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章 第 26 章(1 / 2)

为了央徐连城带自己去,茶未未一大清早的就起来了。

——反正昨夜睡得也早,睡眠时间充足,早起一下罢了,茶未未还是很有活力的。

起床,洗漱,在楼下坐着等徐连城,茶未未这一系列动作做得分外流畅自然。

当徐连城踏着楼梯下楼时,瞥见坐在沙发上的茶未未——

茶未未正在一边吃东西一边等徐连城,吃东西的样子很随意,吃相却并不难看,腮帮子鼓鼓的。

余光瞥到徐连城的身影,茶未未眼神一动,嘴巴却不停——天大地大,先吃完东西最大。

茶未未吃的是淡黄色的柠檬蛋糕。他喜欢吃甜食,这蛋糕做得刚好合他口味。

徐连城走下来,和茶未未坐在一起。

茶未未刚好不紧不慢地吃完了最后一点,转眸,看向徐连城,睫毛扑闪扑闪。

徐连城也开始吃早餐。

气氛安静,

早晨的空气也清新。

恋人关系的两个人,这半个月亦是貌合神离的状态。但仍住在一起,也会日常一起吃早餐。

徐连城这个人,对茶未未来说,蛮难搞——就在半个月前,他以为徐连城看起来对他挺有睡的意愿,这就是一个好的进展开头了,可是这都整整半个月了,茶未未发现对方对待他的态度和平常也没什么区别……

反正一次都没表现出什么狂热……

而且,就算是茶未未给徐连城做饭,徐连城都没什么好的反馈……完全冰似的木头似的。

吧唧吧唧。

茶未未挖了一勺冰淇淋放嘴巴里,或许因为在走神,无意识地发出一点点吧唧嘴的声音。

唉……他的确有认真的展现对徐连城的“爱”了,就连发朋友圈动态都会不时在日常晒自己拍的图书馆、芒果、画稿,以及做作但清纯可爱的自拍照的文案上暗戳戳表白对方……更不要说其他日常相处了。

他努力了呀。但是,看起来,好像革命成功很艰难呢……

于是三天前,茶未未就想休息一阵子吧,不理徐连城了。

这种不想理的状态具体表现为这三天吃饭时茶未未全程一眼都不瞟对方,自己吃自己的;茶未未不再拍清纯又茶气的照片并暗戳戳表白对方,朋友圈一连三天没更新;不再软乎乎地叫徐连城等等……

但今天,为了央徐连城带他去高尔夫球场,顺利见到反派先生,茶未未决定等会理一下徐连城。但不是现在,因为他还想继续吃。

茶未未继续专心吃。

不过,吃着吃着,感到有莫名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

唔……?

茶未未疑惑地抬眸,发现果然是徐连城在看他。

看他……干嘛……

茶未未僵了一下,下意识地舔了舔唇角残余的一点冰淇淋。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他吃东西的时候一直在发出声音。

真严格。偶尔猪猪男孩似的吃东西发出点声音也要被这么看着。茶未未撇撇嘴,继续拿勺子挖冰淇淋吃,不过不再发出什么声音。

徐连城早已收回视线,目光中却仍掺了点复杂。

——茶未未这半个月以来差不多每天都在他的生活里秀存在感,秀得作作嗲嗲的,他当然能看出来是为了秀给他看、讨他喜欢,但并不觉得讨厌,然而最近三天,这个茶未未……忽然就不秀了,甚至不怎么理他,宛如一下子把热情尽数收了回去。

有点好笑,但又让徐连城不太适应。

茶未未此刻倒没有管徐连城在想些什么,他只是在专心吃。徐连城也在吃早餐,不同于茶未未的食物随便又任性,徐连城面前的食物简单得多。

两人几乎同时吃完。

茶未未两只手交叠,放在桌上,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你今天要去打高尔夫球对吗?我听小李说了,带我一起去吧。”

徐连城瞥他一眼,道:“你去干什么?”

“我陪你一起呀。我又贴心又乖,绝对不会给你闹事的。”茶未未睁着水汪汪的眼睛,腰板坐得笔直,十分认真地推销自己。

“好。”

“哎?”见徐连城轻易答应,茶未未反而惊讶了下,忍不住眨一下眼。

茶未未于是获得和徐连城一起去本市横山高尔夫球场的权利。

五分钟后,两人出发。

茶未未跟着徐连城朝外走的时候,正好遇到Sun大概刚做完清扫工作,从庭院中回来。

Sun和他们擦肩而过时,茶未未喊了他一声,“Sun,等一下。”

Sun懵圈地停下向前走的脚步,便见茶未未向他靠近一步,站在离他差不多只有二十公分的距离,抬起手,将这只手放在他胸口衣襟上……拈下一片嫣红的海棠花瓣。

“好啦。”茶未未拈着这片花瓣,放在自己手心里,对Sun浅浅地笑。

——应该是方才Sun经过庭院时,被风一吹,不小心掉在他身上的海棠花瓣,因为太小太轻,一时未被他察觉。

Sun看着茶未未的笑,脸一下子就红了。刚才又被少年凑地这样近,凑得这样近地,拈走他衣襟上的花……

“谢、谢谢。”Sun有点结巴地对茶未未道谢。

茶未未神色友善,正准备说不用没事,却被一旁的徐连城拉住手腕,直接拉走,徐连城语气似乎冷了几分:“你还想再耽误多久?”

