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 第 25 章(1 / 2)

接的谁的电话……

茶未未面不改色心不跳,随口答道:“我们社团社长,问我下周三社团聚会去不去。”

他就这么一边答着,一边被扶起来。

他本就轻,陈廷皓和杜浔哪怕任一人把他捞起来也轻而易举,更不要说是两个人一起。

“哦……”陈廷皓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尾音略长,这么应了一下。

“走吧,今天和我一起出去玩怎么样?”陈廷皓扶着茶未未,提议道。他凝神看着茶未未的脸,似是想看清对方回答这个问题时的表情。

“……”

茶未未心里转了一转,转而看向杜浔,杜浔面无表情地看回来,潜台词:想去就去。

也是,杜浔又不会拦着他。

茶未未想,便不再问杜浔,遂对陈廷皓巧笑嫣然,“好啊。”

答应了这场没有经过提前约定的约会。

茶未未上了陈廷皓的车,临上车时不忘回头跟杜浔挥手:“我走啦!”

杜浔已经转身朝回去的方向走,闻言转扭头瞥回来,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茶未未便同杜浔暂时分开,被陈廷皓带去约会。

茶未未坐在副驾驶位上,透过后视镜看马路上正相携走过斑马线的一对老夫妻,那对夫妻看起来都年逾古稀、头发花白,茶未未多看了他们一眼,白皙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问:“你打算带我去哪啊?”

陈廷皓的手放在方向盘上,食指曲起,指节没有节奏地、缓慢地敲打着,一下、一下,虽然车里开着空调,夏季的聒噪浮乱——没有一个季节不聒噪浮乱,夏季要更甚,陈廷皓刚才又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会,这会就有点不耐烦:

“等会就知道了。”

茶未未小手托着自己白嫩的下巴,凑得离陈廷近一点儿,轻声道:

“地点,就由我来决定吧。”

他声音明明很轻,脸上的表情也是无辜的,偏偏仍带着点难言的勾人气息,甜蜜又诱人。

陈廷皓被他勾得顿时起了期待,饶有兴味地偏头看他,摸一把茶未未的脸,低声道:“行,听你的。”

手底下摸到的皮肤滑得很,陈廷皓摸了一把,还想再撸猫似的撸一撸对方脖颈,茶未未却已经在嗯了一声后,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一副他要睡觉了不要打扰他的架势。

陈廷皓悻悻收回手:“啧。”

茶未未在一分钟后说出了接下来想去的地点,并说他今天一天都属于陈廷皓。

两人的一日约会,就这么随意地开始了。

至于原本打算找白飞聿的计划,由于中途被打断这么多次,干脆先搁置好了。反正茶未未也不是那么想去找白飞聿,这事儿又不紧急。

陈廷皓本以为茶未未会说去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方,谁知道茶未未上下嘴皮子一搭,说:“去书店。”

书店?

这么清心寡欲的地方?

行吧行吧,去就去。陈廷皓载着茶未未前往附近一家书店。

时光来而复去,这年头国内的实体书店就和国内的音乐市场一样,要么青黄不接,要么偶尔泡沫似的飘起来又碎一地,啪。

有固执情怀的人可能会嘶吼感叹着“××已死”“文化荒漠时代”,大多数人倒没什么感觉。大部分人民群众要关心的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他们要吃喝拉撒睡要学习要工作,要哭要笑要钱,要爱要被爱要做/爱……哪有空管什么荒漠不荒漠。

不过这也就导致,陈廷皓原本想在附近找家书店,谁知道兜了一圈没找到,地图上显示最近一家评分高一些的书店也在五公里开外。

没办法,陈廷皓只好载着茶未未,多花了一些时间才抵达目的地。

到了书店门口,两人下车,一路朝里走。

书店内部都大同小异,好在这家书店内部布置得还蛮干净,角落里也摆着生长得正好的绿植,瞧着清新宜人。店里客人零零散散几个,没什么人说话,很安静。

茶未未和陈廷皓几乎肩挨肩站在一排书架前。陈廷皓比茶未未高出大半个头。

陈廷皓其实根本对书店没兴趣,只是因为茶未未提了他才来的,因而,进来这里以后,他便颇有些兴致缺缺。他随手拿起一本摆在最上面的书,书名是:《北极村童话》。童话?他连翻开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

陈廷皓不自觉地看向身旁的茶未未——

茶未未看起来则专注得多,正翻开一本并不算厚的书,小模样聚精会神的,眉眼都似浸在一种奇妙的、宁静的氛围里。

陈廷皓从没见过茶未未露出这种模样,或许是出于好奇,视线从茶未未的侧脸,飘到茶未未手中所捧的书上。

这本书用纸质量不错,字迹打印也清晰,书上大片大片的留白,打印着一首诗。

陈廷皓顺着茶未未专注的目光,瞥到对方正在看的这首诗中的其中一行:“恋爱长什么形状?”

嗯……?

好像在哪听过……陈廷皓心里那股子不耐烦悄然散了,半垂眉眼,将这首诗从上到下完整地看下来:

是寺山修司的诗,名叫《小小的恋爱故事》——

“见过恋爱吗?

没有,尽管有恋人

恋爱长什么形状?

没有形状哦

那么,颜色呢?

也没有颜色

味道呢?

也没有味道

那是妖怪吧

是的恋爱的另一个名字叫妖怪

打开门睡吧

为了让你的妖怪

让恋爱能轻轻地走进来”

茶未未看得津津有味,察觉到身畔之人也聚焦过来的视线,抬眸,对对方弯起眉眼,抿唇,露出一个软软的、眼神晶亮的微笑来,“你也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