药,遂走前不忘叮嘱道。

“好。”苏袂撩水冲了下刀刃,口中应道。

磨好刀,苏袂拿铁锨在屋前的山边刨了几窝小根蒜,摘洗干净,切碎和面,贴了菜饼,熬了米粥,又凉拌了个海带丝。

“娘!”小黑蛋揉着眼,光着屁·股从卧室出来,站在堂屋门槛上对外放了泡尿。

苏袂看得眉头一跳,刚要说什么,林念营口中叫着“婶婶”,迷迷糊糊地出来跟小黑蛋并排一站,拉下小裤裤,闭着眼跟着放起了水。

苏袂:“……”

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啊!!!

“你俩,”苏袂冲放完水的哥俩招了招手,“过来。”

“娘,”小黑蛋耸了耸鼻头,“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婶婶,”林念营揉了揉眼,清醒了几分,看着苏袂关切道,“你心口还疼吗?”

“好多了。”苏袂抬手压了压他头上翘起的呆毛,“外面不是有厕所吗,怎么站在门口放水?”

“我……”林念营羞赧地垂了头,没好意思说,自己看弟弟这样,觉得方便,就跟着做了,“我明天去外面的厕所。”

“嗯,”苏袂拍了拍他的头,“去穿衣服。”

小黑蛋见此,双眼骨碌碌一转,搓着胳膊叫道:“啊,好冷呀好冷呀,娘,我去穿衣服了。”

说罢,一溜烟窜进了卧室。

苏袂“哼”了声,对着他逃跑的背影扬声道:“小黑蛋,先前咱就算了,方才我看了,今个儿是个大晴天,这往后,天气只会一天比一天好,可不能再站在门口小便了。不然等天热,出门就是一股骚气,难闻死了。”

“谁让你把尿罐丢在屋外了,”小黑蛋扯着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冲外面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在老家也没见你这么假干净!当心我给姥姥写信,说你欺负我。”

苏袂舀水泼在门口冲了冲,“哦,已经学会写信了,学习进度挺快的嘛!”

“行呀,写呗,”苏袂给两人打了洗脸水放在竹制的盆架上,“写了我帮你寄回去。”

林念营穿衣的手一顿,抿了抿唇,犹豫片刻,探头问道:“婶婶,我……我能给我妈写封信吗?”

“可以呀,”苏袂摆好碗筷,催促两人道,“快点洗脸吃饭。”

“哦~有白米粥,”小黑蛋洗好脸,欢呼一声,坐在桌前,捧起粥先喝了一口。

苏袂拿起一块饼掰开,夹了些海带丝递给他。

小黑蛋抱着饼啃了一口:“娘,这脆脆的是什么?”

“海带丝,”苏袂把手里又夹好的这个给林念营,“长在海里的一种菜。”

“好好吃哦,”小黑蛋大口嚼着,吃的很香,“这种菜咱家多吗?”

“还够吃三四顿。”苏袂道。

“有点少呢!”小黑蛋盯着饼里的海带丝,皱巴着小脸一副纠结的模样。

苏袂放下粥,拿起菜饼,瞟了他一眼,只当他喜欢吃,怕吃完了就没了,所以发愁呢,“娘手里还有些钱,下次去食堂问问司务长,看能不能买个几斤。”

“司务长?!”小黑蛋转头问林念营,“是昨天给我们做点心吃的那位伯伯吗?”他记得昨天带他们去食堂的战士叔叔,叫那位伯伯好像就是什么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