被突然拉走的茶未未没来得及对Sun再多说什么话。

横山高尔夫球场。

场地广阔,沿着高低山麓,人工草坪铺得一望无际。横山高尔夫球场是本市最大的高尔夫球场,会员制,

供有钱人们放松娱乐的地方。

休闲区。颜色不一的饮料摆在茶几上。

茶未未把一根吸管扎进装着猕猴桃汁的杯子里,而后一边喝着猕猴桃汁,一边望着正和别人一起打高尔夫球的徐连城的侧影。

徐连城今天穿的休闲运动风,和徐连城一起打高尔夫球的是个同样穿运动装的中年人,茶未未在财经杂志上看到过这个人——

姓李,叫李泰明,他公司旗下产业主要搞文娱的,很出名,在娱乐圈是家喻户晓的地步,说得夸张点,他公司震动一下,半个娱乐圈都要抖三抖。但这位李总对待徐连城的态度却很亲和,甚至还有点捧着徐连城的意思。

茶未未一只手撑着洁白的下巴,暂且喝猕猴桃汁,打量着李泰明和徐连城说话时的样子,觉得自己应该没看错,就是捧着的。

不过……徐连城今天看起来可真帅啊。

徐连城今天穿的虽然只是款式简洁的运动服,却比平常多了两分青春气息。本来徐连城年纪就没多大,二十来岁,只是平常显得太沉稳,穿着正装就更把这种印象加深,使人注意力一般会为他身上的气势所慑,忽略他本身的相貌……而此刻,在打高尔夫球的徐连城,目光如鹰隼,手臂带动球杆,挥球进洞时,阳光洒在他脸上、身上,使他俊毅的脸部线条更加清晰。

以前茶未未好像没怎么注意过……今天却是注意到了。

欣赏一会徐连城的长相身材,不会打高尔夫球的茶未未呆得很惬意。

这时,刚好有侍者走过来,躬身问他需不需要再添些饮料。

“不用了。”茶未未轻轻摇摇头,表示拒绝。侍者便侧身离开。

茶未未这就准备拿出手机刷着玩,眼角余光却不经意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陈廷皓。

陈廷皓也穿着运动服,长腿一迈,正走进休闲区的檐下来,朝茶未未的方向走来。

哎呀,又来了……

茶未未有点烦恼,眉头一皱,干脆手机也不拿了,趴在桌上,两条细细的手臂垫着自己的脸,闭着眼睛装睡。

陈廷皓刚才就坐在茶未未旁边,不过才刚刚坐下就被可能是他家里人的一个电话喊走,这会又回来了。这场活动,陈廷皓今天本就该到场,他会出现在这里当然也很正常。

“哟,这么快就烦了我啊?”

陈廷皓在茶未未身畔的椅子上坐下,眯眼瞧着茶未未装睡的样子,面上仍带笑,语气里却很有些隐忍的咬牙切齿与无可奈何。

茶未未继续装睡,装得还挺像。一副为阳光与微风所诱,睡得安静恬淡的少年模样。

——却被陈廷皓揪住了左边耳朵。倒也没用力,但痒痒的。

搞得茶未未实在装不下去了,遂抬起头,坐直身子,匆匆把自己的耳朵从对方手里夺过来,揉着自己耳垂,声音既轻,又带着点不掩饰的烦躁:“你别这样,我有男朋友。”

男朋友就在这呢,正在打球,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陈廷皓揪他耳朵这一幕。

陈廷皓挑眉冷笑,睨他,“你还在乎你男朋友呢?”

男朋友三个字被他咬得重些,阴阳怪气。

茶未未眉头不由皱紧,偏过头,一脸倔强地看着对方:“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他当然在乎了——因为他男朋友是这个小说世界的主角嘛,他看了很多小说,主角可是天道眷顾的存在,而他作为主角的男朋友,给对方戴了这么多顶绿帽,当然要关注对方,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要翻车嘛。

难道,这种关注就不是在乎了吗?

茶未未一面应付着陈廷皓,一面余光悄悄关注着徐连城那边的动静——

希望陈廷皓赶紧从他身边离开,不然徐连城一回头看见这一幕,那场面可真就叫一个精彩了。

“你快走啦,我男朋友要误会了。”

陈廷皓却丝毫不在乎的样子,听茶未未这么说,反而轻笑出声:

“误会?我们俩什么关系,能叫误会吗,是叫撞破才对吧?——茶未未,你就不怕,我把我们俩的事捅给你男朋友……”

语气里,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茶未未眨眨眼,能屈能伸,顿时换了个表情,一只手在桌子底下抓住对方的手,轻轻地晃一晃,眼巴巴地望着对方,活脱脱的柔软小可怜,眸中却又似含了情意,“你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很难过的,而且,也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多不好呀……”

他这样的动作,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语气,倒像是很喜欢陈廷皓似的,神情里满满的对陈廷皓的依赖与信任。

把陈廷皓都给看得懵了一下,心里像被小猫的肉垫给踩了一下,软软的。甚至差点就要相信了眼前这个抓着他的手晃呀晃的少年。

正当此时,

打东南方向却有道晦涩的视线直射向茶未未这边——准确来说,就是射向茶未未本人。

茶未未余光里瞥见……一个穿着长裙的姑娘,和一个男人。这姑娘……他见过。茶未未想了想,迅速想了起来——是叫徐倩倩,上次到徐连城家拜访,结果她一家人连句话都没说完就被赶出门去的那个姑娘。

徐倩倩正和她表哥站在一起。她表哥是和徐家相关联的某子公司的总经理,今天和客户谈生意来了这儿,顺便把她也给带了过来。

“表哥,你看,那个男孩……”徐倩倩靠近表哥,表情不忿,隐隐带着嫉恨,“活脱脱的小贱.人一个,当着连城哥哥的男朋友,却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牵扯不清。”

“和陈廷皓坐在一起那个?长得挺可爱的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何况哪里可爱了,我看他下巴都不自然,很可能塞了假体,整容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