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 第 19 章(1 / 2)

茶未未这一夜睡得很安稳,比前几天做的梦似乎更香甜些。

醒来后却忘了梦的内容。那些梦的影儿模模糊糊的,就那么支离破碎地散去。

在醒来后稍微清醒点儿,视野慢慢清晰时,茶未未一睁眼便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的、肤白如玉的青年的脸,对方是闭着眼的,茶未未甚至觉得自己能数清对方的眼睫毛数量。

彼此间呼吸似也在这方寸天地间交融。

茶未未他,恰恰就睡在对方臂弯里。应是已至清晨,外头光景渐渐亮起,这房间里也不再是昨夜的黑暗模样。

茶未未不想吵醒对方,便预备悄悄地、动静尽量小地转身,谁知道刚要将自己昨夜不知什么时候搭在对方手臂上的手拿开,这小小的动静却正好产生了投掷小石子入河面一般的效果——

白飞聿睁开眼,将正带点尴尬地看着他的茶未未的神情完完整整地收进眼底,包括对方乱眨的眼睛,白飞聿唇畔弯起一个足够能象征他此时此刻的好心情的弧度:“早。”

茶未未因为对方忽然醒了而心中乍起的一点小慌乱,不知不觉地散去,他不自觉地拖长尾音,声音带着初醒的沙哑与天然的一点奶气:

“嗯……早上好。”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呢。

原本计划的今天去学校,茶未未当然不能因在白飞聿家住一晚就耽搁。他穿书前就不喜欢荒废学业,且除了学业以外也研究厨艺和画画。

哪怕是穿书前的当日早晨起床时他也还在画线稿。

他和白飞聿一起起床,吃完早饭后同对方道别,出发去学校。

白阿姨还未起床,也就用不上同对方也道一个别。

小李就等在门口。

他一个人睡在附近的旅馆,一大早就来接茶未未。

茶未未进入小李的车里,坐在后座上,小李在前方负责开车。

清晨的少许雾气被向前行驶的车辆远远甩在后面,车子大概驶出两公里时,茶未未正将视线漫不经心地落在车窗外,忽然,视野里进入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影。

那是一个身上穿着条象牙白小裙子的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头发打着好看的自然卷儿,正蹲在街边的长椅上,一动不动,低着头,不知道是在干嘛,孤零零的。

街边行人不多,但都步履匆匆的模样,很少有人有时间或有闲心去管一个在街边失落的小女孩。

但这个小女孩……茶未未好像真的见过。似乎是在……对了,几天前,刚穿书的那天,茶未未在超市里躲白飞聿和陈廷皓他们,当时有个穿淡黄色白褶裙的小女孩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帮他吸引了小李的注意。

这应该就是那个小女孩。

茶未未便叫小李停车。

茶未未从车里出来,走到小女孩跟前,站定,蹲下来,与地上的小女孩形成更加趋近平视,他问:“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小女孩低着头,小小一只蹲在这儿,听到茶未未的问题,没回答。

茶未未注意到这小女孩这么热的天依然穿着长袖衣服,把两条手臂紧紧包裹住,就跟上次一样。

……为什么又这么穿,是她妈妈强制的吗?

纵然疑惑,毕竟只是陌生人,茶未未也不好直接上手去动人家。

茶未未陪着小女孩在这等了一会,还是没有等到她的家长来,而且无论问她什么她都不说话——十有八九是跟家里人走散了。

既然问家长号码也问不到,茶未未干脆不继续胡乱等了,他牵起小女孩的手,决定先将人带去附近的警局,在种花家,警察还是可以信任的。

小女孩虽然不怎么说话,对茶未未却好似比旁人要亲近,也听茶未未的话。

将小女孩带上车,送到附近三公里以内的警察局,十分钟后便已然抵达。

这是在阳景路分局。茶未未带着小女孩进去后,马上就有警察姑娘来负责这项事务。

小女孩一个人规矩地坐在那,脸孔看起来呆呆的。她视线似固定在一个角落里,又似乎其实是飘在虚空里。

“已经通知她的家长,他们说马上就到。”警察姑娘推门进来,对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小女孩身边的茶未未说道。

茶未未抬起头来,抿唇笑笑,“知道了。谢谢你们。”

“分内之事而已。倒是你,现在是上课时间吧,你读初中还是高中啊弟弟,不上课吗?”

“我已经大一了。”茶未未说,为防麻烦,干脆撒个谎,“我们今天没课。”其实哪里是没课,是他已经逃课超过一周时间。

茶未未已经把小女孩安全送到警察局,一会她的家人也该来接她了。本来他想等到小女孩的家人过来,确定对方的安全,谁知道这时候他室友的连环夺命电话过来了,跟他说灭绝师太的思政课一小时后就上,茶未未要是再不去那真是完了。

……没办法,命要紧。茶未未赶紧收拾收拾出发准备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