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章 第 24 章(1 / 2)

杜浔确实对陈廷皓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被茶未未这么拉着快速往树后面躲,一刹那也是疑惑,但在一抬头,看见从画室里走出来的那个长腿男人时,仿佛立时猜到了什么,眉头松开。

还好这儿有颗大树,大树枝繁叶茂,树干也粗,不仅能用来遮阴,还能用来藏人。

茶未未拉着杜浔躲在树后,默默拍拍自己胸脯,同时偷偷观察着陈廷皓从画室里出来的身影。希望不会被发现……

其实茶未未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躲,但下意识地觉得就这么在这撞上陈廷皓不会是什么好画面;再一个,他也好奇陈廷皓来白飞聿画室干什么,不如敌在明,我在暗的这么先观察一下……

也是奇怪,陈廷皓和白飞聿,在茶未未的印象中,这两个人压根就不认识啊……真不知道陈廷皓为什么从白飞聿这儿走出来。

就连原剧情里都没有这一茬儿吧……

茶未未下意识地抓紧杜浔的手,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陈廷皓身上——

陈廷皓从门口大步走出来后,不作停留,也没往其他方向看,直接上了一辆林肯车。

车门关上,车子扬长而去——

就这么走了。

“走了哎。”茶未未呼出一口气,原本抓着杜浔的手的手也随之松开。

杜浔的目光在茶未未小脸上停留一瞬,毫不留情地怼他:“又是个被你喜新厌旧的?”

茶未未知道杜浔并不是真的责怪他,揽上杜浔的肩,打着哈哈:“当然不是啦,怎么能这么说呢……”

他没有杜浔高,因此揽对方肩的这个动作,从后面看反而有点滑稽。

茶未未才不管呢,和杜浔勾肩搭背地就从后面出来,往外走。

但大概是流年不利,人生在世总有那么点坏运气,茶未未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往外走着,谁知道脚边恰好就有颗凸起的石子,被这么一绊,茶未未立刻就重心不稳,险些要飞出去,杜浔紧急拉了他一把,结果好巧不巧地就这么差了一点点点,没拉住——

茶未未被绊得摔坐在路边。不过因为好歹有杜浔拉的那一下作缓冲,他摔倒也没摔得多厉害,就是脚有点疼。

杜浔见状,立刻在他面前半蹲下来,视线聚在他脚上,询问情况,声音略沉下来:“疼得厉害吗?扶你起来怎么样?”

“超疼。嗯……好。”

茶未未一脸委屈,一边碎碎念着疼,一边把手搭在杜浔的手掌上,被对方从地上扶起来,扶到一边花坛瓷砖上坐下。

说超疼却是瞎说了。

但茶未未感觉疼了,便也不委屈自己

,他原本就作习惯了,谁让杜浔和他关系铁呢,既然可以说是最好的朋友,那再夸张一点当然也没有关系……即使并没有多痛。

杜浔听他这么说,却是紧张起来,敛眉道,“把鞋脱下来我看看。”

“哈?不用了吧……”茶未未一愣,其实他也就是嘴上说说,真没多疼,恐怕连皮都没磨破,不至于在这光天化日的脱鞋。

杜浔行动力强,直接上手,三下五除二地将茶未未脚上穿的适合活动的运动鞋给脱了下来,露出少年被卡通图案的袜子包裹着的脚。

茶未未坐在马路边花坛上,花坛里种着的是栀子花,在嫩绿的叶片上托起的一朵朵洁白的大花,清香扑鼻。

茶未未的脚也没什么味道,反而莫名的透出一点少年的奶香,淡淡的。

杜浔把手放在茶未未脚上,坚持要把茶未未的袜子脱下来,看看脚上的情况。

“你们干什么呢?”

——打杜浔身后,不远处却传来一道令茶未未感觉很熟悉的、懒洋洋的声音。

茶未未一个激灵,抬头,就看见一辆车停在路边,车窗已经降下,陈廷皓的上半身与侧颜对着他们,陈廷皓别有深意地望着他……以及杜浔。

看起来像是误会了什么。

而此刻,杜浔正握着茶未未的脚,袜子刚脱下来半只,露出茶未未的白嫩脚踝,听到身后的声音,杜浔转过头去,正好就和坐在车里的陈廷皓的目光对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